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登门问罪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吕梁亲自引领着方明远三人上了楼,大厅里的人这才有人反应了过来,连忙打电话通知刘峙的秘书。

????吕梁他们来得很快,刘峙刚刚得知了消息,办公室里前来汇报工作的民政局局长李康安还没来得及走,吕梁他们就已经来到了门前!

????“吕书记,方少,请进请进!”刘峙亲自到门前相迎道。

????“刘区长,我就不进去了。我这还要到市里汇报工作,不好让领导久等!若不是在底下遇到方少,恐怕现在我都已经上了高速了!”吕梁笑笑道,“方少,这一次回来能呆几天吗?”

????方明远略带歉意地道:“吕书记,学校马上就要考试了,所以我得处理完事情,尽快回沪市去。等到chūn节吧,我在古城扫榻相迎!”

????“好!”扭身而走的吕梁大笑道,“那我们一言为定!”有了方明远的这句话,就足够了!也不枉他亲自陪着方明远他们上来。

????一旁的刘峙暗地里咬了咬牙,吕梁自从确认了要去潍南之后,在政务上虽然仍然像以前一样,不插手zhèng fǔ这边的事务,但是在区里的很多事情上,却显得比以往要强势一些。就像今天这样,吕梁亲自将方明远引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也明白,吕梁一旦成为了潍南市常务副市长、代市长之后,就已经不是叔叔能随意搓揉的对象了。也许在rì后的升迁中,叔叔还能够给他下下绊子。但是却已经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给予他太大的压力。说得难听一些,如果说吕梁不想再向上攀登,满足于正厅级干部的话,只要不犯什么根本xìng质的错误,叔叔都拿他没有脾气!

????“罢了!看在你就要让位子的份上,让你癫狂几天!”刘峙在心里恨恨地道。

????他心里对吕梁是恨恨不已。脸上却是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同时招呼方明远道:“方少,这里不是说话的所在。咱们进去说话!”

????方明远进去了,林蓉和陈忠自然而然也就跟了进去,刘峙的秘书也跟了进去。只留下了汇报工作刚汇报了一半的李康安站在了门前,看着方明远那已经被屋门挡住的背影,怅然若失——人比人、气死人啊。自己要见刘峙,得提前预约,来了还要等着,好不容易轮到了自己,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让人给截胡了。

????进了办公室,刘峙下意识就想要往办公桌后走,好在他在落坐前还是反应了过来。看着方明远似笑非笑的脸,又站直了腰,有些尴尬地伸手将方明远引向会客区道:“方少,请这边坐!”

????“哼!”刘峙当时要是敢坐下去,拿自己当前来汇报工作的下属对待。方明远就打算掀了他的办公桌!这场官司打到谁那里,方明远也不怕!如今的方明远,这些身份里,哪一个都不是刘峙他这个级别的官员可以慢待的。

????“方少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刘峙装傻充楞地问道。

????“早上刚刚从沪市赶回来,因为秦西压延设备厂里出了点小事!”方明远接过了秘书恭恭敬敬送来的茶水,微微地抿了一口道。“刘区长可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秦西压延设备厂出事了。”

????“哈哈,我听说了。还好,事故并没有人员死亡。我想这点小事,方厂长就能够处理好了,所以也就没有多问。”刘峙打了个哈哈道,心里却是有些古怪,今天的方明远似乎有些锋芒毕露的感觉,这有些不大符合他以往的风格啊?难道说,有什么地方得罪这位了?

????别看刘峙从心里讨厌方明远,讨厌方家,但是他也明白,自己要想在平川安安生生地呆下去,就不能和方家撕破了脸。真要是撕破了脸,就是他叔叔也护不住他!

????如今秦西省里,可是有着数个大项目都与方家有着密切的关系。尤其是方家的数字技术研发中心要从南方迁回秦西省的消息,更是近来盛传一时!那可是研发出来令外国人都垂涎三尺的新技术的研发机构。就因为当地zhèng fǔ的偏袒犯事的官员,而令方明远一怒之下,决定迁回奉元!当地zhèng fǔ的官员现在后悔了,千方百计地要将数字技术研发中心留下。虽然说不知道最终结果如何,但是当地zhèng fǔ官员们为了挽回这一决定,所做的决定却是人们都看在眼里的!可是后悔要是管用的话,自古以来,大家还要什么后悔药啊?

????更不要说,如今国际市场低迷,平川区去年的经济发展形势也不乐观,要是方家发难,以撤出项目相威胁,别说自己小小的一个区长,就是奉元的副市长,省里恐怕都会考虑考虑。

????“刘区长,我这一次前来,是想向您打听点事!”方明远微笑道,“还希望刘区长能够鼎力相助!”

????“好说,好说!方少开口,刘某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刘峙笑道,“只是不知道,方少想要知道什么?”

????“利权公司,刘区长知道吧?”方明远直截了当地道。

????刘峙心里一跳,方明远怎么突然问起了利权公司了,他怎么能不知道利权公司呢?就是他把利权公司介绍给的秦西压延设备厂!“嗯,知道啊!”刘峙“镇定自若”地答道。

????“秦西压延设备厂炼钢车间昨晚上发生的事故,已经有了初步的结论。利权公司,在去年为秦西压延设备厂炼钢车间的一台VOD炉更换防溅盖时,以次充好,才造成了昨晚事故的发生。给秦西压延设备厂带来了严重的财产损失和职工们的人身伤害!秦西压延设备厂方面已经与利权公司联系过,对方居然对此事推得一干二净!嘿嘿,他还真以为我方家是软柿子,任他揉捏吗?”方明远微笑着道,“我来找刘区长,就是想要打听一下,这个利权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

????刘峙心里咯噔一下,秦西压延设备厂的事故居然与利权公司有关,这可是他不知道的,利权公司的负责人也没有和他透过气!刘峙不由得心里暗骂。利权公司的背后,其实是省内有的在体制内,有的在体制外的诸多衙内们,托家族的福,刘峙自己在公司也有一份股份。

????“还有这种事?”刘峙故作惊诧地道,心里却是飞快地思索着对策,“这也太不像样了!”

????“刘区长,能不能告诉我一下,这利权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方明远又重复道。

????“这个……我对利权公司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刘峙面有难sè地道,zhōng yāng一而再再而三的禁止官员经商,禁止官员直系亲属经商,虽然说,这些禁令早就沦为了形式,但是大家都知道是一回事,明确地说出来又是一回事!刘峙可不想自己点出来几个股东,rì后方明远找上门去算账时,再给自己卖了!

????“唔?”方明远眉头轻挑,笑了两声道,“刘区长,您对利权公司的情况都不了解,居然还向我爸介绍他们的负责人?”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刘峙心里吓了一跳,连忙摇摇手道,“我是说,我对于利权公司的所有人并不了解。只是以前有朋友和这个公司有过不少次接触,它也确实帮了不少人解决了难题。当时恰好他们说想要结识一下方厂长,我就为双方引见了一下!”

????“可是利权公司后来可是打着刘区长你的旗号从秦西压延设备厂接走了不少活,这刘区长你也不知道吗?”方明远沉声道。

????刘峙连连摇头道:”这个我确实不知道!他们好大的胆子!“

????方明远心里冷笑,刘峙要是不知道才见鬼了,以刘峙的xìng格,要是利权公司没给他什么好处,他会那么殷勤地介绍他认识老爸?况且,据秦西压延设备厂维护部门的负责人回忆,当时正是刘峙的秘书出面打了招呼,维护部门也不想让过于得罪人,这才答应将VOD炉更换防溅盖这一项目交给了利权公司!只是当时是电话给的口信,现在就是拿它说事,刘峙的秘书也完全可以一推三不知!反正口说无凭。

????“既然刘区长对这个利权公司一无所知,那我也就不在这里打扰刘区长的工作了!”方明远放下了茶杯道,“这样也好,我也就放心了,免得rì后不好见刘区长。”

????“啊?”刘峙就是一怔,连忙追问道,“方少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原本以为这利权公司和刘区长有什么关系,发生了这种令人很遗憾的事情,想必刘区长也很痛心,刘区长在平川也工作多年了,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怎么也得给刘区长几分面子。既然刘区长和他们没有关系,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方明远站起身来道,“我倒是想要看看敢向秦西压延设备厂推销劣质产品,造成严重损失后又想什么责任都不负的利权公司,最终会落个什么下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吾读 ()、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