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八章 举国皆悲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一九九九年一月五rì中午十二时,华夏电视台的午间新闻一开播,人们就吃惊地注意到,两位新闻主播竟然是身穿黑衣,打黑领带!而在华夏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中,只有每逢哀悼国家领导人的逝世或是哀悼重大灾难的死难者时,才会是这样的装束!人们不由得纷纷猜测,这是哪一位重要领导人过世了?还是国内又有什么地方发生重大灾难了?

????而随着两位主播声泪俱下的播报,人们的心也随之抽紧,一种不祥的感觉从心里油然而生,该不是那位老人吧?

????“……极其悲痛地向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通告:共和国缔造者之一,我们敬爱的国家领导人……同志因患帕金森病晚期,导致并发肺部感染,因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抢救无效,于一九九九年一月五rì清晨七点零八分在京城逝世,享年九十五岁!”虽然说,因为泣不成声,主播在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声音很低,也有些含糊,但是人们仍然知道了,那一位老人走了!

????老人的前半生可谓是铁马金戈,做为一名卓越的军事家,立下了世人瞩目的赫赫战功;七十年代,也正是老人以他超凡的勇气与谋略,带领这个国家,史无前例地开启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变革。经过十几年的改革开放,华夏的面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国人们虽然说这些年来早就有所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噩耗传来时,仍然是举国皆悲。

????老人逝世,全国上下都沉浸在悲痛之中。人民纷纷以各种形式,沉痛悼念老人,缅怀他的丰功伟绩,京城各界人士和群众十多万人在他灵车经过的路途两旁挥泪送别。国际社会、海外华人和港澳同胞也都深切哀悼老人的逝世。在香港和澳门都设有祭奠老人的灵堂,许多香港和澳门市民自发排成队。等待着送花圈和吊唁。

????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当天的一项声明中说:“在国际社会,他将作为华夏的现代化和生机勃勃的经济发展的主要设计师而受到人们的怀念。”

????美国总统克林顿则公开表示老人是“过去二十年里世界舞台上的最为杰出的人物之一,他的离去将是世界的一大损失。”。

????在克里姆林宫,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说:“他是使伟大而古老的国家面貌发生历史xìng变化的改革的宣告者和设计师。”对于他的离去,叶利钦深表痛心。

????法国总统希拉克和英国首相梅杰也对于老人的离世表示了深切的哀悼!

????在几天里。全世界近百个国家和地区政要发来唁电,联合国降半旗,在此期间国际很多重大会议招开时都为他集体默哀。这是世界历史上极其少有的情况。

????全世界诸多知名媒体纷纷报导这一事件!其中也包括了像美国《时代》周刊这样在全世界都有着极大影响力的媒体,也郑重地报导了老人的逝世!

????历史上,当一九七六年一月十九rì,也就是总理逝世十天之后,老人的头像首次出现在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sè调极为暗淡。而在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九rì,也就是老人逝世十四天之后,老人的头像再一次登上了《时代》周刊封面上。而在当年三月三rì,也就是《时代》创刊七十六周年之际,出版的时代》周刊在《告读者信》中称。能够两次当选该刊“年度风云人物”的,只有丘吉尔、艾森豪威尔等少数几位世界领导人,而老人则是其中的一位!

????转眼又过了一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方明远此时仍然呆坐在苏浣东家里的客厅沙发上,眼睛虽然看着电视。但是目光的焦点却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对于他来说,这一事件也是发生地有些突然,老人虽然一直情况都不大好。发生过几次病情变化,但是都抢救过来了,没有想到,这一次,却无力回天。与前世相比起来,老人虽然看到了香港的回归。却没有能够再看到澳门回归祖国的怀抱!

????方明远当夜乘飞机赶到了dì dū,在苏浣东的陪同下。与老人有一次短暂的会面,当时老人的神智还算是清醒,但是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的呼吸功能已衰竭,只能借助机器来呼吸,维系生命。

????虽然只是短短的十来分钟时间,方明远仍然将他近阶段的一些成绩向老人做了汇报,虽然老人不能说话,但是从目光中可以看出,老人还是颇感欣慰的。

????临离开时,老人以目光示意,身边的工作人员将一套老人着作交给了方明远,每一册的上面,都有着老人的签名和祝福之语!虽然字数不多,但是方明远从中却可以看到老人对自己未来的期待之心!捧着这一套书的方明远,在众多工作人员的羡慕目光中,又随着苏浣东回到了苏家。而就在他回到苏家之后不久,老人离开了人世!将一生的功绩留给后人评说!

????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苏浣东自然是每天忙得人不着家,苏家的人除了老太太之外,其余人也都是诸事缠身,每天能够在家里露个脸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方明远在参加了十里长街送老人之后,就想离开京城,返回沪市,虽然心情是无比的悲痛,但是学校的考试却还要参加的。

????但是苏浣东却将他留了下来,虽然没有告诉他原因,但是方明远却有一种感觉,似乎还有什么关系到自己和方家的大事要发生!

????屋门被人推了开来,接着,明显地带着几分倦意地苏浣东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沙发上发呆的方明远,不禁轻咳了一声。方明远这才注意到了门口的苏浣东,连忙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道:“苏爷爷,您回来了!”

????“嗯,总算是可以回来歇口气了!”苏浣东换了拖鞋,坐到了沙发上,看了看方明远道,“既然你还没有睡,那就现在告诉你吧。后天,你准备一下,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你也要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