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一章 踢正铁板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一章踢正铁板

????王光远在潼川嚣张习惯了,即便是来到了新的地方,也仍然不改其本质。看着眉目如画般的麻生香月,这色心就难以压抑了。一边口中和童清华等人说着话,一边这手就往麻生香月的下颌上摸去。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他最喜欢地就是像过去的老爷一样,托着丫鬟的下巴那样把玩。那样令他有着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令他感到沉醉。自从他十三岁玩女人时,偶尔看到有人用过这个姿势后,就彻底地迷上了。到了麻生香月这里,他仍然是习惯成自然,伸手就向麻生香月的那白嫩如豆腐一般的下颌摸去。

????吴昊暗暗地握紧了拳头,虽然说明知道跟随着童清华他们出来,很有可能会遇上这样的事情,但是亲眼目睹这一切时,仍然令他感到气愤不已。但是他也只能做到这样,为了父亲的仕途,他不可能站出去与童清华他们做对!

????童清华深吸了一口烟,在空中吐出了一个烟圈,这王光远实在是有些太急色了,不过他倒是好眼光,四个女人的姿色虽然都不错,但是其中最成熟的,也是最具有女人风情的,莫过于眼前的这个,这头筹哪能这么容易地被他拿走。“光远,你就别做白日梦了,让你先摸摸成,但是想要第一个上,你还是……”

????童清华的话还未完,只见麻生香月右手突然一捉王光远的右手手腕,接着抬起右脚,狠狠地在王光远的裆部就是一脚!那气势,令目睹了这一切的童清华几人不由得心生寒意,不由自主地双腿向内并了一并,仿佛那脚踢到的不仅仅是王光远。

????接着不等已经蜷缩成一个虾米的王光远惨叫出口,麻生香月一抬腿,膝盖正与王光远的面门来了一次亲密地接触,只是王光远此时已经无暇去体会美人的玉膝温香,面门遭此重击,立时鼻血横飞,痛得他脑袋发晕,浑身无力。麻生香月手上用力一拧,王光远就已经身不由已地转过身去,麻生香月又是两脚踢在了王光远的膝盖后,他立时不由自主地就跪在了麻生香月的面前,脸朝着童清华几人,鼻血就如同开了闸的水龙头一般,喷洒而出,立时染红了他的衣服。

????“啊……”直到此时,王光远的惨叫声这才发了出来。

????这一切虽然说起来慢,但是实际上麻生香月的这一连串动作是一气呵成,还未等王光远和童清华等人醒过味来。王光远就已经跪在了麻生香月的面前,一只手仍然被她拧着,而与此同时,麻生香月的右脚已经微微地离地,随时可以从背后,照着王光远的裆部再来一脚。

????童清华几人已经惊呆了,甚至于连嘴上的香烟掉落尘埃都没有注意到。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如水美人,居然会如此的强悍!这一连串如同行云流水般的攻击,看得人是眼花缭乱,等她的动作停了下来,王光远也已经被制服了。

????“别动!再动姑奶奶就一脚踢爆了你的下面!”麻生香月一声娇喝。只是此时童清华几人再也不觉得那声音有半点美妙,反而听得浑身发冷。这简直就是一只母老虎吗。

????“住手!”此时吉普车的司机,一名中年人也从车上跳了下来,连忙大声地叫道。

????麻生香月侧目看了他一眼,拧住王光远的手向上一抬,仍然惨呼不断地王光远立时就哈下身去,惨叫声更是响彻云霄。

????“你叫住手,我就得住手?刚才他调戏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叫住手?”麻生香月没好气地道。这种马后炮人物,是她最为厌恶的。赵雅三女,此时也被这一系列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平日里总是未语先笑的麻生香月,居然还有如此强悍地一面。

????那司机此时也是有点触目惊心,他还真没见过,下手这样干净利落而又狠辣的女人,看看麻生香月的相貌,再看王光远此时的惨样,他觉得老祖宗的话说得真是有道理——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齐叔,这女人棘手,你得赶快把光远救出来。他的鼻子仍然在流血!”童清华压低了声音对司机道。

????被他称为齐叔的中年人微微地点了点头,上前几步,来到了麻生香月的跟前。

????他还想再继续向前,麻生香月已然警惕地告诫他道:“站住,你再向前一步,我就一脚踢下去,日后他还能不能算个男人,我可就不管了!”

????“站住,站住!”刚刚从下身剧痛中缓过气来的王光远闻声大骇,一连声地叫道。他才十六岁,人生的美好生活还长着呢。他可不想做华夏最后一个太监。在场的人这么多,一旦传扬出去,他王光远从此就没脸见人了——居然被一个女人踢成了太监。

????“我警告你,最好立即放人,否则警察来了,你最少也是个故意伤人罪!”中年人厉声喝道,“看你年纪轻轻地,不是想到牢里呆几年吧?”在他想来,这种破镇子里的女人,连吓带唬的,一听要到牢里呆几年,还不乖乖地放人?

????麻生香月冷笑道:“故意伤人罪?你们五个男人在这马路上堵住我们几个女人,出言调戏,甚至于还动手动脚的,打你们也是正当防卫。你当姑奶奶我是傻子啊!”说话间手上又是一用力,王光远立时又是一声尖锐的惨叫声。此时马路上停足旁观的人已经是越来越多。而刘勇此时也站在人群里,向麻生香月打了个电话的手势。麻生香月立时心中大定。想必方明远和警察很快就会赶来。

????“散开散开散开!警察办案,无关人等不许在此停留!”那中年人看人越停越多,连忙高声地叫道。

????“警察办案?你们几个人谁是警察?为什么不穿警服?”刘勇混在人群里高声地叫道,“他们分明是想调戏咱们的同学!打他们个兔崽子的!”

????人群里发生了一阵骚动,停留在这里的大多是秦西压延设备厂子弟中学中午回家的学生,对于赵雅、麻生香月他们四人谁不认识。而童清华他们几人一看就是生面孔,车牌又是潼川市的,再看看吉普车所停放的位置,大家都不是傻子,还能猜不出几分来?

????西北的民风可是相当强悍的,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已经站了出来,还有更多的人跃跃欲试,这种英雄救美的机会可是向来可遇不可求的,麻生香月四女在子弟中学也是拔尖的几个,平日里谁不想多加亲近,有了这样的好机会,怎么能够错过。看看童清华这边,除了那个中年人还有几分战斗力之外,像童清华他们几个的身板,根本不够他们几人收拾的。

????那中年人不由得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话不但没有驱散人群,反而被人推波助澜地激发了这帮学生的怒气。

????他伸手在上衣的兜里掏出一张证件,举在手里道:“你们看,我是潼川市警察局的刑警,这是我的证件!”为首的几个高年级学生看到他手中的证件,不由得为之一怔,这气势不由得就泄了几分。他们虽然不怕打架,但是袭击警察却还没有那个胆量。那可是搞不好要进拘留所的。

????“警察怎么了?你潼川市警察有在我们海庄镇执法的权力吗?我们归潍南市管,又不归你们潼川市管!而且你说清楚,既然是办案,为什么还带着他们几个?别说他们也是警察!你办的什么案,凭什么半路拦截女学生!”刘勇索性站了出来,直截了当地问道。

????那中年人此时也有些慌了手脚,他没有想到,自己拿出了证件后,这帮人不但没有散,反而开始质问起自己来了。自己方才为了方便,顺嘴说是办案,却忽略了童清华他们几人根本就不像警察,警察要是能够这种打扮的话,恐怕第一个发飙的就是童清华的老爹童栋了。

????“我们都是证人!三天前,我们来海庄镇玩,被这里几个女骗子骗了五百元钱,回到潼川后,我们越想越觉得不对,这才向警察局报了案,这位警官是陪同我们一齐前来这里调查的。”童清华脑子转得快,立时编出了一篇谎言来。这俗话说双拳难抵六手,这在场的学生已有数十人,若是不能够镇住场面,恐怕这一顿暴打是躲不了了。可是他们还跑不了,虽然有车,但是王光远却落到了麻生香月的手里,要是就这么跑了,日后王光远他爹王炅肯定会不依不饶的。一想起那些要钱不要命的矿工和打手,纵然老爹是潼川市警察局长的童清华也是心中顾忌三分的。

????“你们倒也真是有出息,四个十五六岁的大活人,也算是个爷们了,居然被十二三的小女孩子骗了,还有脸再回来?这要是我,就直接找块冻豆腐一头撞死!”刘勇冷嘲热讽道。跟了方明远这么久,一些后世的俏皮话,他也会了不少。

????众人立时是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