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章 不友好的谈判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一九九九年年初的奉元,由于降水少,寒冷而干燥。

????元仲恺带着李基岩和司马静,一个年纪在三十出头,身材丰满而不臃肿,尤其是那高高隆起的胸部倍加引人眼目的艳丽女xìng,也就是后来将劣质防溅盖卖给秦西压延设备厂,在电话里又将利权公司责任推个一干二净的利权公司副经理,来到了位于奉元市市中心的方家酒楼。在这里,李东星早就订好了顶层的包间。

????当元仲恺走进包间的时候,包间里坐着李东星和他的秘书,看到元仲恺一行人,李东星的秘书连忙跳起身来。李东星却是一直等到元仲恺走到近前,伸出手来的时候,才站起身来与元仲恺握了一下。

????“李市长,你到的好早啊!”元仲恺满面笑容道,“这一次,多亏了李市长从中斡旋,元某对李市长的援手之德一定铭记在心。咦,方少他们还没有来吗?”

????李东星淡淡地道:“元总客气,我也是受人之托而已。元总坐吧,方少他们还需要一些时间,进城的高速路上出了点状况,拥堵了!”对于利权公司的背景内幕,李东星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也了解了不少。了解地越多,他对于利权公司就越发地厌恶,要不是看在他人的面子上,他连这一趟都懒得来!

????元仲恺看出来了李东星似乎对自己有些冷淡,不过他也并不生气,两人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交情,不过是元仲恺托到了李东星的老上司头上。李东星实在是推脱不开,方才答应出面。而且,做为奉元乃至秦西省的一颗政坛新星,李东星的官场基础可以说是十分地稳固,元家也不想轻易得罪一个前途无量的官员。

????八点十一分的时候,方明远带着林蓉、陈忠迈入了包间!

????“来了,明远!”看到方明远进门。李东星立即站起身来,笑容满脸地问道,“路上没有事吧?”

????“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堵塞了一条车道,慢了,让李叔久等了!”方明远笑道。

????“来了就好。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就是元仲恺,华夏航空航天集团秦西省分公司前总经理元爱华的公子。”李东星道,“元总,他就是方明远,你可以称他方少!”

????“方少!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结识,今天若不是李市长给的这个机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结识方少。”元仲恺热情地握住了方明远的手道,“方少,回头你可一定要给我一个合影的机会!”

????跟在方明远身后的林蓉暗地里激零零地打了一个寒颤。一个已经三十多岁的大叔这样热情地面对一个二十岁的小年轻,就差说“我是你的粉丝”了,此情此景,实在是令人有些直起鸡皮疙瘩。方明远倒是早已经习惯于人们的热情,对于元仲恺的热情。只是淡淡地随口应付着。

????双方坐了下来,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菜肴如同流水一般送了上来。

????李东星只呆了十几分钟,吃了几口菜,饮了一杯酒,就以工作为由离开了。方明远和元仲恺将他送到了电梯,这才回的包厢。

????“元总。大家都是诸事繁杂的,难得有时间坐下来静静的人,那些套关系的废话就不必说了!这一次,秦西压延设备厂的生产事故,事故原因已经出来,利权公司出售给秦西压延设备厂的Vod炉防溅盖有质量问题,才造成了这一次生产事故。给秦西压延设备厂造成了严重的财产损失,造成五名员工受到了轻重不等的伤害,其中两人肋骨骨折,脑震荡,仍然在医院的观察室里。给秦西压延设备厂今年的正常生产秩序造成了不可忽视的影响,还严重影响了秦西压延设备厂在同业中的信誉!而贵公司却将应付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元总约我们出来,是想谈些什么?”林蓉得到了方明远的示意后,侃侃而谈道。

????元仲恺看了看方明远,心里不禁有些恼火,虽然说林蓉丽sè逼人,比起他带来的司马静,明显地又高出了几分,若是在平rì里,元仲恺绝对不会吝啬时间,和美人斗斗口,也是一种美妙的享受不是?不过此时,元仲恺就觉得方明远这是对自己的藐视!明明他自己也在这里,却偏偏要自己的助理、自己的女人来和自己谈,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元仲恺也明白,形势比人强!如今是自己求着人家,不是人家求着自己!自从得知了利权公司被冻结了之后,元仲恺自然也不甘心束手待毙,这一下午都在找人托关系。一方面是想办法托人和方明远拉上线;另一方面,也是在找关系让银行将账户解冻,哪怕是只解一个,也胜于现在账户里虽然有着数以千万计的巨额资金,实际上却一分钱都动用不了的窘境。

????可是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也托了方方面面的不少人,却全部都是无功而返!这些人,要么一听说是方家的手笔,就打了退堂鼓,根本就不愿意涉入这潭混水;要么就是打听过后,一无所获。这几个账户冻结的命令,虽然说只是来自平川区jǐng察局的申请,但是却无一例外地都惊动了各大行在秦西省的最高负责人,这一把手亲自过问的事情,难怪几大行的行动会如此的快速,根本就没有给行内人给自己通风报信的时间!

????而且这些银行的业内人士,无一不是告诉元仲恺,要想尽快将账户解冻,只有得到方家的点头才可以!否则的话,以几大行与方家名下的那些产业一向良好的关系,几大行是不可能为了元家而冒得罪方家且触犯法律的危险的。

????只是,即便是知道,元仲恺仍然有一种受到轻视的感觉。他扫了一眼李基岩,李基岩会意地道:“林助理,对于秦西压延设备厂发生生产事故一事,我方也是深表遗憾。但是事故的责任到底是应当由谁负责,恐怕也不能由贵方一言以决之吧?至少是应当由第三方中立机构来出鉴定证明才对。贵方却擅自要求平川jǐng方向几大银行申请冻结我公司的账户,对我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李经理,你恐怕还不知道,就在今天下午四时,省安全生产部门派出专家组已经完成了对秦西压延设备厂生产事故的鉴定,已经正式出具报告,同意秦西压延设备厂之前自已完成的事故鉴定结果!所以,这一次生产事故的发生,就是因为Vod炉的防溅盖质量不过关造成的!如果说贵公司不同意这一鉴定结果,那么请贵公司自己提出,还需要由哪一家第三方机构出具鉴定报告?”林蓉打断了他的话道。

????李基岩张大了嘴,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他也没有想到,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动作居然这么快,昨晚才发生的事故,今天居然就已经请省安全生产部门派出了专家组!

????其他的厂子一旦发生生产事故,都是拼命地捂着盖着,生怕泄露出去引来zhèng fǔ部门的关注,要求停产整顿生产安全,秦西压延设备厂居然反其道而行之,看来他们居然是一点都不怕!

????方家其实还真的不怕zhèng fǔ部门知晓,首先,这一次生产事故对于受伤的员工们来说,确实是一件大事,但是对于一家现代化的工厂来说,因为事故中没有死人,却还真不能算是太大的事情!这也算是国内的特sè吧,只要不死人,事故造成的危害不是影响特别大,zhèng fǔ部门一般是不会要求停产整顿的。

????其次,也是因为秦西压延设备厂方面已经迅速地锁定事故的责任方,事故过程中,员工cāo作上并没有什么根本xìng的失误,加上本身又是外资控股公司和方家、特种钢协会的影响力,省里负责生产安全的部门在接到申请后,几乎堪称神速地派出了专家组。

????既然省安全生产部门的专家组已经出具了鉴定结果,那么利权公司方面要是想推翻这一结果,就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让省安全生产部门自己打自己脸,将已经出具的鉴定结果收回去;另一条路,就只能找级别比省安全生产部门更高级别的部门来出具更为权威的鉴定结果!那就得找国家一级的安全生产部门!

????不管选择哪一条,至少利权公司和省安全生产部门rì后肯定是要结仇了!

????“这个……贵方不觉得这样做,有些太急了吗,昨天才发生的事故,就算是要请省安全生产部门专家组鉴定,似乎也应当通知我方公司出席事故鉴定会一下吧?”李基岩干巴巴地道。

????“秦西压延设备厂没有联系贵公司吗?贵公司不是将所有的责任全部都推得一干二净吗?”林蓉诧异地道,"贵公司既然认为在这一次事故中没有责任,我们为什么还要等贵公司派人前来呢?李经理,你的这个要求未免强人所难了吧?”林蓉就差没有将你脑子进水了吧,这样的话直说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