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九十四章 谁看谁的笑话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一名长时间工作在钢铁行业中的老人,周宁自然明白,一家钢铁业的超大型企业,要建立起来将是多么的困难!

????虽然说,他经过调查也明白,方家在建设辽省钢铁厂的时候,其实是走了捷径!钢铁厂的设备虽然是全新的,但是它的技术人员,却是来自前苏联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诸多加盟共和国和日本钢铁厂的技术人员,还包括了一部分在日本钢铁厂里培训多年的以前秦西压延设备厂的技术人员!这三部分人员,支撑起来了钢铁厂的技术层面。)已经不能被视为一个新丁!而做为方家隐性的掌门人,方明远所说的每一句话,周宁都不会等闲视之!

????“能够得到刘同学这样的青眯。我老周可是受宠若惊啊!”周宁笑道,“怎么?你想到我们南钢集团来实习吗?没有问题!我老周举双手欢迎,你看上哪个部门。想实习哪个岗位?我来安排,保证让你不空手而归!”

????周宁心里也有些奇怪,方明远为什么放着近在咫尺的海堡钢铁集团不选,却要将刘勇送到南钢集团公司来。无论是从规模,还是从与国际市场的紧密连接上,南钢集团公司与海堡钢铁集团公司都有着不小的差距!不过,他当然是不会傻乎乎地问出口了!

????方明远愿将刘勇送到南钢集团公司来,进一步地加紧与南钢集团公司和自己的关系,这对于自己和南钢集团公司来说,无疑都是好事!周宁可没有脑残到要把到手的好处拱手相让的地步!

????“那就太谢谢周总了!”刘勇面有喜色地道。

????”小吕。你回头把刘同学的联系方式留一份,日后刘同学前来我公司实习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周宁郑重其事地对吕秘书道。

????“是!周总,我记住了!”吕秘书点头道。心里已经羡慕地要死了!一个还未出校门的大学生,居然一个实习都能够得到一家超大型国有钢铁企业的老总的亲自过问。这是什么样的优待啊!

????同时,吕秘书对于方明远的身份就更加地好奇了!刘勇仅仅因为是他的朋友,就被周宁如此地高看,享受了这样高规格的待遇,那么这个方明远又究竟是什么来头?难道说真的是哪一位大佬家的子弟?吕秘书在心里盘算着,共和国的高层中。[]究竟有哪一位大佬姓方。

????一行人边说边向酒店里走去,穿过酒店的大堂,前往酒店内的咖啡厅,转过一个拐角,迎面走来了五六个人。

????“咦?这不是南钢集团公司的周总吗?”为首的中年人看到了周宁,不禁略带惊诧地道,“周总这是什么时候来的沪市?”

????“啊?冀主任,真是巧了,你怎么也在这里?”周宁也惊诧地叫道。这个中年人,正是沪市发改委最近半年方才从外地调任过来的一名副主任,姓冀名语,与周宁有过几面之识。

????“哈哈,这可真是巧了。我在这里接待几位客人,周总这也是在接待客人吧?”冀语笑容满面地道。

????周宁热情地和冀语笑谈了几句,双方却似乎颇有默契地都没有向对方介绍其他人。接着,两方就擦肩而过。只是方明远注意到,在冀语身后有个大约有二十七八的年轻人,目光在林蓉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冀语引领着其他人顺着走廊继续前行,一直走在队伍中间的年轻人,扭头又回看了方明远一行人几眼。这才跟了上去。

????一行人来到咖啡厅,此时才是上午,厅里的客人并不多,周宁找了个并不那么显眼、靠着窗户的地方,大家分两桌坐了下来。

????“也不知道方少你到底喜欢什么口味的,我也就不多事了,大家随意自已来!”周宁笑道。

????方明远随便地点了一杯咖啡,侧头看了看窗外,雨势比起方才来,可是大了不少!路上已经有了一些积水。

????“周总,我知道,像你们这些老总,虽然谈不上日理万机吧,每天需要处理的事务还是很多的。周总能够在百忙之中,抽时间前来沪市,我真的是很感谢!”方明远正色道。

????周宁摆了摆手道:“方少,你这样说就太客气了!我老周之所以能够有今天,也是托你方少的福。而且,我相信,我们这些人里,不管是谁,只要方少相召,怎么也得来的!”周宁这话倒不是有心恭维方明远,而是他的肺腑之言!

????他们这些人,多多少少地还是知道一些方明远和方家的底,不说方明远上可联系到如今仕途一片光明,在铁道部有着莫大的影响力,最有可能问鼎下一届国务院第一人的苏浣东;就凭他能够凭一已之力,硬是将方家从秦西省一个普通的家族发展成为了如今华夏商界的巅峰家族,谁又敢忽视他的相召?没准一次会面,就会给自己带来一次莫大的惊喜。

????“这一次请周总前来,其实是有一事想要请周总帮忙!”方明远微笑道。

????“请我帮忙?”周宁有些吃惊地道。

????“对,请周总帮忙。”方明远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周总应当听说了吧,我方家如今正在西澳大利亚州申请矿山开采。”

????周宁点了点头,这种业内的重大消息,早在几个月之前,他就知道了!对于方明远的钦佩,更是要加一个更字。他们这些企业还在满足于产品可以对外出口创汇的时候,方明远居然已经将眼光投向了国外的矿山资源!

????“我在这里要提前恭喜方少了!祝贵公司在西澳大利亚州的工作能够一帆风顺!”周宁笑道。西澳大利亚州最近所发生的一切,他也一直在关注的。如今的西澳大利亚州社会上,对于力拓、必和、必拓三大矿企,可谓是怨声载道!不但媒体上官员、专家们的批评言论此起彼伏,还出现了大量的游行示威活动,据说,西澳大利亚州政府,已经提起了对那两家公司的调查,一旦认定它们的行为是恶意搅局,两家公司将面临着极其严厉的处罚!

????可以说海平矿业公司在西澳大利亚州投资的最大障碍,现在已经不成气候,就算是心里再想给海平矿业下绊子,也不会再在这个时候去火上浇油。

????周宁也听说了,卡拉索矿区的储量还是相当惊人,只是铁矿石的品位在西澳大利亚州里只能说是中等,如果说能够开发出来,至少可以开采数十年!只是前景虽好,投入也是相当地惊人,仅仅前期的各项建设费用就要美元数以十亿计,这样巨额的投入,就是南钢集团公司,也承担不起!也不知道方家在如今的这个时候,从哪里筹集来的这一笔巨款!

????“那倒是要谢谢周总的吉言了!”方明远微笑着端起了咖啡杯,抿了一口,这才道,“回来这些天,可是听不少人都在说我们方家是败家子,是被以往的成绩迷昏了头脑,看不清楚现实,一意孤行!就等着看我们方家的笑话呢!”

????周宁略有尴尬地笑了笑,类似的言论他也确实是听到了,而且他自己心里有时也会这样想——卡拉索矿区的前期投入实在是太高了,铁矿石的品位又不高,这样的话,开采成本居高不下,依照如今的国际市场上的铁矿石价格来看,是稳赔不赚。要不是他觉得以方明远一向的风格来看,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加上毕竟大家都是同一协会的会员,否则的话,他肯定也是站在批评的阵营里!

????“笑话?肯定是要有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谁看谁的!”方明远冷笑道。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难怪在前世里,让三大矿企硬是牵着鼻子走!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