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三章 拘留七天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三章 拘留七天

????童清华他们的这一番对话,在场的学生们很多都听到了,纷纷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但是方明远并没有给他们开口揭破的机会。

????“诸位同学们,相信刚才的事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各位做证的,还请诸位到时候出面做证。好了好了,中午的时间宝贵,咱们也别在这里堵塞交通,都散了吧!到时候,我会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结果的!”在方明远的劝说下,学生们纷纷散去。至于那些在这里看热闹的闲人们,也在警察们的劝说下散了开来。

????“好了,几位,不管你们是告人的还是被告的,反正这里不是说话的所在。”鲁得利看了看左右,这里距离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厂医院并不远,方才刘勇就是骑车到那里给方明远和警察局打得电话。

????“咱们就暂时借用一下厂医院的地方吧,刚好这一位也得去看看伤势!我说,麻生小姐,现在可以放开他了。”鲁得利“麻生”两个字说得是又快又含糊,齐国远他们几人硬是没听清这个女人姓什么,只是隐隐约约觉得似乎是复姓。

????麻生香月这才俏脸含霜地松开了手,一脚将王光远踹了出去。不过这一次,她还算是脚下留情,没奔着裆部去。

????王光远在地上滚了两滚,一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他的模样就没法看了。脸上,汗水和血水混杂在了一起,再加上刚才裆里挨了一脚,这眼泪鼻涕什么的也涂了一脸,衣服上全是血迹,两个膝盖也是生疼生疼的。王光远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刚一脱离了麻生香月的控制,就势如疯虎般地向吉普车上扑去。

????齐国远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低声地在他耳边喝道:“做不得!平川警察就在一旁!你一拿枪,人家就能嘣了你!”这个疯子,幸好他早对此有所警惕,要是让他将车里的枪支拿了出来,那麻烦就更大了。到时候,别说自己的这身皮肯定是保不住了,搞不好自己都得有牢狱之灾!这帮公子哥,也太能惹事生非了,他也不看看场合和地点,只要他拿出枪来,鲁得利他们就是当场击毙了他,都是有功无过!

????王光远咬了咬牙,身子这才松了下来。他也不是呆子,方才不过是气疯了后的下意识反应,只想从车上拿出枪来,把麻生香月给毙了,被齐国远这么一抱一喝,脑子这才清醒了过来。

????“*****,我一定要整死那个**!让她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王光远心中暗暗地发狠。

????方明远注意到了这一幕,却丝毫不动声色,只是侧目看了那车几眼。

????一行人进入了秦西压延设备厂厂医院,鲁得利和厂医院借了几个房间,分别对众人进行了询问,还从方家饭馆订了一些饭菜,给双方饱饱肚子。大概在下午三点左右,这才将双方几个人都叫了进来。

????鲁得利往中间一坐,脸色铁青的童清华一方坐在了左侧,他们几个自始至终都有人在一旁监视,根本就没有得到机会串通一气。询问时,自然答得就是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就是个呆子看过那些询问后的记录,也能明白这其中的奥妙。而脸色平静无波的麻生香月她们和方明远、刘勇坐到了右侧。

????“整件事情大致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说实话,我感到很伤心。因为肯定有人欺骗了我!”鲁得利摘下了帽子,在手里把玩着道,“说实话,这个结果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啊!”

????齐国远脸色此时也很难看,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已经点明了这其间有潼川市警察局局长的独子和矿务局局长的儿子之后,这一位鲁得利副所长却似乎完全不明白这其中的规则似的,完全一板一眼地照章办事,不给他们半点机会。而且更可恶的是,这位鲁得利副所长,根本不给他们与潼川联系的机会,这才是最要命的。童清华他们前来海庄镇,纯粹是一时起意,根本就没通知家里,想着中午在这里吃一顿,再玩玩,方家饭馆的菜肴要是真不错,就再吃顿晚饭,然后再赶回潼川也就是了。如今家里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去向。

????“鲁所长,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人情看旧情。平川县警察局这几年来与我们潼川市警察局的合作也有过不少次,平川县到我们潼川市公干的同志们我们可都是好吃好喝好照顾,鲁所长现在这样做,未免有些太不给面子了吧?”齐国远压低了声音对鲁得利道。

????鲁得利面带鄙夷之色道:“齐国远同志,那你说说,贵市的同志到了我们平川县,哪一次又不是好吃好喝好照顾了?齐国远同志,你也是警察,按理说,对于咱们警察的忌讳你也应当知道,这报假案应当是个什么后果,不会心里没有数吧?”齐国远涨红了脸,被鲁得利说得哑口无言。

????“鲁得利,你不就是个小小的副所长吗,连个所长都不是,有什么可张狂的?”童清华终于按纳不住心头的火气,戟指着鲁得利的鼻子厉声道,“在我爸爸的面前,你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在这里装腔作势的充什么大尾巴狼!”

????鲁得利摆弄着帽子的手为之一顿,齐国远心头一震,心知要坏。童清华实在是被他的父母给娇惯坏了,这里不是潼川市,鲁得利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副所长,级别与童栋相差甚远,但是童栋却管不到平川县来,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管辖关系。童清华还以为是在潼川市,所有的警察都是他父亲的属下,事事都得让着他三分,这样说话,只会更加激怒鲁得利。

????“童局长要是来此,我们自然是要待如上宾,在童局长的面前,我有没资格坐下暂且不说,不过我倒是想要问问童公子如今在警察系统里是什么级别?所长?队长?还是副局?”鲁得利冷笑道。

????童清华立时语塞,他现在还在高中,根本就没有参加工作,自然也就无从谈起职务。

????“鲁所长,鲁所长,您这是在说笑了,他还在上学。您看在他年纪还小,还在我们童局长的面子上,别和他计较。”齐国远连忙陪笑道,一边向童清华打着眼色。这好汉还不吃眼前亏,这是人家的地盘,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何况如今大家还有把柄在其手中,真给鲁得利惹恼了,把此时上报到潍南市警察局里,童栋要是知道了,也绝不会轻饶了他们的。

????“呃……还在上学。”鲁得利点了点头,突然将脸一板道,“既然还在上学,那就是没有任何职务在身了,那么你还有什么资格坐在我的面前?把座给他撤了!”自有那随同而来的警察上来将童清华的座位撤去。童清华气得脸色发白,身子都因此而为之颤抖。在潼川市里,别说个小小的镇级派出所,就是那些副局长们,也不会这样疾言厉色的对他,当众扫他的面子。

????“他们也是学生,凭什么他们却可以坐着!”童清华用手一指赵雅她们几人,愤愤地道。愤怒中的他,对于齐国远连连打来的眼色,是视而不见。

????鲁得利向椅背上一靠,似笑非笑地道:“童大公子,一,因为我认识他们,而且看他们都很顺眼;二,因为人家是受害者,我这个当警察的也要懂得好赖;三,因为我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国家发给的,而国家所用的都是他们的父母工厂纳税所得,对于我的衣食父母,自然要尊敬一些;四,有句老话我想童大公子肯定也知道,不打勤的不打懒的,专打那……不长眼的!”

????“你!”童清华被这番话气得火冒三丈,冲着鲁得利就冲了过来。

????齐国远连忙将他拦截住,压低了声音喝道:“你还想再得了袭警的罪名不成?这里不是潼川!”

????“我不知道童大公子在潼川是什么待遇,是不是想报假案就报假案,想打警察就打警察,但是这里是平川,是海庄镇,你的那一套最好都给我收起来!”鲁得利站起身来冷笑道,“希望你明白,不要用你爸爸的名头来压我,就像不要妄想用美国国防部长的命令去指挥苏联军队一样。不过看在你爸爸也是警察的份上,这一次,你们调戏妇女,栽赃陷害,谎报假案的事情,看在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份上,就不追究你们的刑事责任了,拘留七天,赔偿这几位的损失后你们就可以走了,齐同志,这一结果就麻烦你通报他们的学校和家长!”

????说罢,两名警察上来,将已经惊呆了的童清华和王光远拉了下去。

????“齐叔,齐叔,告诉我妈,让她快来救我!”童清华此时已经再没有方才的嚣张气焰,扭着头大声地叫喊着。王光远却是一路破口大骂,挨了警察几巴掌之后,这才算是老实了下来。

????“齐同志,你们几个人可以走了。对于,那辆车,做你们证据,已经被我暂时扣留,七天之后,你们领人的时候可以来将它一齐领走。”鲁得利摆摆手道。

????“鲁副所长,你好!”齐国远气得已经不知道应当说什么好了,憋了半天,才挤出了几个字道。

????鲁得利眨了眨眼睛,一脸不解地看了看齐国远,这才点了点头道:“嗯,你好,齐国远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