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四章 一个想法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刘峙来说,有没有凭证,其实都不重要!只要刘家一切平安,刘起航仍然在位,他刘峙没有犯什么根本xìng的错误,就是没有凭证,元仲恺也绝对不会吞并应当属于他的那一份。而如果说刘家有什么问题,或者刘起航在秦西省里栽了大跟头了,他刘峙就是手中有再多的凭据,元仲恺他们也有办法让刘峙从利权公司一分钱都拿不到!

????元仲恺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虽然方明远没有说什么,但是从方明远的目光里他还是看出来了,方明远是真的明白了!

????这也是为什么利权公司虽然有着上亿元的存款,但是到了chūn节前,他却连支出二千六百万元都很难的缘故。固然是因为,他要与香港商人做一笔大买卖,需要大量的资金。另一个也是因为这种公司股东的特xìng,这些股东们是不会让自己的分红迟到手片刻的!

????元仲恺忐忑不安地看着方明远,如果说方明远答应分期赔付的话,首期赔偿,他就用自己去年的分红支付,而后面的,只要过了chūn节,就可以从公司的账户上支付。虽然说,说服这些股东们,将不是一件容易事,但是他相信,只要稍有些脑子的人就会明白,利权公司也是别无选择!在灭亡和赔偿之间,选择哪一个,这还用问吗?

????“那就是说刘峙说谎了!”方明远冷笑道,“明明在利权公司有股份,却欺瞒于我!难怪他那么热衷于给利权公司牵线搭桥呢!”元仲恺咧了咧嘴角。这不是废话吗,无利不起早,没好处谁愿意无偿的劳动!

????“看来,刘区长已经不适合再呆在平川区了!”方明远似有意似无意地嘟囔了一句,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很清楚。至少元仲恺听得十分清楚,他不由得吃惊地看着方明远。

????“分期赔付没有关系。但是必须签署正式的赔偿协议,将赔偿的金额和时间明确!嗯,去奉元的公证中心进行公证!而且。利权公司必须在奉元的媒体上,公开向秦西压延设备厂赔礼道歉!”并没有理会他诧异的目光,自顾自说话的方明远每说一项。元仲恺的脸sè都更加苍白一点。方明远这一手狠啊,可以说是彻底地断绝了利权公司赖账的可能xìng,否则的话,有赔偿协议、公证书和利权公司公开的道歉,谁是谁非就足以说明白一切了。届时,方家如何打压他们,谁也说不出半个不是来。

????方明远拍了拍巴掌道:“好了,元总,时间也不早了,我方的意见也很明确了。元总可以回去好好地考虑一下。嗯,考虑到我还要参加大学的考试,在奉元呆不了多久,如果说元总不介意到沪市去签署协议、公证和公开赔礼道歉的话,考虑的时间长一些也没有关系!”

????元仲恺这心里就越发地苦涩。自己在秦西省里丢人也就是了,又不是受虐狂,还到沪市把脸丢到全国去?

????元仲恺忧心忡忡地苦着脸走了,方明远一行人也踏上了回程。

????“明远,那一炉钢水真的是研究所在试验新配方?”林蓉直到此时才将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她可不记得,在秦西压延设备厂自己的事故检查报告上有提过。方胜自己也没有提过。

????“说它是,它就是,不是也是!”方明远笑道,“只要我们将赔偿款的一半交给研究所,做为今年研究所的额外研发费用,你觉得他们会介意我拉虎皮做大旗吗?”只要不出声反对,研究所今年就可以多出一千三百万的研究经费,虽然说落到每家集团公司头上的份额不多,但是方明远相信,没有人会为了利权公司而和自己过不去的。

????“对于这种公司,就应当狠狠地收拾它,最好是罚得它倾家荡产,一次就让他们永远地长记xìng!那种不痛不痒的赔偿,有什么用?那不是变相地鼓励吗!”开车的陈忠突然插口道。

????“陈哥的话深得吾心!”方明远一翘大拇指道,“我就是这样想的,想必经过这件事,还敢向秦西压延设备厂兜售劣质产品的公司会少而又少吧?”

????“那厂里到底损失了多少?”林蓉轻声地问道,“拿这么多赔偿会不会引来其他的麻烦?”林蓉有些顾虑,虽然说方明远轻而易举地就将利权公司压服,但是利权公司背后毕竟是众多的衙内,在方家强势的时候,这些跳梁小丑们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是rì后却难免会成为秦西压延设备厂和方家受人诟病的把柄!况且,在林蓉看来,这一千三百万元,与方家的信誉和形象相比起来,简直就不值得一提。

????“我怎么知道,具体的损失情况厂里还没有计算出来呢。”方明远双手一摊道,“我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

????林蓉和陈忠都哑然失笑,心里为可怜的元仲恺元总默哀,招惹到了方明远真是他今年的大不幸。

????方明远摸着下巴上的胡子茬,林蓉说得也有道理,这一笔巨额赔偿金如果说真的全部都收入秦西压延设备厂账上,rì后也许就是一个他人生事的把柄。为了这区区的一千三百万元,损害了方家和秦西压延设备厂在民众心目中的正面形像,有些得不偿失!

????“蓉蓉,帮我联络一下赵绪安赵副市长!”方明远道。

????作为主管工商业发展的副市长,赵绪安现在很忙!一方面,是要准备诸多的材料,汇总分析后,好写九八年的工作报告。另一方面,也是临近年关了,奉元市的那些市属国有企业,很多都要揭不开锅了,纷纷找他这个主管领导打秋风来了!搞得他是烦不胜烦!

????九七年和九八年的奉元经济发展,还是受到金融危机的一定影响,不仅仅是出口受阻,奉元的招商引资工作也受到了明显的影响。尤其是原本占落地外资百分之七八十的港资和rì资,都有明显的下滑。其实不仅仅是奉元市,整个秦西省去年的经济发展状况都十分堪忧。若不是方家与俄罗斯成功达成了石油输油管道的谈判,引来了不少国内的民营资本有意在秦西省境内落地建设炼油厂和化工厂,秦西省去年的招商引资工作,恐怕就要创下了近些年来的新低了!

????秦西压延设备厂发生生产事故一事,他倒是知道一些,只是对于这几年来已经看过无数次的生产事故相比起来,秦西压延设备厂这一次的事故就是毛毛雨啊!所以听过了,也就放到了一旁。所以当他接到方明远的电话时,得知方明远已经回到奉元,还是颇为吃惊的。

????不过当他听方明远简明扼要地讲述完秦西压延设备厂生产事故的来龙去脉后,赵绪安也沉默了半晌才道:“方少,你可是替很多人出了胸中的一口恶气!”利权公司的恶名,身为主管奉元市工商业的他自然也听说过,奉无市的这些国有企业,只要效益还说得过去的,又有哪一家没被利权公司打过秋风。而利权公司所提供的产品、服务,则一向是质次价高的代名词。

????所以,对于利权公司,赵绪安也是心有怨念。可是对于这种公司,他就是看不顺眼,又能如何?如今这种公司,在秦西省的大地上,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只不过在于规模的大小而已,而且它背后的力量,就是他这个副市长,也不敢轻试其锋!

????方明远这一次狠狠地给了利权公司一巴掌,不管rì后能不能令利权公司有所收敛,至少是令人胸中痛快了不少。

????当然了,痛快之余,赵绪安也是心中惊愕不已,方明远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居然一口就要从利权公司的身上咬下两千六百万元来,他就不担心那些衙内们rì后的反扑吗?

????“方少,这样巨额的赔偿,可是要做到有凭有据,经得起有心人的审查啊!”赵绪安也是主管工业生产多年的人,对于秦西压延设备厂的损失程度,可比元仲恺更加心中有数。

????如果说仅仅算财产和人员上的损失,秦西压延设备厂的损失破天了,也就是百万元一级的。至于违约赔偿什么的,赵绪安可不认为秦西压延设备厂没有足够的生产能力在履约前重新炼制,毕竟做为一家主要任务在于新技术和新配方验证的厂家,生产任务可不重!

????“赵市长的提醒,我一定铭记在心!”方明远笑道,他听得出来赵绪安这是在提点自己,一定不能给人落下口实。

????“哎,我这大晚上搅扰你的休息,是想和赵市长商量一件事。”方明远接着道,“这一次生产事故中,秦西压延设备厂有五名职工因公付伤,我亲自到厂医院探望过他们,有了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赵绪安道。

????“我打算将这一千三百万元,利权公司的赔偿款,再由秦西压延设备厂出面添加七百万元,凑成二千万元,成立一个专门用于救助因为生产事故遇难或残疾无法工作,却得不到切实生活保障的职工,以保证他们基本生活来源的慈善项目。但是依据我国法律,这种慈善工作,必须是要由zhèng fǔ部门出面的。赵市长,有没有合适的部门人选给我推荐一个?丑话咱可是说在前面,光吃饭不干活的,拿这笔钱不干正事的,那我宁可不捐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