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入局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入局

????童清华和王光远此时已经被带到了海庄镇的派出所中,大概是看在童清华的父亲童栋的面上,这一路上,只要两人不骂人、或者说企图逃跑,这些警察们对他们要求也并不严苛。连手铐都没有给两人上上。

????海庄镇派出所自己并没有正式的拘留场所,如果说只是拘留个一二天,所有还有一处房间勉强为之,但是超过三天以上的,都是送往平川县内的拘留所关押。鲁得利暂且找了个房间将两人关了起来,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好歹得给童栋几分面子的缘故,还是他们过于马虎大意,房间里居然还有一个对外的电话。

????起初两人还有些不敢轻举妄动,担心会引来海庄镇警察的打骂,他们可是局子里的老客了,不过以往都是到局子里看警察收拾那些得罪自己的人,今天轮到自己的时候,这心里自然也是忐忑不安的,生怕曾经看到过的那些手段会落到自己的头上。看别人受罪哭爹喊妈的,那是一种享受,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他们也明白,那不好受。

????但是过了一些时间,他们发现似乎并无人监视他们,童清华大着胆子站起身来,走到门前扯了扯门,发现门被从外面反锁上了,侧耳听了听,走廊里悄无声息。童清华的胆子不由得就大了一些,他冲王光远点了点头道:“外面好像没有人!”

????王光远立即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两步就蹿到了门口。听了听,果然如童清华所说的那样,外面没有什么动静,这才苦着脸道:“童哥,下一步怎么办?咱们真的要去拘留所里呆七天吗?那可不是人能呆的地方!我爸要是知道我被关进拘留所七天,还通报学校,这么丢脸的事非得气死不可。”

????童清华心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拘留所他们可是也进去参观过,那里无论是环境、还是那些犯人、管理人员,都给他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那还是市级的拘留所,要是县级的拘留所,在他们的心里,那是更加的黑暗可怕。“齐叔他们现在肯定是在想办法救咱们,也许用不了多久,咱们就可以重获自由了。”

????“这一次咱们哥俩可是吃了从未有过的大亏,我被那个臭女人暴打了一顿,现在鼻子和小弟弟还在隐隐地发疼,那个该死的鲁得利,居然还把咱们给关起来,太不给你爸爸面子了。等我出去了,不她娘的打残废了他,我他娘的,就不姓王!还有那个臭娘们!我也饶不了她!等咱们玩残了她,再把她卖到西北山区里给山民当女人去!”王光远咬牙切齿地道。从来都是他打人,什么时候也沦落到了被人打了?这口气不出来,他心头不顺。

????童清华点了点头,王光远的性子他还能不清楚,那是半点亏都不吃的主。当初在潼川时,不过是有人不小心踩了他一脚,道歉稍慢了一点,他就将人家打得口鼻流血,躺地上起不来了。事后王光远还说,算那小子识相,打他的时候,没敢还手,否则就叫几个矿工来打断他的腿脚,让他日后爬着走!

????别说在这海庄镇里吃了这么大的苦头,要是不报复就不是他王光远了。这样也恰好替自己出口气。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把咱们从这里救出去,我可不想到拘留所里呆几天去。”童清华眼睛落到了电话上,一个箭步跳了过去,抄起了电话,拨了几个数字,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电话居然通了!

????此时,童清华的母亲范颖刚刚接到齐国远的电话不久。童清华被海庄镇警察拘留七天这一消息,就如同那晴天霹雳般,将范颖炸了个失魂落魄。齐国远在电话中自然是将鲁得利他们那“恶劣”之极的态度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渲染,听得范颖更是心头火冒三丈。作为市委常委、警察局长的夫人,范颖在潼川市里那也是知名的人物,谁不得看在童栋的面子上,让她几分。这么多年下来,自然是养成了一副趾高气扬的官太太脾气。

????范颖这刚放下来电话,正在盘算着要如何想办法将儿子从海庄镇捞出来的时候,童清华的电话就到了。

????“清华啊,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挨打受伤啊?”范颖喜出望外地抱着话筒连声地问道。

????“妈,我们两个现在还好,他们并没有动手打人。只是将我们关在了一间屋子里。妈,我不能去拘留所啊,你快想办法把我们救出去吧。我一天都不想在这里呆了!”童清华一听到母亲的声音,就如同那脱群的小兽历尽千辛万苦又找到了母兽一般,立时眼泪汪汪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

????“嗯,妈现在就在想办法,马上就去救你们!你们在那里不要着急,也不要和他们发生什么冲突,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去收拾那些不长眼的东西!妈一定替你们出这口冤枉气!“听到儿子的哭泣声,范颖就觉得自己的的五脏六腑就如同被刀绞着一般。儿子长这么大了,自己和丈夫什么时候让他受过这样的苦啊?

????由于害怕鲁得利他们察觉,童清华并没有敢和范颖长时间的通话,在得到母亲信誓旦旦地保证后,就挂上了电话。

????“怎么着?阿姨怎么说?”王光远迫不及待地问道。这些官员家的子弟都知道,童栋能当警察局的家,但是范颖能当童栋大半个家。这些人要是犯了事,要是落在一般警察手中,自然是不会有事,要是有那楞头青,或者说事太大,捅到了童栋那里,就得去求范颖,只要范颖点了头,那么十求九成!

????童清华得意地一抹脸上的泪水,这也是他多年来练就的一项本事,在他父母面前,是想哭就哭,而且哭得是情真意切,令人看不出半点虚假之处来。“我亲自出马,那还能有别的结果吗?”

????王光远大喜,一把抢过电话来,一边拨号一边道:“既然阿姨出马,相信咱们很快就能出去。那我也就不等了。哼哼,一定要给这个可恶的鲁得利和那个臭女人好看。我这就打电话找人,让他立即过来,收拾那个女人!”

????“慢!”童清华压住了王光远的手道,“那个女人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能向鲁得利下手。否则的话,平川县警察局肯定会严察此事的。要报复也得等这件事在海庄镇平息下来,鲁得利他放松警惕性的时候。免得夜长梦多。你让他们放过鲁得利,但是别忘记了那个在人群中起哄架秧子的小子!要不是他在人群里推波助澜,咱们又何至于那么狼狈不堪!”他说得正是刘勇。

????而此时,关悦武那里也接到了尧县警察局长来的电话,两县是邻县,平日里破案时,互相支援那是常事,两局的头头脑脑们自然也就格外的熟悉。在电话里,尧县警察局长委婉地对关悦武提到了此事,为童清华二人说情,希望关悦武能够看在他和童栋局长的面子上,这几天的拘留就算了吧。那样太扫童栋局长的面子了,这日后不好相见啊。

????开始关悦武听得是一头的雾水,后来这才慢慢地听懂了。“我说老于啊,这事我现在还根本就不知道,回头我查查,如果说真是如你所说的那样,看在你和童局长的面子上,我就放了他们。”潼川在秦西省里也是个大市,为了这一点小事和潼川的警察局长交恶,对于日后平川县警察进入潼川办案,十分地不利。关悦武即便是嫉恶如仇,也得考虑那样做,对开展工作所带来的诸多不便,也只能是睁一眼闭一眼了。

????关悦武在局里一打听,这才得知,朱大军居然下午就赶回了海庄镇。这一结果令关悦武有些吃惊,同时心里也多了几分嘀咕。尧县警察局长对于整个事件语焉不详,只说童清华他们与当地的学生发生了冲突,被海庄镇派出所给扣了,说是要拘留七天,所以关悦武自然也不知道这其间远不止如此。

????还没有等他返回办公室给海庄镇打电话,朱大军已经风尘仆仆地进了楼,恰好看到了关悦武。连忙将他让进了自己的的办公室。

????关悦武随便问了几句之后,就将话题转到了童清华一事上。

????“关局长,我赶回来也是为了此事!”朱大军一听就明白了,就他从海庄镇派出所临走的时候,正副两个所长,都已经接到了来自海庄镇政府说情的电话了,童栋在潼川市警察部门的影响力果然是惊人。就连赵桂荣都惊动了。好在此事刘勇也是参与者之一,朱大军三下五除二地将情况一说,赵桂荣也是怒火中烧。

????“下午,海庄镇鲁得利副所长的确是拘留了两名来自潼川的青年人,他们中的确有人叫童清华,其也自称是童栋局长的儿子。但是鲁得利副所长仍然决定将他拘留七天。这自然是有原因的。”朱大军将公文包里拿出的文件递给了关悦武,“局长,你看看他们都干得什么事!不拘留了他们咱们又怎么给受害人一方交待?”

????关悦武接过文件,只扫了几眼,这脸色不由得就为之一变。车上携带有枪枝武器,调戏外国友人,报假案栽赃陷害,这哪一条都不是个简单事。

????“局长,当时被他们拦截下来的并不是只有麻生香月小姐,就是当时方家饭馆开业时的那个日本女人,还有方明远的三个女同学,而且其中有两个一个是方明远的娃娃亲,另一个是方明远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家人走得很近的。”朱大军解释道,“而且海庄镇的警察局是接到了副镇长赵桂荣的儿子刘勇的报警电话才赶过去的,几乎是和方明远前后脚到。童清华先是半路拦截女性,后来又假报案,诬蔑麻生香月骗了他们五百元钱,所以他们才半路拦截。当场可是有数十名学生都亲耳听到了。您听听,麻生香月小姐的月收入,我问过明远,按照汇率折算过来,要值人民币至少上万元,他居然说人家骗了他们五百元,这可是令麻生香月小姐极其的恼火,若不是方明远在一旁拦着,恐怕这事情就要上升成外事纠纷了。您说说,只拘了他们七天,是不是已经够便宜他们的了。”

????朱大军用手点指着文件夹上的列出的武器,接着道:“而且当时那个王光远,被麻生香月小姐放开后,立即就冲向吉普车,后来被他们中随行的警察给抱住了,联系到车里藏有武器,我们不得不怀疑他当时的动机。如果说当时没有人拦住他,而是让他得逞了,那么后果将更加不堪设想!咱们平川县上上下下的,到时候也要一起受处分!要是那样的话,您说咱们冤不冤?”

????关悦武点了点头,的确是如朱大军所说的那样,这件事的影响很恶劣,而且关系到了方明远的态度,又很可能会涉及到外事,如果说海庄镇派出所处理地不公的话,很可能会进一步的激化矛盾,激怒方明远。从而破坏了平川县警察局与方明远之间来之不易的和睦。

????而且经过了开业时的那一幕幕,对于方明远的能量,关悦武也是有了充分的认识。能够让省政府主任和省警察厅厅长亲自到贺,这就足以说明,方家在省里也是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的。平川县警察局要是处理不公,甚至于可能会让方明远将此事直接捅到省政府或者省警察厅里去,那可就更麻烦了。

????“那么方明远的意思是……”关悦武轻声地问道。

????朱大军开开门看了看左右无人,这才又回来,从文件包里又取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关悦武道:“明远的意思很明确,这两个已人是劣迹斑斑,就是放过了他们,他们日后也肯定会前来报复,留着这两个祸害,不但是对方家他们不负责,也是对潼川的市民们不负责,索性借此机会,将他们全部都绳之以法!”

????“啊?”关悦武不由得大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