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一章 屈服?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克伦斯基迟疑了一下关于麻生香月所执掌的这一笔巨额资产其实在俄罗斯的这些各界知名人士中也是个热议。()

????因为麻生香月本身就是绝sè的女人即便是大家人种不同但是麻生香月的美丽却是得到了公认的。一个绝sè的外国年轻女人执掌着如此庞大的巨额资产本身就是很招人眼目。这几年来俄罗斯可是有不少自认为年轻潇洒的社会jīng英希望能够一亲芳泽从而人财两得!但是麻生香月对于这些人却是从来都不给半点机会!

????这期间也确实有人想过动一些歪念头但是麻生香月的身边有美华俄三国退役的特种兵负责安全保卫工作而且她和俄罗斯的不少富豪都有着密切的商业往来与总统似乎也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关系。总统办公厅就曾经jǐng告过不少人!甚至于有人因此而被锒铛入狱!所以后来倒也没有人敢再动什么歪念头。

????在俄罗斯层社会中也有一个说法流传只是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确认麻生香月只不过是某个集团公司或者说某几个集团公司在俄罗斯产业的代理人。()不过即便是这样能够成为掌控百亿美元资产的代理人那也是世界一流的管理人了!

????罗贝尔隆注意到了克伦斯基的迟疑这心里立时就放了大半的心!一个代理人罢了就算她在俄罗斯有着再大的影响力大不了自己暂时离开俄罗斯她还能到法国报复自己去?

????克伦斯基迟疑了一下还是道:“这个我不能确定但是您最好还是道个歉!”罗贝尔隆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他和旁边的侍者可是都听到了。这个侍者懂不懂法语他不知道但是他可不想把自己卷进罗贝尔隆和麻生香月之间的纠纷中去!

????“一个不识抬举的华夏女人一个自以为是的〖rì〗本女人!哼!”罗贝尔隆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冷冷地道。“克伦斯基会长你确定要为了他们而让我道歉吗?”

????“我确定!”克伦斯基还没有说话从他们的背后传来了一个男xìng的声音两人扭头一看脸sè都不由得有些发青!

????说话的人正是霍尔多科夫斯基别看霍尔多科夫斯基没有在麻生香月她们跟前但是他这目光可是时不时地就看看方明远和别列夫斯基看看麻生香月和林蓉!前者是盯着看有没有什么能拉近自己与别列夫斯基关系的机会。()后者则是担心哪个不开眼的东西去招惹两女!

????来参加霍尔多科夫斯基酒会的人可以说是非富即贵在俄罗斯都属于层社会中人。但是这越是层社会中人行事越是肆无忌惮有的人为人行事说难听了即便是在霍尔多科夫斯基的眼中也是属于瞎胡闹一类的。麻生香月在莫斯科层社会中倒是鼎鼎大名但是真正见过她的人却并见得很多!毕竟麻生香月的手下还有着诸多的经理人。为她打点着各地的生意。

????而麻生香月和林蓉又都是少见的美人在俄罗斯美女居多的这里黄种人的两人自然是显得格外的惹眼!这万一要是有那家不开眼的子弟去招惹。那不是自己找死吗?今天毕竟是个好rì子本来挺好的一个酒会届时再搞得两女心里不痛快自己这个地主自然也落不下好!现在霍尔多科夫斯基对于方明远的重视度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边的吵闹并立即赶了过来。当听完了麻生香月愤怒的陈述后霍尔多科夫斯基也是出离愤怒了!

????这个罗贝尔隆你可真是白长了两个眼珠子和方明远的女人在霍尔多科夫斯基看来。林蓉就是方明远的女人否则的话这样的一个大美人摆在眼前固然是养眼同时对于男人的本能来说。也是一种可怕的煎熬谈加入演艺界炫耀自己的电影公司那不是和沙特国王比财富和霍金比智慧一样愚蠢吗?

????不就是一部得了奥斯卡奖外语片提命的《小偷》吗?人家香港锦湖电影集团拿奥斯卡奖都拿得手软了!这几年了。哪一年没有奖项入手?其底蕴又岂是你雷蒙电影公司所能够相比的?

????而且你说人就说人吧还偏偏要在面加华夏两个这要是让那一位听到了没准会有什么反应呢?当初为了韩国人一句辱华的话他可是硬逼着韩国外交部都低头了!你罗贝尔隆虽然小有身家在法国家族也有些影响力但是在方明远的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霍尔多科夫斯基的态度十分地鲜明罗贝尔隆必须道歉而且是立即道歉!

????“霍尔多科夫斯基先生……”克伦斯基颤着声道。

????“你不必说了事情我已经清楚了!罗贝尔隆先生我在这里正式地问你一句就你方才的不当〖言〗论你是否要向林女士他们正式地道歉?”霍尔多科夫斯基两眼直盯着罗贝尔隆沉声道。他才不在意罗贝尔隆对自己站在麻生香月这一方会有什么反应呢。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的石油出口主要是面对太平洋地区的国家西欧国家并不是它的出口方向。而且就算是法国可是个需要石油的国家他还真不怕罗贝尔隆的家族能够怎么报复自己。

????而要是得罪了方明远那可不仅仅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采购大单前景堪忧未来的华俄输油管线等一系列令人想起来就耳热心跳的大单就可能全都成为了泡影!

????罗贝尔隆只觉得霍尔多科夫斯基的目光就如同两柄匕首一样刺得他浑身下都感到难受虽然说从理智来说他觉得自己还是应当识时务者为俊杰向麻生香月她们赔礼道歉以了结了此事但是从感情他却又极其不愿意这样做——屈服于一个暴发户那绝对是一种耻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