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七章 欠个人情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七章 欠个人情

????算是知道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从成都来亲戚了!我也得去陪席!明天会补上的今天的。

????方明远回到家中已经是晚饭过后,他倒不是陪着朱大军,朱大军在与方明远商榷之后,就匆匆忙忙地赶回平川县城了。他需要尽快地和关悦武达成共识,并且加强海庄镇的警力,防止真的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王光远和童清华狗急跳墙,愤怒冲昏了头脑,对麻生香月甚至于其他人进行报复。主要是为了和麻生香月进行协商,当时事出突然,没时间和麻生香月详细来说,这事后自然是需要补救一下,也好让麻生香月近期内提高警惕。

????“方君,今天你为什么不让我向贵国的警察提出严正抗议,仅仅只是拘留七天,对于他们的行为来说,实在是太轻了!”麻生香月浅笑道,“难道说,这两人中有方君认识之人?”这可是自她前来海庄镇以来,方明远第一次与她单独会面,麻生香月这心里也是颇感兴奋。

????方明远摇了摇头道:“我怎么能认识那种畜生!麻生小姐,今天还是要好好地谢谢你,要不是你拿住了王光远,镇住了场子,等到我和鲁副所长他们赶来,这事情就不堪设想了。赵雅她们……唉!”此事他想一想都觉得后怕。重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让他真正地感觉到危险就在自己的身边。就连那一次流川河的大水,都没有这一次令他感到后怕不已。也正是因此,他对于童清华和王光远更是痛恨不已。当他从曹虎的口中得知两人的那些劣迹之后,又回想起前世中的往事,这才令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将童清华和王光远这两人“掐死”,不再给他们半点为非作歹的机会。

????麻生香月妩媚地一笑道:“方君你这才是客气了,当时的那种情况,不管为公为私,麻生都不可能置身事外,救人即是救已吗。不过这两人似乎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吧?”麻生香月那是什么人,能够在《周刊少年》公关部一年时光就脱颖而出的人物,这些小小的细节还猜测不出,那就成了笑话了。

????“是啊,一个是潼川市,就是我们这里再向西走不远的一座城市,警察局长的独子,另一个是潼川市矿务局局长的儿子,哼哼,两个衙内!”方明远冷笑道,“也是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麻生香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本身的华夏文化就相当精通,又在这海庄镇上呆了这么久,对于这秦西省的事情也知晓不少。作为秦西省内重要的矿业城市潼川也是有所耳闻。

????“不是就打算这样放过他们,而是想将他们斩草除根!”方明远将从曹虎那里得来的消息递给了麻生香月,“你这几天也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我已经与平川县里的警察部门打好了招呼,将会有专人负责你的安全。但是你自己也要多加提防,以防他们狗急跳墙。”麻生香月不由得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方明远竟然是打的斩草除根的主意。

????麻生香月仔细地看了一遍手中的资料,脸色也不由得为之大变,童清华和王光远的“战绩”实在是太辉煌了,辉煌到了连麻生香月这个对黑社会早就耳熟能详、司空见惯的日本人都为之变色。“他们两个简直就是畜生!这样禽兽不如的人,早就应当被枪毙了!怎么能够还让他们自由自在地在外面活动!”

????方明远双手一摊,无奈地道:“麻生小姐,我不是上帝,也不是佛祖,这些消息我也同样是今天才得知的。而今天我之所以请麻生小姐前来,就是想请求麻生香月和我配合,将他们两个畜生送进大牢里去!”

????“岂止是送入大牢里去,就应当枪毙了!”麻生香月愤然而起道。幸好这里是包间,隔音效果也还不错,否则麻生香月的这一下,就足以吸引店里的其他人了。

????方明远挠挠头,这可是有些难度。毕竟根据华夏的法律,两人还都是未成年人,除了杀人放火造成严重后果的,一般情况下是判不了死刑的。“麻生小姐,依据我国的法律,未成年人一般是不会被判死刑的。即便他们两人罪大恶极,但是我们也要尊重法律。不过,我想若是让他们在监狱里服刑无期,对他们的惩治,恐怕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我想,我可以保证让他们有生之年都呆在监狱里,不得获取假释,怎么样?”

????麻生香月这才坐了下来,正色道:“我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强 奸妇女的畜生,这个世界上,爱慕虚荣的女人很多,其中美女也不少。真正有能力的男人,可以凭才华、凭家世、凭口才、凭财富……种种手段来满足自己的**,而强 奸妇女,无疑是恶劣和低下的手段!在日本,强 奸这一行为,也是被绝大多数人所鄙夷和唾弃的行为。如果说你真的能够保证这两个畜生一生一世都会在监狱里渡过的话,你想要我怎么配合?”方明远倒是吃了一惊,他原本是打算利诱麻生香月配合自己,没有想到麻生香月居然会如此地干脆利落。

????…………

????麻生香月听完了方明远的计划,沉吟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可操作性相当大,而且她也知道,秦西省警察厅的厅长杨均义,与方家的关系也不错,这种证据确凿的案犯,再加上方家的请求,最后严加惩处的可能性极大。

????看到麻生香月点头,方明远长出了一口气,一颗心算是彻地放到了肚子里。对于童栋在潼川的影响力,他算是从曹虎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但是他在秦西省里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少,方明远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他有信心将童清华二人绳之以法,但是却没有将两人判处无期的必胜把握。华夏的法律虽然还勉强算健全,但是距离法制社会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说不能将童清华二人钉死在牢狱中,那么也许过个三年五年,十年八年的,他们就会以种种的理由被释放出来。而童栋和王炅,也许可能会被罢职,也许可能会被免职,但是谁都不敢保证他们不会东山再起。

????但是此事如果掺杂进去外国人,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即便童栋在秦西省内的影响力再大,那些童栋的老同学、老同事、老上司们也不会轻易为此而开口。打狼要打死、斩草要除根,对于像童清华和王光远这样丧心病狂的人,就绝不能给他们半点报复的机会!

????虽然说利用外国人在国内的超国民待遇来算计国人,令方明远的心里颇为不爽,但是一等公民是外国人、二等公民是官员、三等公民是老板、四等公民才是平民百姓的社会状况,到了下一个世纪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善。

????麻生香月喝了口酒,突然笑嘻嘻地问道:“方君,你说贵国的国民如果知道你和我这样算计童清华、王光远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曾经有一个遗憾,为什么我不生在本世纪的二三十年代甚至一二十年代的日本。”方明远举杯笑道。

????“啊?”不明白方明远突然转换话题的麻生香月诧异地睁大眼睛,“方君,你为什么这样想?像你这样才华横溢的年青人,如果说想入日本国籍的话,是轻而易举的。而且为什么要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

????方明远淡淡一笑摆手道:“麻生小姐,你听我说完。我希望我能够生在那个年代的日本,我会尽最大努力地学习文化知识,并且积极地表现自己,以求进入贵国的政界或者军界!成为贵国高层眼中的精英人士。而且我会不择一切手段地向上爬以求能够进入贵国政界或者说军界的核心层,成为贵国的领导阶层中的一员……”

????麻生香月喝着酒侧耳聆听着,心里却不禁有些奇怪。从这一段时间的接触来看,方明远虽然并没有表现地和某些华夏人一样一提起日本就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也绝对不是一个对日本有狂热喜好的人。他有着一种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似乎在他的眼中,周围的这些成年人们,就是三四十岁的人,也并不比他高大,反而有时麻生香月会从的他的眼底看到一丝怜悯,对!麻生香月觉得自己没有看错,那是一丝怜悯,仿佛眼看着某个人走入歧途,明知道其前途渺茫却无力挽回时的那种怜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有想做日本人的念头?

????不过……他要是愿意入日本国籍,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可是他跟自己说这些有什么用,如果说他想入日本国籍,艾尼克斯株式会社和《少年月刊》也足以满足他的愿望,何必又多此一事呢?

????方明远止住了话头,他知道,麻生香月现在肯定是听糊涂了。相信很多华夏人听到这里的时候,都会大骂自己是汉奸卖国贼。骂得自己狗血淋头,十八代祖宗都不得安生。

????方明远悠悠地道:“只要我能进入贵国的政界或者说军界的核心层,我就会将贵国的政治情报和军事情报暗地里源源不断地送往华夏和美国,那样的话,抗日战争和二次世界大战一定会提前结束,华夏也会因此而少死很多平民百姓,少一些财产损失!”

????“扑……”麻生香月一口酒全喷了出来,好在她及时地一扭头,否则这一口酒肯定会喷到方明远的身上。

????“咳!咳!咳……”麻生香月咳嗽了好半天,俏脸被呛得通红,就如同那被煮熟了的大虾一般,她说什么也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一个答案来。

????方明远连忙给她端了一杯水来,他也没有想到,麻生香月的反应居然会这么大。

????“合着方君你是打算去做卧底啊!”麻生香月的声音都有些变得嘶哑了。

????方明远耸耸肩,无所谓地道:“岂止是卧底,那将是一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角色。日本人会骂我是卖国贼,而华夏人和美国人估计也不会念我的好。但是如果说真的有那么一天,我肯定会那么做!即便是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也无所谓。因为我自己知道,我是一个华夏人!在有些时候,人是不得不放弃过程,而只关注于结果的!现在,我就是处于这样的境地里。也许会有人骂我,也许会有人恨我,但是我相信我自己做得没有错,潼川的市民们会感谢我,这就足够了!”

????麻生香月发亮的双眸上上下下地来回打量着方明远,看得方明远这心里有些发毛的时候,这才开口轻声地问道:“那么我可不可以问方君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方明远不由得有些警惕。

????“对于如今的华日关系,方君是怎么看待的?对于我这个日本人,方君又是怎么看待的?”麻生香月轻声地问道。

????“这可是两个问题,咱可不能混为一谈!”方明远连连摇头道,“而且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这种国家大事,还轮不到我来说三道四!”开什么国际玩笑,这种问题放到下个世纪再谈还差不多,现在要是说华日关系日后会走向摩擦不断,为了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双方间的外交关系会降到冰点,那岂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麻生香月嫣然一笑道:“好,方君,那咱们不谈国家大事,我只问你,你是如何看待我的?”

????方明远挠了挠头,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麻生小姐,你这个问题太笼统了,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问什么?”

????“那么我想问打算当卧底的方君,你是华夏人,我是日本人,我们能够算是朋友吗?”麻生香月两眼紧盯着方明远的双眼,轻声地问道。

????方明远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个问题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麻生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的意思。如果说日本人来到中国,是为了正常的商业利益,进行正常的两国文化、经济活动,双方互惠互利,我自然是欢迎,双手欢迎,宫本折一先生和我的关系就很不错吗。但是对于那些怀着恶意,抱着既然武力得不到,那就用经济手段从华夏掠夺财富的日本人,比如说,像贵社的小泉敬二,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自然是豺狼来了有猎枪!我们是不是朋友,那还要看麻生香月小姐你是抱着什么样的目地而来的!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自然是朋友!而且是我欠了人情的朋友!”

????虽然说对于麻生香月滞留在海庄镇的目地方明远还有所怀疑,但是此时此刻,他还能有别的回答吗?

????麻生香月的眼睛更亮了,举起杯来娇笑道:“有了方君的这句话就行,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