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七十六章 受伤的林蓉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明远,你个坏蛋!”林蓉喃喃地道。更多精彩小说,请前往,。她身为方明远的助理,可以说是这几年来对方明远一举一动最了解的人了。

????虽然说她也知道,方明远与麻生香月、宇田光璃、自己的姐姐林莲有着超友谊的关系,她也清楚,赵雅和冯倩可以说也肯定是他的女人,但是她仍然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地喜欢上方明远。

????她也并不想非要得到什么,毕竟赵雅和冯倩与自己的关系也很好,情同姐妹。而自己的姐姐,也参杂其中,自己表明心意,只会令大家都尴尬,都别扭,还坏了大家间的情份。她只想安安生生地做方明远的助理,能够经常地陪在他身边,看着他一步步地壮大方家,取得更好的成绩!看着他生儿育女,开枝散叶。

????林蓉看了看手中的手机,她刚刚接到了新线电影公司的总裁谢伊诺夫克鲁斯立阿尔巴克的电话,他和新西兰导演彼得杰克逊已经登机,今天晚上就会抵达珀斯国际机场。谢伊诺夫倒是没有指望方明远会亲自前往机场迎接自己,只是希望提前说一声,免得方明远明天又安排了其他事务!

????只是她也没有想到,方明远与麻生香月和宇田光璃今天居然会闹这样一出!居然一而再地在她的面前……亲热!这令她现在哪里有勇气出去!

????“梆梆!”房门上传来了两声轻轻的敲门声,接着传来了方明远的声音。”蓉蓉!“林蓉下意识地立即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她却没有注意到门上的把手,肩膀重重地撞了上去!

????站在门口的方明远就听到屋里传来隐隐约约的一声充满了痛苦的女性尖叫,心里不由得一紧,连忙伸手拍打房门高声地道:”蓉蓉,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要进去了!“说着,方明远用力地一扭把手。一推屋门,屋门立即被他推了开来,只是才推个半开。方明远就觉得屋门似乎撞到了什么,接着屋门后又传来了林蓉的一声痛呼,接着又是一声重响!

????方明远心里一震。连忙探头向门后望去,只见林蓉跌坐在门后的地板上,一只手捂着脑门,另一手捂着左肩膀,俏脸痛得已经苍白毫无血色。更多精彩小说,请前往,她方才虽然听到了方明远的声音,但是肩膀上传来的剧痛,令她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结果就是猛然打开的屋门又撞了她的脑袋一下,让刚刚站起来的她又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

????“好痛!”这一刻里,眼泪汪汪的林蓉只觉得肩膀、脑门、还有臀部都传来强烈的痛感。令她简直都要晕过去了。若不是这地板上还铺着一层地毯,她觉得自己的尾骨都要裂开了!

????“蓉蓉!”大吃了一惊的方明远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杰作“三连击”给林蓉带来了什么样的冲击!

????“怎么搞的?严不严重?”方明远连忙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连声地追问道。

????好半晌。林蓉这才觉得自己总算是可以“活”过来了,从伤口处传来的痛感不再是那么令人撕心裂肺似的。她的脑子也终于可以想想其他的事情时,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上躺到了床上,而方明远正坐在床边焦急地看着自己。

????“我的脑门好痛!”林蓉呻吟道。方明远凑近了仔细地看了看,有些红。又摸了摸,果然是有点肿!

????”嗯,有点红肿,不过看起来应当没有大事!“方明远有些不确定地道,”你要是好点,咱们去医院看看!“林蓉又侧身偷偷地摸了摸自己的臀部,立时一股刺心的痛感让她立时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伤着哪里了?”方明远注意到林蓉神色的变化,连忙问道。

????林蓉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就生出了两团晕色,原本就是丽色逼人的她,此时更是显得艳丽无双。林蓉哪好意思告诉方明远,她刚才臀部受创,女孩子家的这种部位,说都不好说出口的。

????方明远怔了一下,随即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道:”你稍等一下,我把香月和光璃叫上来,让她们看看你的伤势!“他也意识到,恐怕是伤到了不宜观瞻的所在。

????“不要!”林蓉猛得坐了起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却险些被方明远给带下床去。

????方明远连忙回身将她抱住,却发现林蓉一个劲地倒吸凉气,连话都说不出来,方才红润起来的脸颊又变得苍白起来,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

????“你哪里痛?哪里痛啊?”方明远大急,左手一抄她的腿弯,将她抱了起来道:“不行,我得带你去医院!”

????这屁股一悬空,林蓉立时就觉得痛疼就少了几分,双手搂住了方明远的脖颈道,“不要去医院!”

????“不去医院怎么行!你刚才都痛成什么样子了!”方明远不容拒绝地就要往外走!

????“你让我趴着就没事了!我不要去医院让人笑话!”林蓉急忙道。

????“趴着就没事了?”方明远诧异地重复了一遍道。

????“趴着就没事了!”林蓉一脸羞涩地道。

????方明远若有所悟地道:“你该不是……”

????“不许说!”林蓉脸色绯红地伸手捂住了他的嘴道,“还不是让你害的!干嘛那么快的推门!”

????“乌咋摸丝到拟……”方明远含糊不清地道,却已经转回身来,轻轻地将林蓉侧放到了床上,让她趴着。

????林蓉一手抚着自己的脑门,一手又从衣领处伸了进去,摸了一把自己的肩膀处,还好,没有方才那么痛彻心扉了。

????“肩膀怎么了?”方明远微微侧了侧头道,九月的澳大利亚是春季,气温并不低,又是在家中,少女穿着并不厚,那一瞬间还是有一丝春光泄露了出来。林蓉低头瞄了两眼,不禁微微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肩膀上明显地留下了一道青色的淤痕,在如同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刺眼。

????“还不是都被你害的!”林蓉气苦道,自己怎么这样的不幸啊,先是看到了不应当看的,接着又连受“三击”,这肩膀上的伤,还有额头上的伤、屁股上的伤,恐怕都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痊愈的。方明远这是一头雾水,他怎么想也想不通,林蓉为什么会站在门后让自己撞到肩膀、脑门,结果还伤到了臀部。但是他也明白,现在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此时的门外,麻生香月和宇田光璃就像两只猫儿一般蹲在门口,正竖着耳朵偷听着里面的一举一动。还时不时地互相交换着眼神。

????林蓉趴在床上,单薄的衣裳掩饰不住那窈窕的身材,尤其是那纤细的小腰和丰满如同一轮圆月的臀部,还有那两条修长、纤细浑圆、裸露出来的美腿,如同磁石一般吸引着方明远的目光。

????方明远强忍着自己想要继续欣赏下去的冲动,毕竟林蓉算起来,也是自己的小姨子,站起身来道:’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误。我还是先去把香月或者光璃叫上来,让她们帮你看看伤势,我让人出去给你买些药,涂上就能好些了!”

????门外的麻生香月和宇田光璃神色大变,连忙要站起身来。

????“我不要!那样解释起来太丢人了!”林蓉嘟着嘴道,自己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傻气和匪夷所思,更不要说别人了。

????“那怎么办?”方明远无奈地一摊手道,“你要是等它们自己好,那可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脑门上的一下还不明显,林蓉只要用刘海遮掩一下,不刻意地看,发现不了什么。肩膀,也有衣服可遮盖。可是这不能够坐着,可怎么办?

????“也许到了明天就能够好一些呢!”林蓉苦恼地道,她也明白,自己可是方明远的助理,来西澳大利亚州可不是来渡假期的,接下来的日子里有很多事情需要做的,而且以方明远甩手大掌柜的一向作风,这些事情的具体执行,都得自己来处理。一天两天也就算了,自己可以托辞水土不服,可是总不能在床上趴个三五天吧,那样的话,就是傻瓜也会察觉这其中有猫腻了!

????可是她就是不想让麻生香月和宇田光璃她们知道这事!

????“你先让人帮我买一些红花油这类的药物吧!”林蓉决定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不到迫不得以,她是绝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唉……”方明远轻叹了一口气道,"好吧,你就在床上好好地歇着,回头我把饭给你送上来!”

????“明远,刚才新线电影公司的总裁谢伊诺夫来电话,他们在新西兰那边已经登机了,如果说一切顺利的话,晚上就会抵达珀斯。他希望明天上午能够和你见一面,谈谈关于《魔戒》拍摄工作的准备情况!”林蓉道。

????“我知道了!”方明远微微地摇了摇头,这个谢伊诺夫,早不打电话,晚不打电话,偏偏在这个时候打,给自己招惹来多少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