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不要想得太美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在得知了儿子回家了,方胜很快就赶了回来。方明远一见方胜,这心里就有些酸意,父亲的眼睛里满是血丝,头发也有些乱,胡子更是扎扎的,很显然,昨夜里得知消息之后,他就没有休息好。

????“你怎么回来了?是谁多嘴告诉你的?”方胜愤愤地道,“他就不知道你现在需要的是准备考试吗?”

????“好了,儿子都回来了,你还说那些有什么用?儿子这不也是关心你,怕你压力大吗!”白萍白了他一眼,嗔怪道,“行了,你这回有主心骨了吧?”

????方胜被妻子的一席话说得老脸有些发红,方明远连忙拦过了话头道:“爸那也是久经风雨的人了,还能被这点小事难倒了?爸只不过是关心则乱而已,是不是?”方胜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爸,这一回是怎么回事?事故的原因查清楚了吗?”方明远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郑重地问道。

????方胜叹了一口气道:“查出来了!是vod炉防溅盖制作质量存在问题。没有按照设计要求使用方形管,实际上却是四块钢板焊接,造成焊缝过多!而且焊接的质量很差,在使用过程中发生漏水!而且它的管壁厚度比设计要薄2mm,这又造成内部承压强度低于外部金属软管承压强度,造成保护失效!同时,防溅盖冷却水管进水阀门打开,但回水气动球阀却处于关闭状态,造成防溅盖内冷却水盘管内充满水。但没有流量,在长时间的高温状态下,冷却水汽化成高压水蒸气,使得冷却水盘管爆裂,罐内产生的蒸汽压力超过了罐盖自重及外部压力,从而将罐盖抬起,大量高温高压气体迅速冲出并急剧膨胀。产生的冲击波,击碎了cāo作室的玻璃……”

????“那当时cāo作室的工作人员呢?”方明远插口道,“我听说有两人重伤。是不是?”

????方胜点了点头道:“冲击波,造成了当时在班的五名员工受到轻重不一的伤害,其中两人被气浪撞到了墙壁。造成肋骨骨折,并带有脑震荡,伤势比较严重,已经送到厂医院救护。其余三人,被破碎的玻璃,还有受损的室内天花板砸中,伤势不算严重。”

????方明远长出了一口气,到了这个时候,亲耳听父亲说明了事故的结果,他这颗心才算是彻底地放了下来。只要没有发生人员死亡。那么这一场事故就还在可控的范围内。至于财产上的损失,那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以秦西压延设备厂如今的效益,无论是设备的重修,还是工人的工伤治疗,都没有多大的压力!

????“cāo作室里现在是一片狼藉。不但玻璃窗被击碎,室内天花板散落,cāo作设备还严重受损!加上vod炉也需要重新修理!”方胜道,“估计没有半个月时间,三车间难以恢复正常的生产秩序!”

????这时候在林蓉的带领下,三名方家酒楼的伙计拎着几个食盒走了进来。方明远站起身来道:“好了,爸,钱财都是身外之物,那点损失不算什么,只要没有人员死亡,就是好事!来,先吃饭!”

????“陈忠,你也过来,一起吃!”白萍也招呼着陈忠道。

????五个人坐了下来,方明远从家里的酒柜里拿出了一瓶茅台,给父亲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哎,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白萍这眼睛立时就竖了起来。方胜好喝酒,在秦西压延设备厂当初又朋友多,在方明远小的时候,常常呼朋唤友的一喝就是醉得一塌糊涂,白萍那时候是又得照顾小的,又得照顾他,所以对他喝酒那是深恶痛绝,所以从小就一直给方明远灌输不要喝酒的理念。( )

????“这还用什么时候?”方明远失笑道,“妈,其实十年前我就喝过酒,就是从来不在您的面前,也没喝醉过。爸这今天不是心情不好吗,陈哥开车,不能喝酒,总不能让蓉蓉陪他喝吧?”

????方胜不满地道:”孩子都是大学生了,喝个酒还有什么大惊小怪的?rì后他走上社会,还能不喝酒了?场面上的事情,是你想不喝就能不喝的吗?再说,喝酒怎么了?只要不过量,舒经活络,对身体大有好处!”

????“哼!臭小子!”白萍瞪了儿子两眼,“什么蓉蓉?蓉蓉也是你叫的?得叫蓉姐!没大没小的!”

????“好好好!蓉姐,我叫蓉姐还不成?妈,您真是的,如今的女孩子,那都是巴不得过了二十岁之后,就今年二十明年十八的,永远都活在二十岁以下。就是那四十多岁的,还巴不得小年轻叫声姐呢,叫大姐还都不乐意。您这倒好,没跟上时代cháo流啊!”方明远嬉皮笑脸地道。

????“咳!”方胜差点一口酒喷了出来,这小子都说的什么东西,今年二十明年十八,有他娘的这种美事?林蓉脸颊晕红,暗地里却是在方明远的小腿上踢了一脚!

????经过方明远这一番东拉西扯地胡说八道,饭桌上的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没有了那股沉重感。

????酒过三巡,看大家也吃得差不多了,方明远这才又问道:“爸,vod炉的防溅盖怎么会存在质量问题?”秦西压延设备厂这一块他虽然很少管,但是却并不代表着他一无所知。厂子里的设备,在当初收购了之后,都曾经进行过大修,一些年代比较久远的设备都被淘汰换了新设备。

????“哼!”方胜面sè不豫地道,“我查过了,那个炉的防溅盖在去年年初曾经被重物砸过一次,后来为了安全起见,厂里就决定重新换一个!结果……那个利权公司给换得就是这样的产品!”

????利权公司?方明远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老子,据他所知,秦西压延设备厂目前所有的vod炉应当是出自中原冶金机械制造集团和秦西治金机械制造集团这两大国有企业的,就是出了问题,也应当找生产商吧?

????方胜看出了方明远眼中的疑惑,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利权公司是这几年在奉元注册的一家商贸公司,经营领域繁杂,几乎是哪里他都可以插上一腿。好多国有企业,都是他们的客户。前年,在刘峙的介绍下,利权公司的经理和我见过几面,后来也做过几笔买卖。vod炉的防溅盖不是受损了吗,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知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维护部门拧不过他们,就把换新盖的工作交给了他们!”

????方明远的脸sè也yīn沉了下来,又是刘峙!利权公司,嘿嘿,恐怕就是一个皮包公司!这种皮包公司他可是太清楚了,这些“皮包公司”不过是借助着自己广泛的人脉,从上家公司里揽活,再找其他公司承办,自己从中赚取差价!而在华夏,这种公司的背后,大都有着官员的背景!

????“事故发生后,结论通知他们了吗?”方明远问道。

????“通知了!但是利权公司的经理不承认是他们的责任!”方胜恨恨地道。

????“老方!要我说算了吧!刘峙这马上就要当区委书记了,他的叔叔又是省里的副书记,据说在京城他老刘家也有不小的影响,咱们犯不上为了这些钱和他们翻脸。以后不再用他们公司也就是了!”白萍轻声地劝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的损失就这样了?”方胜愤愤地道。设备的损伤,受伤人员的各种开销、还有停工造成的损失、以及秦西压延设备厂声誉的受损,这些加到一起,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

????“那你还能怎么样?和他们打官司吗?我就怕打来打去,不但费时间,到最后,还是得不偿失!还得罪了刘峙他们!”白萍一脸无奈地道,“报纸上和电视上,可没少说过这种事情!”

????方胜也不禁有些迟疑,他虽然不大关心除了钢铁行业之外的事情,但是也有所耳闻!

????“妈!这事你和爸就不要管了!放宽心,该做什么做什么,马上就过年了,不要坏了自己的心情。这事情交给我了!”方明远大包大揽道。老爸和老妈,虽然如今社会地位已经与前世里大不一样,但是这心态却仍然没有完全地调整过来!

????得罪了刘峙?得罪了刘副书记?得罪了老刘家?嘿嘿,对于如今的方家来说,得罪了又能怎么样?权大于法,那是在两方的社会地位完全不平等的时候,如果说双方间的地位大致平等的时候,就是法律不管用,也自然有其他的规则来约束双方。这个利权公司给方家招惹来了这么多的麻烦,还想要置身事外?不要想得太美了!

????“明远,你可别胡来!”白萍担忧地道,“要不通知你苏叔叔,让他帮帮忙。”

????“妈,您就放心好了,苏叔他已经知道这事了,只不过他现在在沪市开会呢。再说了,苏叔不在,李市长、赵市长不还在吗?这有什么可担心的?我一定给爸讨要个公道!”(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