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四十四章 原来是地头蛇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八月十一日,卢国华在家乐福集团江南省分公司的办公室副主任邓准的陪同下,邓准,也就是那一天,亲自赶到了泉天县拘留所里,将卢国华等人从尿桶的威胁下救下的人,从江南省省会直飞奉元,终于抢在了他预定婚期的一天前回到了平川。方明远特意地抽出来时间接见了邓准。

????在接到了来自总部的电话之后,得知这是方明远的命令后,家乐福集团江南省分公司的这些干部们立即行动了起来,并没有用太多的时间,很快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查了个清楚。

????分公司的总经理何禀仁立即向江南省警察厅厅长提出了措辞十分严厉的抗议!这不仅仅是因为,家乐福集团与各省警察部门之间早就已经存在的良好关系,也因为,江南省目前为止近三分之一的救灾物资都是来自于当地的家乐福集团的提前储备物资,这一结果,令家乐福集团在当地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如日中天。

????何禀仁直接向警察厅提出抗议,这还是给着他们几分脸面,否则的话,何禀仁现在是完全有资格直接与江南省的两位封疆大吏对话的资格,将事情一直捅到那两位的面前的话,江南省警察厅厅长的面子上也不好过!当然了,要是再狠一些,以家乐福集团的名义,完全可以将此事捅到中央高层那里!

????而与此同时,由于当前各种事务实在是繁多,何禀仁为首的这些江南分公司高层干部难以脱身,身为办公室副主任的邓准则是代表着家乐福集团提前赶来丹羽市。果然不出所料,江南省警察厅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大为震惊,立时通知了丹羽市的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当时陪同邓准前去泉天县拘留所的就是丹羽市的警察局局长!眼前突然出现的丹羽市警察局局长李长东,就足以令泉天县拘留所所长的心脏当时都要为之停跳了!

????丹羽市警察局局长李长东刚接到省警察厅厅长的电话,邓准就踏入了他的办公室,这一位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味琢磨为什么警察厅大佬会将自己骂个狗血淋头。为什么要自己全力配合家乐福集团的来人。他只记住了一句话,如果说家乐福集团的代表要是回到省里,如果说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的话,厅长是绝对不介意将自己踢到某个犄角旮旯去养老!所以当邓准提出来要去泉天县拘留所的时候,这一位连半个多余的字都没有问,立即陪同着邓准前来。

????而当丹羽市警察局局长李长东和邓准踏入监房时,正好是那个尿桶落地之时,大片骚臭的尿液因此而泼洒了出来。不但将包括卢国华他们在内的这几人身上都泼洒上了不少,还弄湿了大片的地面,一股难闻的气味立时充斥了整个监房!看到这一幕的拘留所所长脸色一下就变得苍白如纸!

????原本就气味相当不好的监房里,这一下子简直熏得人头都痛!邓准更是心里一个劲地犯恶心,一再地强压着自己要吐出来的**。原本就对邓准为什么要来泉天县拘留所摸不着头脑的丹羽市警察局局长李长东这脸色立时就阴沉了下来——这帮人也太不给自己长脸了,这不是当着邓准的面打自己的脸吗?

????而当邓准强忍着呕吐的反胃感,问谁是从奉元来的卢国华时,被尿液溅了半条腿的卢国华当时都不敢站出来。直到邓准又说了一遍,并且说出了自己是家乐福集团江南省分公司的员工。受家乐福集团总部所托前来,卢国华三人这才如见亲人般地冲了出来。

????听着邓准的描述,方明远微微地点了点头道:“卢国华是和你一同飞回来的。那么其他人呢?他们现在仍然在丹羽市?”

????“是的,方少。这些人大多都在拘留所里受到不同程度的殴打,需要进医院进行全面检查和诊疗。而且,那些货车,还需要他们再开回来。所以,我们只安排了卢国华乘飞机赶了回来!”邓准恭敬地道。能够得到家乐福集团创始人的接见,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极其激动的事情。

????“事情后来是怎么解决的?”方明远道。

????在卢国华三人的指认下,来自奉元运送救灾物资车队的二十一人全部都被指认了出来。令邓准感到愤怒的是,这二十一人里,居然没有一个人是完好无伤的!其中伤势最严重的一个,整个右小臂都肿了起来!

????邓准一脸怒色地对丹羽市警察局局长李长东道:“李局长,这些人到底是触犯了哪一条法律?他们千辛万苦地从奉元驱车数千里为你们这里的灾民送来救灾物资。为什么却被抓了起来,还在这拘留所里受到殴打?你们丹羽市就是这样对待他们的?”

????李长东则是满腹怒气地看着拘留所所长,他觉得自己冤枉死了,这简直就是躺着中枪!卢国华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又究竟是为什么被泉天县拘留所关押。他统统地不知道!但是,他是丹羽市警察部门的负责人,上司要是追究下来,第一个倒霉的肯定是他!就算是他倒霉前,能够将所有涉案的警察系统人员统统整得欲仙欲死,哪又有什么用?能够弥补自己的损失吗?

????拘留所所长汗流浃背地低声地在李长东的耳边说了几句,李长东的脸色微微为之一变,接着低声地斥道:“瞎胡闹!他不懂得这些规定,你们难道说也不懂得吗?怎么也跟着他瞎胡闹?还不赶快把人放了!”

????“可是……”拘留所长为难地道。

????“可是什么?”李长东用手点指着他的脑门道,“这是省里吕厅长亲自过问的事情!他胡有义还想怎么着?难不成,还要我请吕厅长给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吗?”拘留所所长额头上已经全是黄豆大小的汗珠,连忙点头应了下来。

????“胡有义?这个人是谁?”方明远打断了邓准的话道,“他在这里面又是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方少,胡有义,是江南省丹羽市的常务副市长,他就是丹羽市泉天县的本地人,从一名科员做起,用了三十多年时间,当上了丹羽市的常务副市长!而且在这一职位上,已经干了七年了!而因为车子逆行险些与卢国华他们车队相撞的那个民政局的副局长是胡有义的妻弟李尚!”邓准解释道。

????方明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就难怪了,依照我国官场上的惯例,县级以上的干部,基本上是不会使用当地人担任一、二把手,所以从副县委书记、副县长一级再向上升的职位,一般都是要异地任职的!而胡有义既是丹羽市的本地人,又一直在丹羽市政府系统里工作,三十多年的任职时间,七年的常务副市长,可以说,他的触角恐怕已经伸到了丹羽市的方方面面,应当是丹羽市本地干部的领头羊了!

????对于这样在丹羽市官场上有着盘根错节庞大关系网的地头蛇,新下去的干部,哪怕是市委书记和市长,稍稍弱势一点的,都很有可能无法全面掌控局面,稍有不慎,甚至于就有可能被他给暗地里架空!难怪他的妻弟,不过是一个市民政局的副局长,也敢这样肆无忌惮地行事!而这个丹羽市警察局局长李长东,这言语间,也透着几分无奈的味道。

????“卢国华他们被泉天县警察局拘留,李尚应当就是那个背后指使者!不过,我们目前没有什么证据!”邓准无奈地摊开手道,“在我陪卢国华回来前,泉天县警察局主要干部已经到医院里,向卢国华及其同事们赔礼道歉,并答应一定严惩相关人员。并且答应给予一定金额的赔偿。”

????“哼!”方明远冷哼了一声,他比谁都明白,这件事如果说没有强力人物由上而下的施压,泉天县警察局抛出几个替罪羊,再将拘留所里的那些犯罪嫌疑人整治一批,表面上做做秀,也就是这样了!而等到卢国华他们全部都离开,家乐福集团江南省分公司也不再关注了的时候,再给这些人一些补偿,整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但是面对这种事,即便是方明远,有时候也觉得是很无奈,毕竟自己只不过是一介小商人,华夏又这么大,自己管得了一时,还能管一世?他也要为家乐福集团上上下下这些员工们考虑,家乐福集团若是总介入类似的事件,总去究根问底,也会引发官员们的不满的。这终究还是要靠完善的制度来规范!

????“这件事你们办得不错!我会和孙总通报这件事的。不过现在这件事你还需要回去继续盯着,一定要保证这些人全部都安全地离开丹羽市,离开江南省,不要再出什么差错!至于那些责任人,就让丹羽市他们自己处理吧!”方明远道。

????“是!那我就立即赶回去了!”邓准喜上眉梢地道。能够得到方明远在孙照伦面前的一句夸奖,他们江南省分公司的这些干部们,包括他自己在内,就不枉这一番忙碌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书海阁()、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