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二章 横插一脚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和于蕊也不理他们,只是自顾自的说笑。◎聪明的孩子记住 超快手打更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宁德这才低声下气地道:“尉迟经理,我宁家和社里这一笔货款,能不能先给我结一部分。最近县里的经济不景气,这您也是知道的!临近年节,我宁家也需要给大家结算工钱和货款,手头实在是有些紧张,所以请尉迟经理高抬贵手,我宁家一定记得您的恩德!”他一边说,一边将一个红包放到了桌上。

????尉迟仁连正眼都不带看他的,只是撇了一眼那红包,冷笑道:“我说老宁啊,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事你别来找我!他王敬业的事情,和我尉迟仁什么关系都没有!他欠你的款,那你找他要去。我手里可没有欠你的款吧?我凭什么要帮着你要他王敬业欠的货款呢?”他口中的王敬业,正是那位因为车祸的缘故去世的他的前任!

????“是是是,尉迟经理,我这不是请您帮帮忙,在社长那里美言几句,哪怕是先给我们结三分之一都行啊!”宁德陪笑道。虽然说,明知道这货款要不下来,就是因为尉迟仁在从中做崇,但是手里没有证据,而且就是有证据,又能够把人家尉迟仁怎么样?人家的姐姐可是县酒厂的厂长,就是见了县领导们,那也是趾高气扬的,何况自己一个小小的平头百姓!

????“三分之一?哼!”尉迟仁一脸不屑地冷哼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凭什么要替你搭人情?就凭你这个小小的红包?我尉迟仁虽然没多少钱。但是你老宁这点钱,老子还是看不上的!”说着,将桌上的红包又推了回去。

????宁德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尴尬神sè,不由自主地撇了方明远两人一眼。虽然说尉迟仁的声音并没有有意地提高,但是就这么大的地方,那两人肯定也是多少听到了一些。俗话说,人活脸、树活皮。他也是四十来岁的人了,这样哀求尉迟仁,这心理上原本就很不痛快。再让外人看到了,这脸上就更有些挂不住!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宁家酒坊的业绩,也不像前几年那样好了,这一笔拖欠的货款,可是关系到他们宁家能不能安安生生地过年的关键。

????“尉迟经理,那您说怎么样才能帮我们这忙?”宁德给尉迟仁将面前的酒杯满上,陪笑道,“只要您帮我们这忙,我宁德这辈子都记得您的恩情!”

????“怎么样才帮你们?”尉迟仁拿起酒杯,“啧”的一声都喝了下去,又夹了两筷子菜。慢悠悠地嚼着。宁德也不催促,满面陪笑地等着。

????半晌,尉迟仁才慢条斯理地道:“我很喜欢秀秀,宁伯要是不妨碍我们交往,rì后大家自然就是一家人了。那样的话,宁家的事情自然就是我的事情!不就是区区一万多元钱吗?节前就可以让社里给宁伯你清了!”

????宁德只觉得身上的血一下子都涌到了头上来,他虽然注意到尉迟仁看向秀秀的目光里充有邪念,却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这样的无耻!居然还抱着这样的龌龊念头!他尉迟仁今年多大了,三十二了!结过婚后又离婚了,还有一孩子被女方领走了!不过是初中毕业的学历。要不是因为他姐姐是县酒厂的厂长,县供销社的采购经理根本就不可能落到他的头上!而自己女儿今年才十七岁,虚岁十八,明年就要考大学了,亏他也张得开这口!宁家虽然现在陷入了窘境,但是还没有沦落到要出卖自己的姑娘的!

????尉迟仁注意到宁德的脸sè变化,看到宁德的脸涨得通红,看着自己的目光也一下子变得yīn狠起来,这心里也有些发毛,这关中的爷们要是狠了起来,当街杀人也不是没有先例的!宁秀是宁德的心头宝,他还是知道的。

????“要是老宁你不同意,也没有关系,还有第二个方案!”尉迟仁连忙道。他原本就没有指望宁德能够一下子同意自己和宁秀的交往,这不过是一个铺垫,一个谈判的小手法。

????“嗯?”宁德怔了一下,脸sè好看了一些。

????“老宁,不得不承认,你家的潼宜chūn喝起来就是比县酒厂的白酒口感好!”尉迟仁举杯道,“你方才也说了,宁家酒坊现在遇到了一些困难,不如这样吧,我尉迟家愿意向你家酒坊投资,这样的话,大家就是合伙人了,到时候,不要说供销社里的那些欠款了,我姐姐还可以帮忙把潼宜chūn推广到市里去,你看怎么样?”

????宁德又是一怔,不过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尉迟仁话说得好听,咋听起来,对于宁家来说,似处也有好处,但是这些时rì以来,宁德也了解了不少尉迟家的情况。尉迟仁的姐姐,也就是县酒厂的厂长尉迟英,今年三十四岁,他没有见过,但是据说,见过的人都说,尉迟英属于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只能说是清秀中姿偏上的女人,但是你每多看她一眼,都会觉得她更漂亮,更有女人味!这也是为什么尉迟英能够嫁给潼宜县前县长,现人大主任马有靖的儿子的缘故。

????虽然说在四年前,尉迟英已经和马有靖的儿子和平分手,但是她已经坐到了县酒厂厂长的位子上,并且因为有市里的支持,县里的领导们拿她也没什么办法。据说马有靖几次想要将她从酒厂厂长的位子上掀下来,都是徒劳无功!也是因为尉迟英的关系,尉迟仁才逐渐地发达起来,只是这小子徒有一副不错的外表,内里却是草包一个,所以直到现在,也只是在县供销社里当个采购经理!

????尉迟英,那女人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这是县里好多人的一致说法!

????宁家如今虽然确实是资金周转困难,但是引入了尉迟家的资金,宁德担心最终会是引狼入室!

????“怎么?老宁,你是看不起我尉迟家吗?不就是在你家的酒坊里参个股吗,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尉迟仁脸sè一变,将筷子在桌子上一拍道,“行不行,给个痛快话!老子今天还有事情,没时间和你在这里磨蹭!”

????宁德被他吓了一跳,连忙陪笑道:“尉迟经理,您要投资我家的酒坊,那当然是可以了,只不过,您打算投入多少钱?或者说占多少份子啊?”

????尉迟仁不满地哼了一声才道:“我要得不多,两万元,百分之六十的份子!”

????宁德手里的筷子啪嗒一声掉到了桌子上,呼吸立即沉重了几分,沉声道:“尉迟经理,您的这个出价也未免太低了吧?不说我家酒坊现在的这些产酒的设备,还有酿酒的方子究竟值多少钱,就我家现在窖存的酒,总价值也是您这个数的几倍!”

????尉迟仁一撇嘴道:“放屁!你的那些酒,能够卖得出去,才能值这个钱,要是卖不出去,它就一分钱都不值!你信不信,老子一句话的事,就能够让你家潼宜chūn在这县城里一瓶都卖不出去!”

????“你!”宁德拍案而起,吸引了屋里所有人的目光,最终却也只是一脸颓然地又坐了下来。尉迟仁的话也许有点夸大,但是却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老宁,俗话说,识时务方为俊杰!”尉迟仁得意地翘着二郎腿笑道,“再说了,我尉迟家入股之后,带去的销售渠道就不值钱了?别看你们家的股份少了,没准到时候,你挣得比现在还要多呢!”

????“卑鄙!”于蕊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低声地道,“明远,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这混蛋东西这样猖狂?”

????方明远笑笑,提高了声音道:“宁老板,麻烦你过来一下!有笔生意我想和你谈谈!”宁德和尉迟仁都吃了一惊,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方明远。

????“你是叫我吗?”宁德指着自己诧异地道。

????“如果这潼宜chūn是你家酒坊生产的,那我就是叫你的!”方明远笑道,“刚才,我和贵千金曾经谈过,在chūn节前,我打算至少要一千箱的潼宜chūn,贵千金不敢拿主意让我等你来了再说,现在宁老板你总可以给我一个信儿了吧?”

????“多少?”宁德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一位居然一张口就要一千箱,就算是批发价,那可也是近万元了!

????“至少是一千箱!”方明远笑道,“宁老板就打算这样和我们谈生意吗?”

????宁德立即清醒了过来,站了起来对尉迟仁道:“尉迟经理,抱歉,失陪了!”尉迟仁yīn沉着脸,脸sè黑的简直都可以当墨汁使了,对于宁德的话,完全无视了!

????宁德在方明远他们这一桌边坐了下来,从进来就一直是忧心忡忡的他此时才第一次正式地关注两人,这才发现,两人的穿着打扮,还有整个人的气质都显得相当不凡,尤其是他们放在桌上的手机,那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型号,但是看它们的娇小玲珑,也知道绝非凡品!

????“两位怎么称呼,我是宁德!”宁德陪笑道。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