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一章 老套的故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很平凡,也很平淡无奇。◎聪明的孩子记住 超快手打更新◎县供销社的前一任采购经理,在宁家酒坊陆陆续续进货,共欠款一万三千余无,可就是在应当结算的前几天,这一位很不幸地遭遇了车祸,死了!在cāo办完了他的葬礼之后,县供销社自然又提拔起来一位新的采购经理。问题就出在了这位新的采购经理尉迟仁身上,他拒不承认前任在宁家酒坊的欠账!

????宁秀的父亲宁德多次和他进行交涉,都没有结果。后来,宁德又找上了县供销社社长,同样也被拒绝了。结果这一笔款子就这样拖欠了下来,到现在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了!

????而九七年九八年间,潼宜县居民的收入只有微薄的增长,但是物价却有了明显的上涨,手头吃紧的人们,自然要压缩消费这一块,宁家酒坊的潼宜chūn销量自然也因此受到了明显的影响。这样一来,这一笔欠款宁家就更迫切地需要收回!

????“这个尉迟仁是什么来头?”于蕊问道。

????“他的姐姐是县酒厂的厂长!”老板娘恨恨地道,“酒酿得不怎么样,但是强行推销的本领可不小!”说着,老板娘回身从柜台后面又提出了一瓶酒放到了方明远他们的桌上!

????“两位可以尝尝,就这酒,卖给我们还一瓶一元六角呢!我们本地人都不爱喝,也就是那些不了解我们本地情况的过路人,才会喝他们这酒。没有人不骂他们。但是像我们这样开小饭馆的,每月都有任务的,必须买十箱,不买够了,这县里的工商啊、卫生、税务什么的,就会来找麻烦!”老板娘道。

????方明远打开了瓶盖,闻了闻。感觉酒气有些冲鼻,又递给了于蕊。于蕊也先是闻了闻,又拿杯倒了两钱。抿了一口,脸sè就不禁为之一变,拿起了桌上的空碗。吐了出来。

????“这酒味道太劣了!好的酒会让喉咙、食管感到酒液很柔和,而劣质白酒则是烧喉咙、烧心的感觉!”于蕊又拿起了桌上的水杯漱漱口,又喝了几口水才道,“就这破酒也值一元六角?六毛钱我也不喝!”

????“是啊,大家都觉得县酒厂这酒实在是太次了!”老板娘一拍巴掌,一脸找到了知音的模样道,“所以我们本地人大多都喝宁家的潼宜chūn,不爱喝县酒厂。但是架不住人家县酒厂上面有人啊。据说……”

????“咳!马chūn花!”方才帮着宁秀卸酒的中年男人从后厨探出了脑袋,轻声地咳嗽了两声道,“你还不帮着我去准备一下菜。再过一会,就该上人了!”马chūn花?方明远险些就笑了出来,原来这位老板娘的闺名是chūn花啊!

????马chūn花瞪了自家男人一眼,真是没有眼力,这一对男女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就算是平川人,一般人也不可能出手这样大方,二三十元的菜伸手就给了一百元。而且那女的居然是省电视台的什么主任,那得多大的官啊,这男的,更是一张嘴就要潼宜chūn一千箱!这老宁家看来是运气来了!自己不乘机会沾沾好运。还躲着不成?

????“去去去!忙你自己的去吧!老娘我自己心里有数!”不过说归说,老板娘还是出了店门看了看左右,又将宁秀的三轮车推到了窗前能够看到的地方,这才回来,拉上了门。

????方明远身上的电话立时响了起来,方明远拿出来一看,正是陈忠的电话。

????“喂,陈哥,是我,放心,没有事!”方明远挂了电话顺手放到了一边。

????宁秀的大眼睛立时一亮,俏生生地问道:“方哥,你那是手机吧,怎么个头那么小啊?”

????方明远顺手拿了起来丢给她道:“个头小吗?我可是还觉得它带着沉甸甸的!”

????“这可比我们县里领导和县酒厂拿的个头小多了!”宁秀爱不释手地翻来覆去地看着,“他们的手机,都得拿个包揣着。哪像你的这个,可以直接放在衣服兜里!”

????“哎呀,秀秀,这东西可贵得狠!你可千万别玩坏了!”马chūn花连忙伸手从宁秀的手里夺了过来,双手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方明远的面前道,“方……先生,这东西很贵吧?得多少钱?”

????“他的东西,你可别玩,贵的吓人。嗯,这是我的手机。”于蕊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宁秀道,“我这摔了,也就五六千元,他那个要是坏了,翻十倍都不止!”方明远那是诺基亚集团当年给他做得订制机,因为和赵雅、冯倩她们的手机是情侣机,所以一直都没有换,价钱翻十倍那都是往少了说了。而他身边的其他人,此时用得都是方家自己手机厂所生产的手机。

????正要接的宁秀一听,这小脸都吓白了,双手连连摇摆,说什么也不要了。好家伙,他家一千箱潼宜chūn的售价不过一万元,这一手机就值一多半了!这要是给磕了碰了的,自己家可是说什么也还不起!

????马chūn花这脸sè也为之大变,不由得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方明远的手机,是很漂亮,比县里那些头面人物拿的要好看得多。但是这东西就能值五六万元?那岂不是说,自己刚才手上,拿得就是县里一般人二十多年的总收入了?

????“人家酒厂的厂长,据说是市里哪位领导的伴家!所以县里也得让她几分!”马chūn花压低了声音对两人道。

????“伴家?”于蕊诧异地重复道。

????“嘘……小声一点!”马chūn花带着几分慌张地道,“不能大声啊!”

????方明远拍了拍于蕊的手,将她的目光吸引了过来,无声地道:”情人!“虽然没有声音,但是于蕊仍然从他的口型上猜了出来,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方明远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其实别看马chūn花说是什么市里哪位领导,其实真的要查起来,也许没准就是潼川市里哪个关键部门的一个小头头,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对于县官来说,哪怕是市里和他同级的干部,那也是要高他一等的。要是这样的话,潼宜县里这个尉迟厂长有这样的能力,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其实比这更匪夷所思的事情,在华夏大地上都发生过,方明远记得曾经看过报道,是南方的哪一个县,县里的百姓去邮局里取汇款,都必须要买些东西,邮局里的人才给你办!至于什么去供销社买化肥、种子,非得搭上其他什么不搭边的商品才行的事情,更是多得数不胜数!

????“哎,我爸爸来了!”宁秀突然站了起来,指着窗外道。

????马chūn花的目光也随之望了出去,喜道:”好了好了,宁德来了,有什么……哎呀,尉迟仁怎么也来了?”

????方明远顺着她们的目光向外望去,只见外面的一辆面包车上下来了两个人,一个高高大大的,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穿了一身西装革履,看起来倒是蛮jīng神的,而另一个个头则不高,穿着土灰sè的衣服,年纪在四五十岁上下。

????“马老板,秀秀,一会儿先不要提我们要买酒的事情!等那个尉迟仁走了再说!”于蕊立即道。

????“啊?”马chūn花两人怔了一下,才道,“好,我们知道了!”虽然说不明白两人这是要做什么,但是丙人也明白,人家是真的有能力从宁家要个一千箱酒的大客户,可是得罪不起。宁家现在可是需要钱来救急的。

????“你们先坐着,我到后面帮忙去!”宁秀跳了起来,也不等方明远他们回话,已经一溜烟地跑进了后厨。

????“秀秀很讨厌尉迟仁,每次都尽可能地躲着他!”马chūn花以极低的声音道,“两位可一定帮我们别说漏了!”

????说话间,宁德两人就已经走了进来。

????“哎呀,这不是尉迟经理吗?哪一阵香风把你给吹来了!”马chūn花立即满面堆笑地迎了上去道。

????“李老板呢?又是里面忙活了?”尉迟仁显然对这老板娘也不陌生,笑道,“这不是老宁他要请客,我一想,这县里的饭馆,也就你老李家的既干净,手艺也不错,我们就来了!我看老宁他们的板车还在外面,宁秀呢?”

????他一边说话,一边环视着屋里,这才注意到了方明远二人,尤其是于蕊,令他立时眼睛一亮。不过他随即就注意到了两人放在桌上的手机,眼睛里的贪婪立即就少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疑惑,他扭头向窗外看了一眼。

????“秀秀啊,她的高中同学找她有事情,在我这里等了她足足一个多小时,两人现在出去了!”马chūn花说起谎来那是连磕巴都不带打的!

????“哼!”宁德冷冷地哼了一声,他自然是不相信马chūn花的这一番话,自家的女儿肯定是送货过来,又因为什么在这里耽搁了,否则从时间上算起来,现在怎么也不可能还在这里!不过当着尉迟仁,他是什么也不会说的!

????“尉迟经理,里面坐,里面坐,这里暖和!”马chūn花热情地将两人往里让。

????尉迟仁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直接看到方明远他们两人。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