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二章 能不能分期赔付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海堡钢铁集团、八一钢铁集团、南钢集团、晋钢集团、dì dū钢铁集团……这一个个名字就如同一柄柄大锤一般狠狠地敲在了元仲恺、李基岩和仍然坐在地板上的司马静的心头,砸得他们是头晕眼乱,两耳嗡嗡做响!

????这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一家国有大型钢铁企业,代表着数以亿计甚至于是十亿、百亿计的固定资产,数以万计的员工,每年可观的税收,丰厚的利润,以及可怕的影响力!

????虽然说,这些钢铁集团都不在秦西省里,最近的一个也在邻省,但是如果说你觉得他们的影响力幅shè不到秦西省里来,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每一个国有大型企业,其背后都有着错综复杂的官场关系。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饶命啊!”司马静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向了方明远,口中叫道。也难怪她如此地惊慌失措,利权公司真的要赔上两千六百万元的话,这一笔巨款差不多是公司一年纯收入的百分之四十!如此巨大的亏空,就算元仲恺当时咬着牙认了下来,回头到了公司里。也依然是要找个替死鬼的!虽然说,利权公司近些年来的每一笔交易都是秉承着他的思念和作风,但是真出了事的时候,必须要向其他股东做个交待的元仲恺,也是绝对不会手软的!在利权公司里,对此可是有着不少说起来有鼻有眼的“传说”。

????卖给秦西压延设备厂劣质防溅盖的人是她,秦西压延设备厂通知利权公司发生生产事故时,将原本属于利权公司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的人也是她!方明远提出了二千六百万这样惊人的巨额索赔,其中肯定是有水分的。但是这水分有多少是因为她而起的?元仲恺为了自己在利权公司里的地位也罢,泄愤也罢,她都将是首当其冲的那一个!届时。就算是那个与她有过露水姻缘的衙内也不可能为了护住她而犯了众怒!而二千六百万元,就是将她扒骨抽筋,也不可能卖出这么多的钱来!所以,未来她的悲惨生活已经可以说是注定了!

????司马静觉得自己还年轻,还应当去享受这大好的年华,她不想死,更不想成为那些“传说”中的悲惨角sè。所以她打算去搂着方明远的腿,用自己那硕大的胸部去摩擦他的小腿!虽然说现在是冬天,人们的衣裳都比较厚。但是司马静相信,自己这百试不爽的救命法宝不可能没有效果!

????只可惜她的如意算盘根本还没有实施就已经破灭,一直站在了方明远身后的陈忠只是上前了两步,就拦住了她前进的方向。虽然她几经变化方向,但是结果却都是一样!

????“司马静!你给我站起来!”看着她那拙劣的表现。元仲恺只觉得自己的那点脸面,已经被司马静丢得干干净净!

????听元仲恺这一喝,司马静这心里更是恐惧到了极点,居然一把搂住了面前陈忠的腿,不管不顾地将身子紧紧地贴了上去。用力地摩擦着她这意外的行动,令陈忠也不禁怔了片刻。

????“饶恕我吧?我知道错了!我愿意当你的女仆,服侍你一生一世!”为了活命,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虽然说没能够抓住方明远,她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现在只能赌陈忠在方明远心目中的地位!

????陈忠能够觉察到,这个搂着他右腿的女人,正在用那硕大的胸和脸在摩擦他的小腿,同时,双手还在做一些隐蔽的小动作,动作不大,但是却很能挑拨男xìng的火气。陈忠皱了皱眉,双手一搭司马静的双肩,司马静就觉得双手立时为之一软,再也使不上力量,自然而然也就松开了手。

????陈忠双手微一用力,就把她从地上扯了起来,如同老鹰提小鸡一般将她放回到了原本她的座位上!

????司马静还要想再说什么,可是看着陈忠那明显带着几分厌恶神sè的脸,张了张口,最终却也没有说出口。当然了,这其中也有李基岩搭在她肩膀上一只手的功劳!

????林蓉看着司马静那已经变得惨白而无血sè的脸颊,心里有些不忍。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司马静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是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居然惊吓到了那个地步,同为女人的她心里有些软。

????方明远却根本没有看司马静一眼!倒不是他心硬,而是方明远认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给炼钢厂出售不合格产品时,就应当想到,这样可能会导致的后果。既然在明知道可能出现的后果的情况下,仍然这样做了,那么就应当有承担因此而产生的任何后果的觉悟了!

????这是事情发生在了秦西压延设备厂,要是在其他厂子呢?如果说事故中死人了,而厂方又没有这样强硬的底气与利权公司讨要公道呢?她和利权公司还会为那些事故负责吗?如果说皮娟的父亲是在其他厂子,那些连工资都发不出来的厂子里,皮娟的下场又会是什么样子?

????前世里,多少失足妇女其实都是因为别无选择而不得不踏上那条充满血泪的道路!如果说能够有其他的选择的话……

????方明远也明白,以如今华夏的法律,像利权公司这样的行为,即便是造成了人员伤亡,也无法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平rì里拿好处时毫不手软,一旦出事想凭着几声哀求就想过关,这世间,哪有这样的美事!

????元仲恺恨恨地瞪了司马静两眼,压了压心头的惊惶道:“方少!”话说出口,才察觉到竟然是那样的嘶哑!

????“咳,方少,这一笔钱实在是太多了!利权公司一年的营业额也是有限,实在是承担不起!”元仲恺此时算是充分地理解了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承担不起?”方明远诧异地抬起头来道“贵公司去年的几笔大买卖里,所获取的纯利润就不在五千万元以下,贵公司的几个账户里更是有着高达上亿元的存款,区区的二千多万元,怎么可能承担不起?”以方家如今在秦西省里的影响力,真要是认真调查一些东西,尤其是商业方面的,效率还是很可怕的。

????元仲恺苦着脸道:“方少,存款虽然不少,但是……”那些钱都是要在chūn节前给公司的股东们分红的,诸多衙内们可以说早就对这些钱磨刀霍霍了,这个时候,要是少了两千六百万,那些衙内们可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少的!可是这话他怎么跟方明远说?

????“我不管你的那些钱是做什么用的!”方明远一摆手道“秦西压延设备厂这一次生产事故,完全是因为你们公司提供了劣质产品所至。要么你们赔偿秦西压延设备厂的损失,要么咱们法庭上见!”

????元仲恺被方明远的话堵得只觉得胸口发闷,可是偏偏又无可奈何!仅仅一个方家,就是一个大麻烦,要是真的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将特种钢协会的其他企业也扯进来,法庭上也绝对不可能有利权公司的一丝生机!

????“方少,那能不能分期分批地赔付?一次xìng支出,压力实在是太大!”元仲恺道。

????“分期分批?”林蓉突然插口道“我们担心账户一旦解冻,贵公司就会立即转移资金!元总,你们可不是没有前例的!”

????元仲恺一口气憋在胸口,险些没倒过来。他不禁在心里大骂,的确,账户解冻后确实是有这种可能,但是那也得看对方是谁。除非立即移民外国,自己这些人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吗?

????只是如今他也只能陪笑道:“林助理,我们利权公司就是胆大包天,也不敢赖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账啊!“方明远沉吟了片刻道:“元总,我问你一句话,你老实告诉我!”

????“请讲!”元仲恺jīng神一振,连忙道。

????“在今天,我见过了刘峙,他说他在利权公司里没有股份,这是不是真的?”方明远直视着元仲恺的双眼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