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九十九章 请求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只有六号楼?”李怀义诧异地道,“他们方家购买了那么多栋楼的使用权,如今就只余下了六号楼了?可是我记得我们从那里过的时候,很多楼似乎是空的啊?”

????冀语摸了摸鼻头道:“是有不少楼还是空的,但是并不代表没有主人!两位有所不知,外滩这里已经经方家的提议,市政府批准,决定要将这里建设成为沪市的金融中心所在地。)那些看起来还没有人入驻的大楼,其实早就已经被国内的各大银行、保险公司订下了!只是这些公司的搬迁,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所以两位觉得那里还有空楼。要是等到明年一月一日后,您就不这么认为了,据我所知,将有不下六家公司将在十二月三十一日和一月一日那两天里宣布新址的开业!”

????“你是说,外滩未来将是沪市的金融街吗?”李显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要是这些空楼也都是金融业的公司入驻,那么外滩可以说已经将华夏国内他所听说过的金融企业一网打尽了!而华夏的金融企业由于其的垄断地位,收益一向丰厚地让外国同行眼红!这还是在华夏的这些金融企业一个个人浮于事、贷款效率低下、坏账呆账层出不穷的情况下!要是能够把华夏的这些政策给予一家美国银行,相信即便是一家普通的银行,也会在短短地十几年里,成为世界知名的大银行!

????“不错,外滩未来就是沪市的金融街!”冀语点首道。

????李怀义怔了半晌,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倚靠在了沙发靠背上!冀语有些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心里不由得奇怪,李显仁的这个儿子,这是又怎么了?就算是方家未来肯定会从中获取极其丰厚的收益,也不至于是这样的反应吧!

????李显仁看了一眼儿子,眼中露出了难言的神色。这时候,包间的门被轻轻地敲了几下,接着门被轻轻地推了开来。一位厨师打扮的男子推着餐车走了进来。

????“李先生,请坐吧,尝尝合不合两位的口味!”冀语站起身来,招呼二人道。

????李显仁扯了李怀义一把,两人坐到了桌前。

????冀语看出两人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气不高,但是也不好多问什么,好在随同他一齐前来接待两人的还有发改委下面部门的一个女处长,人长得漂亮。又会说话,酒桌上倒是没怎么冷场!

????加上方家酒楼的菜肴确实是真材实料,吃得李显仁父子是赞不绝口,包间里的气氛又渐渐的热络起来。

????“冀主任,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还请冀主任成全!”李显仁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轻声地道。

????冀语连忙拍着胸脯道:“李先生,您这样说可是太客气了!只要我能够做得到,那没得说!”要是能够将李家的这一笔可能会高达数千万美元的投资项目拿下。九八年的工作,他可就是完美地谢幕了!

????“冀主任能不能帮我们引见一下方家在沪市的负责人?当然了,最好是方少!”李显仁微笑道。“他好像是在沪市上大学,对不对?”

????冀语不由得一怔,从接待之初,一直到方才,李怀义都显得对方家和方少有些敌意和鄙夷,这怎么又要与方家联系了。不过这个念头他也只是在脑海里转了转,就立即答道:“李先生,有机会我可以向您介绍家乐福集团总裁孙照伦先生,方家在沪市的产业。绝对大部分孙总都有权过问。至于方少,我就只能说是尽力而为了!方少虽然是在沪市上大学,但是只有很少人知道他究竟是在哪一所学校。要与他直接联系,我还没有那个福气!”

????“这个方少就这样傲气?”李怀义忍不住又故态重萌道。

????“傲气倒是也说不上!”冀语哈哈一笑道,“我觉得他只是怕麻烦。不喜欢聚光灯下的生活!不喜欢自己的一举一动到处都有人盯着。也许香港的狗仔队的无孔不入,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令他不喜欢抛头露面。”

????李显仁倒是没有像儿子一样,觉得方明远这个样子有什么不好的。只是觉得如果说这个年轻人真的如传言中那样有才华,那么少年老成一些也没有好奇怪的。喜欢张扬,喜欢高调。喜欢万众瞩目,确实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的生活,但是在成年人的眼中,未免就显得有些浅薄了。

????尤其是在这个贫穷的国家里,一个少年人拥有如此庞大的财富,肯定会有人眼红,有人嫉妒,有人千方百计地想要接近,与其为了那点虚名,还不如低调地生活,这样至少可以少一些明枪暗箭!

????“怀义,少说几句!”李显仁面有不悦地道。冀语说得已经是很清楚了,自己这一次前来沪市考察,从目前来看,如果想要达到最完美的效果,就避不了要和在沪市有着重大影响力的方家打交道。不管这个方少到底是名符其实还是虚有其名,他都是方家的核心人物,是第三代的第一人。所以,逞一时的口舌之利,而引起对方的不满,给接下来的工作增添麻烦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李显仁在这一瞬间,已然决定,要好好地和李怀义谈谈,让他暂且管住自己的这一张嘴!

????“冀主任,那就太谢谢你了,麻烦你多费心了!”李显仁摆了摆手,他的秘书,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孩立即递过来两个小盒子。

????李显仁将盒子推到了冀语和那名女处长的面前,笑道:“这几天给两位添了不少的麻烦,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望两位笑纳!”

????冀语和那名女处长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不等两人推辞,李显仁又笑道:“两位就不要推辞了,否则的话,就是看不上,我就只能是再重新准备合适的礼物了!”

????冀语和女处长互相看了一眼,冀语微微地点了点头,两人将面前的礼盒收了起来,冀语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冀主任,你认不认得上午那个什么南钢集团周总身旁的那些人?”李怀义突然又出口问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