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九十六章 支持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此言一出,周宁心里倒是长出了一口气。)

????方明远要是什么要求都没有,他倒是要怀疑这其中有没有什么猫腻。方明远要是说让他欠个人情,那就更是麻烦事。到了他们这个高度,人情债那可是轻易不能欠的,一旦欠下可能就是极其棘手的事情。

????“方少,请说!”周宁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麻烦事!”方明远沉吟了一下道,“年后,我打算向协会提出,所有成员的海外铁矿石进口,日后都统一由协会会员共同出资组建的进出口公司来代理!希望周总在会上能够支持我的提议!”

????“统一地由协会会员共同出资组建的进出口公司来代理?华夏特钢进出口公司吗?”周宁一怔道。华夏特钢进出口公司,就是当初经方家建议设立的,负责特种钢协会所有成员,那几种由协会技术授权生产的特种钢铁出口事宜的公司。

????“可以是它,也可以重新建立!”方明远淡淡地道。

????周宁这心中就是一惊,方明远这个回答可是不能等闲视之。如果说是指华夏特钢进出口公司的话,那么在涉及到方家利益的时候,方家就有一票否决权的,这是当时特种钢协会成立之时,所有申请加入的会员企业一致同意的。而如果说再组建新的进出口公司的话,方家可就不再享有这样的特权了!方家这可是做出了不小的让步!

????“方少,你是希望日后协会能够统一进口卡拉索矿区的铁矿石吗?”周宁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方明远微微地摇了摇头道:“不,周总你说错了,日后进出口公司究竟是进口哪里的铁矿石,进口哪一家公司提供的铁矿石,我方家都不会强求!只要公司的选择符合协会成员的利益就好!不瞒周总说,也许在你们看来,未来进口卡拉索矿区的铁矿石是在帮助我方家。但是我要告诉你,那样恰恰是错了!我并不希望公司会选择卡拉索矿区出口的铁矿石,因为那样一来。有损我方家的声誉,肯定会有人在其中混淆视听,给我方家的身上泼脏水!而且。在铁矿石应当涨价的时候,我也会因为心软手软,而影响到海平矿业公司的正常运营。所以,如果说日后公司选择了海平矿业公司的话,我方家会拒绝这一交易的!”

????周宁瞠目结舌地看着方明远,他有些搞不清楚方明远的这一番话是真是假!

????方明远看出来了周宁的迷惑,坦然地一笑道:“不管周总你信不信,我是相信国际市场上铁矿石的价格将会面临着暴涨的可能!而做为铁矿石的进口大国,也是钢铁产业产量严重不足的国家,我认为在未来的十年时间里。华夏的钢铁业将会有一次爆发式地增长!而随之而来的,就是我国钢铁业对于国际市场上铁矿石的进口量将会大增,而这无疑就会给予那些跨国矿企们提价的最好借口!我只是希望能够通过将协会会员联合起来与这些跨国矿企们进行价格谈判,以避免被外国佬们个个击破!”

????方明远停顿了一下,一脸自信地道:“周总。我可以保证,方家海平矿业公司日后开采的卡拉索矿区的铁矿石,一斤也不会强求会员企业购买的!”

????周宁的老脸微微红了一下,略带尴尬地道:“方少,你可千万别误会,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话。着实是这个消息实在是太令人感到震撼了!我这脑子一下子就有些蒙了,难以转过弯来!”

????此时的周宁心里也有些动摇了,方明远所表现出来的强烈信心,加上他以往的辉煌业绩,令周宁不得不重新考虑方明远方才所提出的建议!

????“方少……”周宁抿了抿嘴,仿佛在组织自己的语言,半晌才道,“我个人是可以答应你的要求,日后在协会开会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站在你的这一边,但是,你也知道,南钢集团是国有大型企业,这样重要的决策,不是现在我可以独自决定的,所以我不能代表南钢集团在这件事上给你打包票。……我需要一些时间。”

????方明远爽快地道:“周总,这不成问题,距离过年还有相当长的时间,贵集团完全可以充分地进行考虑!不过,我希望,这件事贵方可是要为我暂且保守秘密!”

????“这当然不是问题!我一定会要求所有人都守口如瓶的!”周宁就差拍胸脯保证了!

????方明远笑笑,却没有说什么。

????时至中午,窗外的小雨此时已经变成了大雨,周宁带着吕秘书已经离开,这样大的事情,他自然是有些坐卧不宁,急于回去去其他人磋商,是否要答应方明远的条件,是否要争取在香港借壳上市!

????方明远仍然默默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窗外飘飞的冷雨,不时地抿上一口咖啡,却一直没有再说话。

????刘勇和林蓉坐在他一旁,他们能够明显地感觉到,方明远平静的面容下,那种深深的……“无奈”?虽然说,两人心里很奇怪,一向意气风发的方明远为什么会给人以这样的感觉?方才与周宁的谈话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

????“明远,是不是南钢集团那边会有什么变数?”林蓉忍不住轻声地问道。

????方明远似乎是怔了一下,将目光从窗外移了回来,带着几分不解似的神情道:“为什么呢?南钢集团公司每年从海外进口的铁矿石与它本身所需要的原料相比起来,只占到了相当小的份额。而只花三亿港元就可以在香港借壳上市,他们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呢?这种捞政绩的好机会,他们不会错过的,他们的主管部门更是不会错过的!”

????“既然是这样,那你还担心什么?”林蓉闻言更是不解地道。

????方明远哑然失笑道:“谁担心什么了?我只是在想,要怎么样去说服下一个人!”林蓉沉默地以充满了忧虑的目光看着他,女人的直觉告诉他,方明远是言不由衷!

????“好吧,好吧,我只是心里有些郁闷,明明是我为了他们好,帮他们解决未来可能发生的问题,却还得我给他们好处!”方明远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道,“你说这铁矿石涨价,对我有什么坏处吗?”

????林蓉看着他的眼睛,似乎想要从方明远的目光中判断出来,他是否说得是真心话,好半晌才“扑哧”一笑道:”那你又何必自讨苦吃呢?好像谁也没有逼着你这样做吧?”

????方明远苦着脸,被林蓉问得是哑口无言。是啊,没有人逼着自己这样做,铁矿石涨价,对于自己来说,更是利大于弊,无论是国内和国外,方家未来都将拥有充足的铁矿石供给,铁矿石的涨价,对于方家来说,理论上来说,赚钱的机会更多!

????只是不亲身经历过前世里华夏人的铁矿石涨价的切肤之痛,就没有人能够理解方明远此时的心境!

????铁矿石的疯狂涨价,在短短的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国际市场价格最高时达到了一百六十多美元,是九七、九八年铁矿石价格的六倍多,这不仅仅是华夏的钢铁业因此每年要为此付出超额的购买成本近百亿美元的问题,而是暴露出了一系列的相关问题!

????铁矿石价格的暴涨,不但造成了国内的钢材价格一路飞涨,从而羊毛出在羊身上,将压力转移到了消费者的身上。而且也暴露出华夏在铁矿石国际市场上布局的失误,造成华夏虽然是消费大国,却根本掌握不了话语权,只能一次次被动地接受不利的价格的可悲局面!

????面对国际铁矿石生产商的一次次价格逼宫,面对着那一次次百分之七八十的暴涨价格,面对着国际钢铁业中其他同行们的明讥暗讽——很多人都将华夏钢铁业大量进口铁矿石视为这些年铁矿石价格暴动的罪魁祸首,这也造成了那些年里,很多外国人对于华夏的敌视!

????华夏买什么,什么暴涨!华夏卖什么,什么暴跌!这话就是那个时期在国际上流传开来的,不管在什么时候,搅局者,总是不受人欢迎的!

????而华夏钢铁业在其中得到了什么好处了吗?一次铁矿石价格的暴涨,多付出的采购成本就足以将整个产业前一年所得到的利润吞噬掉!铁矿石价格的暴涨还造成了国际市场上钢铁的价格大幅度上涨,华夏又是钢铁进口的大国,这里外里的损失之大,令人触目惊心!

????方明远前世里虽然不是钢铁业中的从业人员,但是他的职业特性,却是令他对于铁矿石价格暴涨给华夏整个国家,还有亿万民众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比起普通人来有着更为清晰的认识!所以他才会对再有三四年就可能到来的铁矿石价格大暴动,如此地重视!从多年前就开始布局!

????只是这些事情,做起来,却是令人感到从里到外的身心疲惫!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