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一章 你这是讹诈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对不起,方少,林助理!”司马静连忙站起身来,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红着眼圈娇声道,“秦西压延设备厂通知我公司的时候,是我接的电话.。他已经得到,这个女人在接到秦西压延设备厂通知的时候,态度很不好。将所有的责任都推了个一干二净,如今到自己的面前装可怜来了?

????“元总,事情就是这样。贵公司以次充好的劣质产品,给秦西压延设备厂带来了严重的损失,在这些损失未得到消偿之前,我们向平川jǐng察局申请了对贵公司的资金冻结,以保证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合法利益得到保障!”林蓉更是无视了司马静,直接对元仲恺道。

????元仲恺的笑容冻结在了自已脸上,半晌才带着怒容道:“可是,林助理,贵方未通知我方的单独行动,同样也给我公司的正常经济活动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因为账户的被冻结,我们已经达成协议的合同无法签署!给我方的声誉带来了无可挽回的损失!”

????“元总,请你先搞清楚一点,这两件事,何为因。何为果!既然贵公司做了因,那么就必须要承担果!如果说元总只是想来指责我方的行为的话,那么今天的谈话到此就可以结束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没有时间在这里虚耗!”方明远淡淡地道。

????元仲恺的脸sè微变,方明远这是在给自己下通牒啊!一向都是他给别人下通牒,今天论到了自己。这种感觉才份外地苦涩。

????”好吧,那么方少说说吧,怎么样才能够将利权公司的资金账户先解冻?我们与香港公司之间的协议,必须要在近期内签字,否则将给利权公司带来巨额的损失!”元仲恺挥动着手臂道。

????“元总,利权公司的巨额损失,现在还是可能。而秦西压延设备厂所遭受的财产和人员损失,如今已经是现实!更何况,贵公司还有并不那么光彩的过去记录,让我们怎么能不小心谨慎一些!”林蓉针尖对麦芒地道。经过了下午的进一步调查,林蓉发现利权公司在以往有过数次赖账的记录。

????“蓉蓉!”方明远轻轻地拍了拍林蓉的手臂,林蓉这才静了下来。

????“元总想要利权公司的资金账户解冻,其实并不难!”方明远道,“全额赔偿秦西压延设备厂因为你们所遭受的一切财产和员工人身伤害的损失!赔偿秦西压延设备厂修理vod炉的费用!赔偿秦西压延设备厂炼钢三车间,在修理高炉期间的停工损失!赔偿秦西压延设备厂因此而造成的违约损失!赔偿秦西压延设备厂因此而受损的声誉!赔偿……”

????“怎么还有!”元仲恺的脸sè随着方明远一项项的赔偿已经变得是越来越黑,忍不住打断了方明远的话道。

????方明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不多了!再赔偿五百万元,做为贵公司意图推诿责任的惩罚费用和秦西压延设备厂推动平川jǐng察局申请利权公司账户冻结的公关费用!”

????“这不可能!”元仲恺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道。五百万元,这可不是五万元!

????“不可能?我们还没有索要因为你们的缘故,不得不从沪市乘专机返回奉元所造成的损失和费用呢!”林蓉柳眉一扬,毫不客气地道。临近考试前,发生这种事情,方明远若是因此而有挂科,搞得方伯伯过年心里都不痛快的话,区区的五百万元,又算什么!

????“经我们初步估算,总费用大概在两千六百万左右,只要贵公司将这一笔赔偿及时支付到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账户上,贵公司的账户很快就可以解冻!”方明远对于元仲恺的回答充耳不闻地道。

????“当啷!”李基岩手中的筷子掉到了碗碟上,溅起了星星的油点。

????“吱……啪!哎哟!”司马静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捂着臀部发出了低低的痛呼!

????元仲恺虽然比两人还镇定一些,但是也明显地张大了眼睛,显然也被这一数字吓个不轻!

????虽然说他们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一次利权公司要是想分毛不拔的话,肯定是过不了这一关的。方明远既然出手了,就不可能会无功而返。但是他们也没有想到,居然是两千六百万元!

????两千六百万元,对于利权公司来说,也差不多是一年纯收入的百分之四十了!虽然说,他们做的是空手套白狼的买卖,虽然说,他们的背后是诸多的衙内,虽然说秦西省的经济水平虽然说这些年一直都还算是发展的不错,固然比不上东南沿海的那些地区,但是在内陆地区里却也还算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他们这些人也不是可以肆无忌惮地掠夺,同样也是需要打通关系,给方方面面上供。一年除去各种各样的开销之外,能够拿到六千万到七千万元,就可以说是顶了天了!而方明远居然一张口,就是两千六百万元!

????“方少!”元仲恺愤愤然地道,“你这是在讹诈!秦西压延设备厂怎么可能损失这么大!”

????“元总,我看你是忘记了!秦西压延设备厂现在的定位,它是特种钢协会的技术验证厂!它的主要任务,是对平川治金技术研究所所提出来的新技术、新配方进行试生产,以确定新技术和新配方是否试合工业化大规模生产。而那一炉钢水,正是研究所一项新配方的试验品,因为贵公司的缘故,造成宝贵的钢水浪费不说,还大大地延迟了对这一新配方的验证过程!研究所不得不重新收集原料,重新搭配成份,从头开始,这里面的损失,岂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林蓉粉面含霜道,“不要以为,是高炉里面炼的就是最普通的粗钢!”

????元仲恺被林蓉的这一番话说得是目瞪口呆,至少在逻辑上,林蓉的这一番话,让他说不出个“不”字来。秦西压延设备厂是特种钢协会的技术验证厂,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有心人都可以知道。也正如林蓉所说的那样,一炉新配方的钢水价值,又岂是普通粗钢所能够相比的!

????某些应用于特殊领域的特种合金产品,那可是身份堪比同等重量的贵重金属!好吧,就算秦西压延设备厂不可能涉足那么高端的冶金领域,可就是不锈钢的价值也远在粗钢之上!而且,打乱了研究所的研发进程,迫使研发计划不得不推倒重头再来,这里面的损失究竟有多少,一时间,元仲恺又怎么算得清楚!

????而且更令元仲恺感到心惊的是,他可是听说过,与秦西压延设备厂在一起的平川冶金技术研究所做为特种钢协会的重要技术研发基地,里面云集了诸多来自全国各大钢铁集团公司的研究人员,要是这样的话……恐怕他所面对的索赔对手就不仅仅是秦西压延设备厂了!

????也许……

????“当然了,元总你们也完全可以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但是我却要负责地提醒你们一句,如果说我们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的话,rì后,贵公司也许会面对来自全国各地数家钢铁集团老总的关注,比如说dì dū钢铁集团,八一钢铁集团、南钢集团、晋钢集团、对了,我差点忘记了,还有沪市的海堡钢铁集团!等等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