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六章 范颖的对策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六章范颖的对策

????“全部绳之以法?”关悦武也不由得有些颤声,童栋那可是潼川市委委员,警察局局长,比他这个县警察局局长高了不止一级,将童清华他们绳之以法又岂是那么容易?“老朱,你也是老警察了,你可是要想清楚,童清华他们可是未成年人,而且就凭他们这三项未能得逞的罪状,最多也不过是让他们到少管所去,或者说判一缓二、判二缓三罢了。伤不了他们的筋骨的,反而会树下一个强大的敌人的。童栋那可是有希望进入奉元警察局甚至于进入省厅的。”

????“如果说仅仅是那三项罪名,的确是如局长您所说的,只伤皮毛,不及根本。但是您看看,这是方明远的一位从潼川转学而来的同学所说的,童清华他们两人在潼川就已经是两个祸害,而且报复心理极重,如果说我们就这样将他们放回去,先不说方家会不会满意,一旦他们丧心病狂地进行报复,伤到了方明远,伤到了麻生香月,伤到了刘勇,恐怕到时候,连咱们都会被方家一并恨上的。到了那个时候,咱们可就是两头不讨好了!”朱大军冷笑道,“就凭童清华这些年来的所做所为,童栋教子不严已是板上钉钉,我倒是要看看,就是政府不追究他的责任,届时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留在警察局长的位子上!”

????关悦武这才低头翻看朱大军递给他的文件,越看越是心惊,如果说这上面所说的,能有一半属实,那么即便是童清华和王光远是未成年人,那么也将面临法律的严惩,而童栋更是要承担起重要的责任——正是因为他的缘故,童清华的犯罪行为不但没有及时地得到严惩,反而受到了庇护,令其越发的猖狂。而且童栋做为童清华的父亲,法定的监护人,可谓是责无旁贷。

????“这些事可都是真的?”关悦武低声地问道。

????“相信至少十之五六都不是空穴来风。我准备派人前去潼川市打听打听市民们对童清华二人的口碑,如果说这上面的事情哪怕只有一部分确有其事,那么我们都可以将其正式刑事拘留,同时上报省警察厅,要求彻查其在潼川期间的累累罪责!”朱大军低声地回答道。

????“嗯!”关悦武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个法子。有方家和杨均义之间的交情,只要证据确凿,办了童清华还不是杨均义的一句话。童栋就是在潼川一手遮天,面对省里的调查,也只有乖乖的束手。

????“我这一次回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局长你商量商量。”朱大军郑重其事地道,“我希望局长能够调几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暗地里前往海庄镇几天,保护麻生小姐她们的安全,我怕王光远他们可能会狗急跳墙,对她实行报复。这可是马虎不得的大事!我们不得不防!”

????关悦武连连点头道:“嗯,还是你想得周到。不错,这一点一定要防!”对于那些私人小煤矿的某些矿工的桀骜不驯和为了钱不惜杀人放火的事情,他也早就有所耳闻。

????“什么?关悦武说要查查?查什么查?放与不放还不是他的一句话!他这就是在敷衍了事!”范颖尖声地叫道,“你没告诉他吗,童清华那可是我家老童的独苗,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关悦武负得起那个责任吗?平川县不是和你们县相邻吗?你就不能想办法让海庄镇的警察放了清华?拘留所那是清华他们能够呆的地方吗?”

????“当然说了,可是关悦武说,虽然他对童局很佩服,但是工作就是工作,警察工作也有着其一套工作流程。他就是要放人,也得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才能决定。否则,就是对工作的不负责任,对政府和人民的不负责任!”电话里尧县警察局长苦口婆心地解释道,“平川县不属于咱们潼川管辖,我这个尧县警察局长也管不到海庄镇去啊。”

????“胡说八道!让他放个人,就是对政府和人民的不负责任,那要是徇个情,他岂不就是历史的罪人了吗?”范颖没好气地道。这一下午,她托得几批人纷纷传回来了消息,平川县的警察局竟然是油盐不进,无论是谁前去说情,都给驳了回来。

????“范姐,我听说清华这次捅娄子了,他和王光远拦住的那个女人不是华夏人,是个日本人!关悦武他们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扣着清华他们不放!”尧县警察局长那也不是白给的,通过关系从海庄镇探听出来一些消息。

????“日本女人?海庄镇那种穷乡僻壤的小地方,怎么会出来日本女人?”范颖也吃了一惊,她虽然只是潼川市话剧屠的副团长,但毕竟是市委常委、警察局长的夫人,对于这种涉及到外国人的事情还能分得出轻重来。

????“好像是海庄镇出现了个漫画家,这个女人就是日本一家知名漫画杂志社派来,好像是为了说服那人向他们杂志社投稿的。在海庄镇都已经呆了半个月了。”

????“日本女人怎么了?当年他们日本人在华夏烧杀抢掠,不知道侮辱了多少妇女!要我说,清华这么做是为国争光!”范颖这是煮熟的鸭子——嘴硬!

????“我说范姐啊,这话咱们私下里说说也就罢了。是拿不到台面上的。如今国家正在对外开放,招商引资,对待外国人的态度您又不是不知道,一旦出了事,关悦武他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而且最麻烦的是,一旦此事捅到了日本大使馆,引起日本人的抗议,惊动了中央政府,那可就更麻烦了!”电话里的尧县警察局长简直有些哭笑不得地道,“依我看,此事要不就得让童局去找潍南市区的领导,让他们从上向下压,但是事涉外国人,恐怕成功的希望也不大;要不,就得想办法说服那个日本女人,只要她不上告了,那不就万事大吉了?”

????范颖立时眼睛就亮了,这倒是个好主意,这当事人都不告了,再加上自家老童的影响力,关悦武他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再扣着童清华不放了。

????“范姐,清华他们车上携带有枪枝武器,调戏外国友人,报假案栽赃陷害这三件事,老关他们只拘留他们七天,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依我看,让清华他们吃点苦头也好,我在平川县拘留所也认识几个,托他们照顾一下清华他们,吃不了大亏的。这样,日后清华做事也可以稳重一些……”

????“那怎么行,清华日后是要上大学的,要去京城的,档案上留下污点,那怎么可以!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余下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嘟嘟嘟……”尧县警察局长看着手中已经被挂了的电话,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其实他本来还想要再提醒范颖一句,千万别想着什么报复对方,更别让童清华他们做什么傻事,但是范颖显然已经不会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