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账户被冻结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的语气平平淡淡的,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刘峙却是听得浑身上下直冒凉气!

????“方少!”刘峙急忙站起身来道,“方少,等一下,这事还是……”

????可惜方明远压根就不听他再说什么了,扭身就向外走,林蓉和陈忠自然就跟了上去,还有意地将刘峙挡在了身后。

????刘峙虽然急于拦着方明远,可是陈忠他抢不过,林蓉他不敢抢——这要是碰擦到林蓉的敏感部位,让林蓉再闹将起来,恐怕对于事态只会起到火上加油的效果。在刘峙看来,方明远一直用林蓉当自己的助理,肯定两人之间有些私情,这样漂亮的女人,刘峙以已度人,那肯定是早就吃到肚子里去了!而年轻人,对于自己的女人,那简直是容不得他人有半点的染指意图的,要是因此而引起方明远的误会,那事态就更没有办法收拾了!

????况且,刘峙还知道,林蓉的父亲正是德光电子集团的总经理,在秦西省里,也算是商业界的有名人士,每年出口创汇都排在省企业的前列,多次得到了奉元和秦西省的领导们接见,那也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得罪的人物!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刘峙办公室案头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还是那部必须尽快接的电话。刘峙看了看向外走的方明远,又回头看了看电话,一咬牙道:“小马,快拦住方少!”

????自己则是扑回了办公桌,一把抓起了电话!“喂?我是刘峙!”

????“刘区长。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交通银行、华夏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都冻结了我们公司的账户?现在一分钱都动用不了了!我这里正要和人签合同呢,这不是给人添乱呢吗?我通过关系才打听到,是你们平川区jǐng察局申请的,这是怎么一回事?”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人气愤地声音道。刘峙听得出来,正是利权公司的总经理李基岩,一个据说是留美归来的中年人。

????“什么?”刘峙也不禁吃了一惊,利权公司的账户被冻结了?还是平川区jǐng察局申请的?他怎么没听朱大军提过?

????“什么什么?刘区长。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李基岩愤怒地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不拦着也就算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现在公司所有的资金都被冻结在银行里,你让我怎么和客户签约啊?而且,这公司也有你刘区长的一份子。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李基岩是真的愤怒了!他有一种被自己人耍了的感觉!

????刘峙看着方明远三人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从屋门外传来了一声响,然后没有了动静。

????”喂?刘区长,你听到我说话没有?”电话里传来了李基岩越发愤怒的声音。

????“李总,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这件事我并不知道!我不知道平川区jǐng察局要求银行封了你们的账户!”刘峙强压着心头的火气道,“而且……李总,我还要……”

????“你不知道?平川区jǐng察局查封利权公司在几大行的银行账户,这样大的事情就不向你汇报吗?你不是平川区的区长吗?而且你不是还要接任平川区的区委书记吗?他一个小小的区局局长。敢这样不给你面子?”李基岩的声音立时提高了八度,很显然,他根本就不相信!

????刘峙道:“李总,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说,我告诉你。刘区长,我现在正要和香港来的客人签一笔大合同,我不管你怎么样处理你们区的那个混账局长,你马上要他们和银行磋商,立即把账户给我解冻!”李基岩又一次打断了刘峙的话。

????刘峙此时也是满腹的怒火,一个不过是海归的人。受众人的委托当了这个公司的老总,要不是看在去年利权公司确实是给众人赚到了真金白银,要是自己这些人是真的不适合站到前台去,他堂堂奉元市的区长,又怎么可能这样耐着xìng子来和李基岩说话!这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居然敢用命令式的口气和自己说话了?

????“李基岩!你他娘的不会说话就给我滚蛋!”刘峙冲着电话大吼道,“啪”的一声将电话挂上了!

????这时候,他的秘书方才捂着脑门出现在了门口,一脸羞愧地道:“区长,我实在是拦不住他们,方少和那个男的力气太大了,一把就给我推到了一边去了!”

????“哼!废物点心!你不会叫楼里的……”刘峙一拍脑门,自己都叫李基岩气糊涂了,秘书要是真的叫了楼里的保卫,那才是彻底地昏了头了,只会更加地激怒方明远,而且明天肯定区委区玫府里谣言就要满天飞了!

????“算了,下去吧!暂时不要放人进来!”刘峙坐在了老板椅上,无力地挥了挥手!

????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利权公司在几大行的账户被封了,还真有可能是平川区jǐng察局的申请!而自己没有接到汇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在李东星上调市里之后,如今受方家影响最大的,自然是非jǐng察局莫属了!不说,现在的jǐng察局局长朱大军,那就是方胜的老朋友,没有方家的一路扶持,他也坐不到区jǐng察局局长的位子上!而且省政法委书记兼jǐng察厅厅长杨均义,也是方家的好朋友!而且区jǐng察系统里每年都要从方家那里获得各种各样的好处!

????如果说方家提出要求,而这要求又不是明显触犯法律,朱大军才不在意会不会因此而被自己批评几句呢!

????很显然,方明远在来见自己之前,就已经向省里的几大行提交了冻结利权公司账户的要求。而方家与几大行之间的良好关系,又使得平川区jǐng察局的申请以少有的速度得到了批准,结果就是自己和李基岩他们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利权公司所有的账户就已经全部被冻结!

????“真是雷厉风行啊!”刘峙越想越是心惊,方明远的力量,仿佛比他想像地还要惊人!

????“铃……”桌上的电话又一次地响了起来,刘峙长吸了一口气,这才拿起了电话道,“喂,我是刘峙!”

????“刘区长,是我!”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刘峙怔了一下道:“元总,你好!"他倒是没有想到李基岩居然这么快就把他给拉出来了,这一位可是利权公司的大股东。虽然说家中长辈在秦西省官场中的地位要略低于刘家,但却是秦西省的地头蛇,在秦西省里已经经营了数十年。所以,他才能牵头成立了利权公司。

????“基岩告诉我,平川区jǐng察局向几大行申请冻结了利权公司的账户,造成他与香港商人达成的一项合同无法签约!可是有这事?”无总淡淡地道。

????“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一消息,还没有来得及确定,但是我想李基岩应当没有说谎。”刘峙同样淡淡地答道。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片刻,接着又以明显带着诧异的口吻问道:“刘区长,你也是刚刚知道?平川区jǐng察局冻结利权公司账户没有向你汇报吗?”

????“元总,你知道谁刚刚从我这里离开的吗?嘿嘿,不远千里,亲自上门问罪来的!”刘峙不答反问道。

????“谁啊?”电话那头传来了诧异的声音,”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元总,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这恐怕得去问问你的李大经理!”刘峙没好气地道,“秦西压延设备厂,也是他能够耍小聪明惦记的地方?”

????“方明远从沪市回来了?”电话的那头立即问道,“秦西压延设备厂怎么了?”

????“怎么了?秦西压延设备厂昨天晚上炼钢车间发生了一起事故,重伤两人,轻伤三人,财产损失目前还不清楚到底多少,但是责任人却已经锁定是利权公司!李大经理给人家提供的产品不合格!”刘峙的声音越来越大,心里也是越来越恼火,自己这才是招谁惹谁了,躺着都中枪!

????“我不知道底下jǐng察部门什么时候向几大行申请了冻结利权公司的账户,元总不是也不知道,李大经理竟然敢在方家的头上动土,这一笔糊涂账,我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去算呢!”刘峙冷笑道。

????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半晌,这才道:“刘区长,就算是李基岩犯了错误,你也不必这么大的火气吧?”

????“那么李基岩告没告诉你,他几次三番地打断我的话,他以为他是谁?有资格来命令我?”刘峙冷冷地道,“还是说,元总你也觉得他应当高我一头了?”

????电话的另一头再一次陷入沉默,若不是刘峙从电话里隐隐约约地能够听到,那边元总似乎在问着什么,他就顺手将电话挂了。要知道,区长也是有尊严的!

????并没有过多久,元总在电话里道:“我已经教训过他了,这件事是他的不对,回头我让他当面给你敬酒赔罪!”元总道,“不过,为了公司的利益,如今当务之急是你赶紧让jǐng察局撤回申请!”

????“这不大可能!”刘峙道,“方家促成的账户冻结,没那么容易解决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吾读 ()、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