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意外的事故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算了!”苏爱军晃了晃脑袋,他也不费那个劲了,反正应当问的话,他都已经问了,也算是尽到了心力,rì后那个长辈就是有什么不满,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访问下载txt小说总不能为了外人而亏待了本家人吧?

????他这里没什么问题了,方明远倒是想起一事来。“苏叔,最近我听我爸说,平川区最近可是不大太平,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苏爱军怔了一下道:“方老哥和你说了?其实也没什么,吕梁要调到市里去了,不出意外,应当是刘峙接任区党委书记。只是现在市里面,对于他的任命还有些争议。”

????“平川区去年的糟糕局面,他刘峙至少要负七成以上的责任,市里还会提拔他做区党委书记?”方明远这脸sè立时就拉了下来。也难怪他如此,虽然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在平川呆的时间不多,即便是回去,也有很多时候是在离山区的别墅或者说平川古城里,对于平川区的现状不怎么过问,但是对于自己的家乡,他又怎么可能完全撒手不管,置之不理?

????九七年的金融危机,虽然没有直接影响到国内,但是间接影响却是不小,尤其是在针对各地国投公司的整顿过程中,清查出来的问题可是着实不少,国家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来清理整顿这些国投公司。其中就包括了在平川有投资的粤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粤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在九七年年末,因为严重地资不抵债。已经依照zhōng yāng派出的清查小组要求彻底地由银行接手,对它的资产进行清算。而粤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在平川区里所投资的四个项目,自然也就半路下马,留下了一片狼藉。当年,平川区的gdp增长是百分之三点四,堪称近些年来增长幅度最低的一次。

????九八年的时候,刘峙又暗地里指示区工商管理部门。巧立名目对区内的企业收取各种税外费用,强行上马平川广场和平川新汽车站工程,借着大修基础工程项目来拉动平川区的gdp增长。其结果就是。自从李东星执政中期以来一直都能够保证收支平衡的平川区zhèng fǔ财政,在去年,出现了高达五千余万元的赤字!

????如果说这五千余万元的赤字。确确实实地能够给平川区带来经济增长,也算是物有所值,但是据方明远所知,这两项工程,从立项的开始,财政支出上就是一笔糊涂账,而且接手这两个工程的建筑公司,也不是业内有名的公司,倒像是一时拼凑起来的草头班子!结果就是工程建设期间,各种各样的小事故层出不穷。就连方胜这个,对于八卦消息完全不感冒的人,如今都知道了许多关于这两个工程的小道消息。虽然说是小道消息,但是时间却总会证明,小道消息才是“王道”。

????所以。方明远才会对于刘峙的上位抱有这样大的戒心!虽然说,自从吕梁接任书记一职之后,可以说对于平川区zhèng fǔ这一块的工作,就很少插手,任刘峙随意发挥。但是刘峙毕竟不是一把手,在做很多事情时。多多少少地还有一些顾忌。如果说让刘峙当上了一把手,方明远可不相信他会像吕梁一样,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到了那个时候,身为一把手,缺少制约的刘峙,岂不是更要无法无天了!方明远可不想让自己的家乡rì后变成了一个烂摊子!

????苏爱军沉吟了片刻,对于刘峙的所做所为,他自然也是有所耳闻,一方面是通过方家的这些人,另一方面也是有他自己的渠道,刘峙在平川区所做的一切,确实是有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将平川区李东星当年留下的大好形势搞得一团糟,也难怪方明远如此地不满!

????只是刘峙的背后是省里的刘副书记,是dì dū的刘家,市里的领导们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没有一个好的借口,谁也无法将一心要把平川区委书记一职拿到手的刘峙调走。

????“哼!”方明远当然也明白华夏官场中的那些猫腻,他也明白,要将刘峙从平川踢走,即便是苏爱军,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苏叔,反正你只要把话带到就行了,如果说某些人一意孤行的话,rì后平川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大问题的话,他们也别想独善其身!”方明远道。只是这平淡的语气下面,却是谁也无法忽视的jǐng告。

????“唉……”苏爱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方明远的肩膀道,“还是年轻好,有冲劲有闯力,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倒是我,人越大顾忌就越多。”

????方明远还没有说话,身上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方明远掏出来看了一眼,来电的是回到俄罗斯不久的麻生香月。

????“香月姐,你好!”方明远顺手接了起来。苏爱军就在一旁,自然有些话就不能张口而出了。

????“明远!”电话里麻生香月的声音虽然依然是那样的娇媚,但是方明远却从中听出了几分异样的沉重。

????“刚刚我接到了尼哈洛夫斯基的电话,秦西压延设备厂出事了!”麻生香月急声地道。尼哈洛夫斯基,就是俄罗斯暴风雪动力机械公司派到秦西压延设备厂担任负责人的老毛子。秦西压延设备厂,如今从官方的档案上来说,还是俄资企业。只是这一位,如今在厂子里已经是个百分百的盖章签字机器了。

????“啊?出什么事了?”方明远的心不由得一紧,立即追问道。

????“就在今天晚上八点三十一分,秦西压延设备厂炼钢三车间的一台vod炉在进行真空脱气作业时,出现事故!具体的事故原因和财产损失,尼哈洛夫斯基说得那些我也记不住。”麻生香月急声道。

????“有没有人员伤亡?”方明远连声地问道。炼钢,原本就属于危险作业!一旦出现事故,最担心的就是人员的伤亡,至于厂房和设备的损失,那都是相对次要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人命关天,也是因为一旦发生重大人员伤亡,厂子的正常运营就必须停止下来,那个损失才是大头!

????“两名cāo作人员受到重伤,不过没有生命危险!”麻生香月答道。

????“呼……”方明远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还好,只要没有死人就是万幸!事情也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一旁的苏爱军虽然没有听清楚具体的内容,但是从两人的对话中,也可以听出来一星半点,看到方明远脸sèyīn沉地挂了电话,连忙问道:“明远,是哪里出了事故?”

????“苏叔,秦西压延设备厂炼钢三车间发生事故,造成两人重伤,还好没有生命危险!”方明远道,“出了这事,明天一早,我就回奉元一趟。”虽然说不是什么特大事故,没有人员死亡,但是尼哈洛夫斯基竟然通知了麻生香月,这说明麻烦恐怕也不小。而父亲到现在还没有通知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虽然说,工厂里出现事故,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华夏的大地上,可以说每天都在发生着。但是这却是秦西压延设备厂自从被俄罗斯暴风雨动力机械公司收购以来,第一次恶**故!可以说,也是父亲第一次做为秦西压延设备厂负责人来面对这一场意外的事故。方明远这心里,可是委实有些不放心!

????“嗯,回去看看!”苏爱军点了点头道,“可惜我还有两天的会,否则的话,就和你一起回去了!”

????方明远第二天的上午十时二十一分就抵达了奉元国际机场,十二点零几分就赶回了海庄镇的老房子。

????当他进家门的时候,一脸愁容的白萍看到儿子突然出现在了面前,可是大吃了一惊。

????“明远,你怎么回来了?”白萍诧异地站起身来,“出什么事情了吗?”这眼看着就要放寒假了,正是大学里准备考试的时候,儿子突然不打招呼地从沪市回来,令她怎么能不心里有些打鼓。尤其是在丈夫已经被厂里突发的事故搞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儿子要是再有什么事,那可真是祸不单行了!

????“我没什么事,厂里不是出事故了吗,我不放心,回来看看!”方明远连忙搂住了母亲的肩膀道。

????“唉!”白萍这才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拍了拍方明远的手道,“厂里是出了事,但是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爸都没有让人通知你,你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方明远笑笑道:“这厂子里可是到处都有人给我通风报信的,老爸他想要瞒过我,可没那么容易!不过,他们都说得不够详细,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哎,都这时候了,我爸人呢?”

????“当然是在厂子里了,为了处理事故的善后事宜!”白萍叹了一口气道,“厂子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也是你爸当这个副厂长以来,厂里最大的一次事故,他哪还有心思回来吃饭!”

????方明远眼睛一扫屋里,就看出来了,白萍这是压根就没有准备午饭!

????“那怎么行,妈,你打电话,让爸回来吃饭!蓉蓉,你给店里打个电话,让他们送些菜来!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饱了怎么有jīng神办事!”方明远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道。(未完待续。。)

????>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