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七十二章 借刀杀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安倍君,我觉得光田君说得不错”下马刺一投桃报李道,“他们开采出来的铁矿石成本过高,根本就不可能获利既然这些支那人愿意当个败家子,咱们又何必去费这份心思?让他们折腾去好了,到最后,他们撑不下去的时候,我们再来接手,不也是很好的事情吗?”

????在场的其余人都会心地笑了起来下马刺一这话可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着先例的当初在八十年代的时候,那时候苏联还没有解体,华夏与美国之间的关系还在蜜月期,美国甚至还向华夏出口了黑鹰直升机,华夏当时也曾经有企业来澳大利亚试水投资矿山

????不过,随着八十年代末期华夏国内的一场动乱,华夏被欧美国家一致给予制裁和禁运,该企业在澳大利亚的开采工作立即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境地在苦苦地支撑了一年半之后,该企业不得不低价地将矿山转手卖给了澳大利亚本地公司,黯然退出了澳大利亚历时四年多的时间,耗费了六亿多美元的资金,最终却只拿回来了不到一亿美元,可以说是亏到了姥姥家了而后来暗地里真正接手的正是双日株式会社,当时双日株式会社在里面可是获利丰厚

????安倍义中皱了皱眉头,摆手道:“下马君,华夏有一句老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八十年代的经验,我们固然要认真总结但是现在是九十年代末期十年的时间,可以令很多事情都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十年前的女孩子,如今都已经可以嫁人生子了”

????在座的不少人又露出了会意的微笑,只是这一次加地隐蔽和难以看出光田政义只觉得脸颊有些微热,他年轻的时候喜爱幼女,当初在日本的时候,可是曾经因为猥亵幼女而被日本警察部门拘留只是因为性质并不很恶劣,加上他用钱摆平了幼女的父母,所以这事闹得并不是很大知道的人并不多不过,来到了西澳大利亚州工作之后,由于这里的法律可是比日本国内加地严厉而且西方人的女孩子,即便是只有十一二岁,看起来也如同十五六岁似的,难以分清楚对方年纪的他,只能渐渐地改了自己的毛病

????“安倍君,我承认,十年的时间,确实是可以改变不少事情但是,我仍然认为,你对这件事有些言过于实”光田政义昂首道,“支那人,虽然已经改革开放多年,但是我仍然要说,他们懂得什么叫市场经济吗?他们的官员们除了吃喝玩乐,嫖娼贪污受贿,还会什么?他们的公司来西澳大利亚州怎么了?还不是给澳大利亚人送钱来了人家送钱来,咱们还能够拦着不成?”

????安倍义中伸出双手在虚空中压了压道:“光田君,恐怕你还不知道,那个华夏人应当是方君的代理人难道说光田君你将方君也一样不放在眼中,认为他是不懂得市场经济的人吗?”

????在场的日本人都为之一怔,接着就变了脸色如今在日本,一般直接说“方君”,只会是指那个人,那个成功地预报了神户大地震,那个在日本动漫界、游戏界创立了一系列后人难以打破的纪录的华夏青年

????当然了,如果说放眼全世界,那个华夏青年还有着多辉煌的战绩供人们为之感叹

????日本人崇敬强者,而一个年不过弱冠,却创下了绝大多数日本人都必须为之仰望的人生业绩的青年,即便他是华夏人,也普遍地得到了尊重不排除会有人在背地里咒骂方明远,但是至少在公众场所,即便是自认为是方明远的对手,也不得不保持言语上的基本礼节

????光田政义的脸色立时为之而变得阴沉起来,安倍义中这是成心打他的脸如果说方君不懂得市场经济的话,那么在座的这些人里,还有谁敢说自己比方君懂得市场经济不懂市场经济的人能够在短短的十几年里就创下诺大的一份基业?自己就是再无耻,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安倍君你说那个有意投资卡拉索矿区的华夏公司是方君的公司?”下马刺一立时坐直了身体,两眼直视着安倍义中,急声道,“你能确定吗?”

????“目前还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是那个叫夏文的华夏人,他的父亲就是方君名下德光电子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如今是主要负责为世嘉株式会社生产家用游戏机的业务”安倍义中沉吟了一下道,“而且,投资卡拉索矿区,前期的投入就得美元数以十亿计,而这个夏文所能够接触到的人里,除了方君之外,再无一人能够拥有这样的财力”

????“为什么不可能是华夏的国……”光田政义话还没有说完,自己就懊恼地住了口日本人都知道,这要是华夏的国有企业,又怎么可能让这样一个根本没有什么资历的年青人来珀斯这么多年肩挑大梁?况且这个项目投资金额如此的巨大,自然里面油水丰厚,那些国有企业的老总们,肯定是要放上自己的亲信和家人,那才是正常的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年青人能够坐上国有企业的一方“诸侯”,那纯粹是个神话

????“安倍君,好,就算这个叫夏文的华夏人是方君的代理人,打算投资卡拉索矿区的公司是方君的公司,我们又为什么一定要给他们扯后腿呢?我们都知道,贵公司在和方君就稀土采购一事上闹得很不愉快,但是这并不是我们要在西澳大利亚州阻击方君的合理理由”树下理隆沉声道,“我承认我很讨厌支那人,但是我同样也很佩服方君,与方君为敌的话,我想这需要公司总部明确给我授权否则的话,我个人不想与他有任何交恶的机会因为据我所知,与他做对的日本人,大多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我可不想像那些地震学者、专家们一样落个身败名裂,甚至于祸延家人”

????安倍义中的眉毛已经扭成了一团,树下理隆的这一番话在在场的众人中得到了纷纷的认可做为一名日本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当初的神户大地震之后,那些原本信誓旦旦说没有地震的专家、学者、还有媒体人士的可悲下场而且,做为六大商社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他们自然也是多多少少地听说过,在神户地震之后,有很多公司都因为当初的推波助澜而不得不向方君进行大额的赔偿

????“树下君,这件事,确实是需要我们向各公司本部汇报,听候总公司的意见但是,我仍然要说,为了维护公司和国家的利益,我们必须要阻止卡拉索矿区落到方君的手中华夏就好像一条随时可能会腾飞的巨龙,但是这条巨龙如今在脖子上拴着一条锁链,令他难以腾飞而矿产资源和能源的紧缺,无疑能够极大的推迟它腾飞的时间给我们大日本的发展多的时间“安倍义中沉声道

????安倍义中的这一席话,得到了在场众人的一致认可做为华夏的近邻,经济发展一直陷入停滞的日本对于华夏近些年来经济的飞发展,也是充满了警惕的

????“问题是就算是我们决意不给方君机会,但是西澳大利亚州政府也会这样做吗?”光田政义冷哼了一声道,“这一场东南亚金融危机,给澳大利亚政府带来了诸多的麻烦澳大利亚政府急需外来资本进入,拉动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同时创造出多的工作岗位来如果说我们不能够保证能够像方君那样拉动经济的复苏,澳大利亚政府是绝不会允许咱们从中捣鬼的别到时候,方君的公司照常开发卡拉索矿区,咱们却得罪了澳大利亚政府,依照华夏人的说法,那就是偷鸡不成反丢了米”

????下马刺一沉吟了半晌道:“安倍君,我认为光田君说得也是不无道理直接与方君的对抗,无论胜负,对于我们来说,恐怕都不是一件好事情不管怎么说,近两年内,公司所需要的稀土资源,还是……”

????在座的众人都流露出了会意的神色,确实如下马刺一所说的那样,六大公司,没有一家不需要从华夏进口稀土,而在近几年里,华夏稀土的主要产量都是在方明远的手中,如果说在这里公开得罪了方明远,回头在稀土采购上,方明远给公司设置障碍,这责任由谁来承担?谁来承担

????安倍义中气得胸口发闷,这些人,一个个明明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却在这里睁着眼睛侃侃其谈,就是不说到点子上

????“大家的顾虑我也想到了确实,我们要是亲自上阵,是有着种种的困难但是,要给他们设障碍,就一定要我们亲自出马吗?“安倍义中强压着怒气道,”华夏自古以来不就是有一句老话——借刀杀人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