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章 宁家有女初长成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哎呦!”促不及防的于蕊哪里躲得过方明远的快手,捂着被他用筷子在头上敲了一记的地方,一脸嗔怪地道,“你这人,怎么能随随便便敲女人的头?”

????“女人的腰,男人的头是不能够乱摸的。◎聪明的孩子记住 超快手打更新◎我可没听说过女人的头不能敲的!”方明远好整以暇地抿了一口酒道。在寒冷的冬季,围坐在火炉边,喝着白酒,确实是一种享受。

????“敲傻了,你能负责吗?”于蕊愤愤不平地道,“就算你能负责一时,你能负责一辈子吗?”只是她自己话一出口,也不禁脸sè飞红,伸手轻掩住了双唇。这话已经带着几分打情骂俏的味道了!

????“啊?”方明远脸上也不禁有些微微地发热。

????“菜来了!”好在老板娘的及时到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小小尴尬。

????“老板娘,你们县的这酒还真是不错!怎么没有试着往外地销售呢?”也许是为了避免方才的尴尬,于蕊主动地拉住了老板娘问道。

????“嘿,姑娘,你们两人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吧,听你们的口音,是奉元的吧?”老板娘顺手扯过来一把椅子,坐到了旁边。反正现在店里也没有什么客人,方明远方才又出手大方,自然要让客人觉得物有所值!

????“我们是奉元平川区的!”方明远笑道。

????“平川的啊?”老板娘动容道,“你们可是太幸福了,摊上了好领导了!我们的县领导。要是有你们领导的五成本领,我们的rì子就好过了!”两地原本就接壤,原先的平川县,与潼宜县相比起来,虽然不能说是半斤八两吧,但是也是属于老大别说老二,百步笑八十而已。但是如今的平川区。已经足以让潼宜县仰望了。每年都有不少的潼宜人到平川区去打工。

????“这酒啊,其实怎么说的,早在二三百年前。在潼宜就有了,一直都是宁家的老酒坊生产!建国后,由于……哈哈。你们也应当知道的原因,宁家就不再生产了!这不后来,国家又改革开放了,放开了私营这一块。宁家就又开了一个小酒坊,重cāo旧业!我们这里人穷啊,就是这‘潼宜chūn’,也不是谁都能够喝得起的,宁家这些年来,虽然也赚了一些钱,但是也攒不下多少。产量自然也就上不去!”

????“他们没有向银行贷款吗?”于蕊不加思索地道。

????“银行贷款?哎哟,姑娘,这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能够进去的地方吗?”老板娘哑然失笑道,“姑娘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不像我们是平头百姓。”

????“你什么时候也不食人间烟火了?”方明远眨眨眼。调侃道。

????于蕊刚刚恢复正常的俏脸上立时又多了两团红晕,曾经当过很长时间东奔西跑的记者的她,问出这样的问题,确实是有些不该。在华夏,越是偏僻的小地方,像银行和信用社这种地方。普通的平民百姓就越难贷到款,这可并不是什么秘密。倒是一些大城市里,个人贷款业务还相对好一些。

????饭馆外面传来了一阵铃声,老板娘抬头扫了一眼,笑道:“呦,这才是说曹cāo,曹cāo就到!宁家给我们送酒来了!”

????方明远和于蕊扭头向窗外望去,只见一辆三轮车停到了饭馆的门外,一个秀气的十六七岁少女从车上跳了下来。

????“咦?秀秀,怎么是你来了?你爸爸呢?”老板娘推开门诧异地道。

????“马婶,我爸他有事情来不了了!只好让我来给你们送货!”少女道,“李叔叔呢,还得他帮我一把,我一个人可卸不下来!”

????“啊,我这就叫他!”老板娘扭头叫了一声,只见从饭馆的后厨里快步地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看打扮应当是厨师。

????三人合力从三轮车上卸下了四箱酒。老板娘扯着少女进了屋子道:“你在婶子这里歇口气,瞧瞧你这一头汗,一会儿让风一吹,回头你就得感冒!你爸爸也是得,怎么就放心你一个人来送货,你家小赵他们呢?”

????“赵哥他们都回家了,听说似乎村子里又出事了,大家都去水泥厂要说法去了!”少女一脸无奈地道。

????“又是舞阳水泥厂?”老板娘恍然大悟地道。

????“嗯!”少女闷闷不乐地点了点头。

????“老板娘!”方明远招了招手,老板娘立即凑了过来道:“客人,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她是宁家酒坊的人?我有事情想要问问她,麻烦老板娘一下!”方明远笑道。

????“没问题!”老板娘一扭头道,“秀秀,过来坐,这两位平川的客人有事情想问问你!”如果说只有方明远一人的话,老板娘还会担心他是不是另有企图,如今有于蕊坐在一边,老板娘可就放心多了。秀秀虽然也是个漂亮的姑娘,但是有的时候,这女人是不能放到一块比的,这一比就显出了差距。在风情万种的于蕊面前,秀秀还是个青涩的丫头呢。

????少女应了一声坐到了方明远这一桌,眨着大眼睛看着方明远两人道:”你们是平川人?怎么来潼宜了,平川比我们这里可漂亮多了,也没有这么多的灰尘!”

????方明远笑笑道:“我姓方,年纪肯定比你大,就托大让你叫声方哥。她姓于,你可以叫她于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宁秀!”少女爽快地叫道,“方哥,于姐!”

????少女一对灵活的大眼睛看了看方明远又看了看于蕊道:“方哥,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你们宁家酒坊的潼宜chūn我们喝过了,口感确实是不错。我想问问你,你们酒坊里还有多少存量?我们想要采购一批!”方明远笑道。这马上就要过节了,方家名下的这些产业,不管是职工的福利,还是给相关部门送的年礼,都需要大量采购。这潼宜chūn既然于蕊说口感不错,也不妨购买一批。

????宁秀的大眼睛立时一亮道:”客人想要多少?”

????“你们这一箱酒多少钱?”于蕊看了看放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上的纸箱,里面放了十二瓶酒。

????“十八元八角!”宁秀道。

????“这是零售价还是批发价?”于蕊接着道。一瓶酒一元五毛多,虽然说不算贵,但是人均年收入才三千元出头的秦西省来说,也不算多便宜。

????“批发价十二元!”宁秀立即道,“您要是超过十箱的话,价钱上还可以商量,不过这您就得和我父亲商量了!”

????“十箱?太少了!”方明远一笑道,“你家里有多少?有一千箱没有?”

????“啊?”宁秀和老板娘不禁是目瞪口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倒底是老板娘见多识广,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目光中带着几分jǐng惕地看着方明远两人道:“客人能够要那么多吗?我们要是付现金提货,不能拖欠的。”

????“没有问题!”方明远一笑道,“可以现金支付!”一万元的货物,对于这里的人来说,也确实是一笔巨款了。

????“我家没有那么多的,只有两百多箱!”宁秀道,“赵哥他们最近因为家里频频有事,酒坊最近出酒少了很多!”

????“那在chūn节前,能不能生产出来?”方明远继续问道。

????宁秀咬了咬手指头,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这得问我爸爸!”

????于蕊放下了筷子道:“那咱们是去他家,还是……”

????“我爸也不在家,他和我一起来的县里,然后让我给马婶他们送货,他去找县供销社要款去了!”宁秀道,“爸爸说,县供销社要是再不给我家结算,我家就没有钱再继续生产了!”

????“秀秀!”老板娘一拍她的肩膀,就要把她拉到一边去。这丫头年纪也不小,怎么还是这个xìng格,轻易地相信陌生人!

????“老板娘,我们不是坏人,这是我的工作证!”于蕊看出来了老板娘的顾忌,笑着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道,"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打电话给你们的县jǐng察局,问问他们这上面的电话号码是不是电视台的。”

????老板娘接过了工作证,只看了一眼,这眼睛就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一般。连忙又双手将工作证交还给了于蕊,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道:“原来是于主任,那我就放心了!您别生气,现在实在是骗……那种人太多了,实在是防不胜防!秀秀年纪还小,我担心……”她说什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漂漂亮亮的,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四五岁的女子,居然是省电视台的干部!对于她们来说,一个派出所所长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更何况省里的干部了!

????“没有关系,我们都可以理解。”于蕊微笑地打断了她的话,又对宁秀道,“县供销社欠了你家很多的钱吗?”

????宁秀看了看老板娘,老板娘连忙暗地里推了她一把道:“是啊,县供销社可是欠了宁家不少钱呢,这我们都知道!哎呀,可是把老宁家拖苦了!为了这些货款,老宁他都不知道去了多少次了!”

????于蕊眼睛为之一亮,方明远也不禁来了兴趣,坐直了身体。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