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三章 不是强龙不过江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尉迟仁看着宁德与那两个人谈笑甚欢,心里这火气就如同那chūn天里的狗尾巴草一样蓬勃生长!

????虽然说,他也认为那两个人不是一般人,不说别的,就桌上的那两个手机,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拥有的,但是他这心里,就是按纳不下去这熊熊燃烧的怒火!富人怎么了?金钱固然重要,可是它能强得过权力吗?

????自从姐姐成为了县长的儿媳妇以来,他尉迟仁在潼宜县里,就是上等人的一份子!就连县里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干部们,哪一个见自己不是笑脸相迎、笑脸相送!何况到了如今,有了在市财政局里担任预算处处长的便宜姐夫罗元圣,在潼宜这个小小的县城里,尉迟仁就觉得自己更没有什么好怕的!

????宁家酒坊是他们姐弟两人垂涎三尺很久的对象了,别看县酒厂固定资产是宁家酒坊的数百倍,但是如果说不是县里强行帮着推广,这销量恐怕还比不上宁家酒坊。◎聪明的孩子记住 超快手打更新◎而且,宁家酒坊出产的潼宜chūn不比建国后才建立的县酒厂所生产的白酒,那可是在潼宜县里二三百年前就已经存在了的老品牌了!无论是口感还是在潼宜县里的口碑,都比县酒厂好得多!

????身为县酒厂厂长的尉迟英,自然是很清楚只要得到市场的认可,这白酒里的利润率是多么的丰厚了,如果说能够将宁家酒坊兼并了下来,再有自己县酒厂渠道和罗元圣帮着在市里推广,潼宜chūn未来的收益肯定会百倍千倍于自己的投资。只是当初尉迟英自己还立足未稳。加上宁家酒坊当时的经营状况也很好,所以也只能看着流口水。

????后来,恰好王敬业遇车祸过世,尉迟英立即抓住机会,将弟弟安排进了县供销社担任采购经理,将县供销社对宁家的欠款拖延了下来,并且在县里。尉迟英也通过种种的手段,隐蔽地打压宁家酒坊的生存空间。而到了现在,眼看着就要瓜熟蒂落了!

????只要能够入股宁家酒坊。尉迟仁相信以姐姐的手段一定可以逐步地将宁家从酒坊里赶出去,当然了,要是宁德识趣一些。不妨碍自己追求宁秀的话,自己还可以考虑求求姐姐,给宁家一条生路,反正宁德百年之后,宁家酒坊的一切还不是全落到他们尉迟家?

????对于宁秀,尉迟仁可是垂涎已久了,小丫头现在就已经出落得水灵灵的,未来肯定是个美人,届时来个人财两得!

????想到这里,对于方明远两人的横插一腿。尉迟仁这心里自然就越发地恼火!

????尉迟仁啪地一摔筷子,站起身来道:“老板娘,你们这里哪有公用电话?”

????马chūn花连忙给他指点道:“尉迟经理,你从我们这里出去,向左走上十几米然后左转就是!”

????“我先去打个电话!”尉迟仁道。“桌子别给我收拾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马chūn花连连陪笑道。

????尉迟仁甩门而出,临出门时仍然不忘狠狠地在于蕊的脸上剜了一眼!

????十几分钟后,尉迟仁昂首挺胸一脸得sè地走了回来,一进门就注意到,方明远三人居然已经不在饭馆里了。老板娘马chūn花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残羹。

????“马chūn花,老宁他们呢?”尉迟仁怔了一下,接着怒吼道。他刚刚打电话叫人来要给宁德和方明远他们一个好看,这人都没有了,他向谁耍威风去?

????“啊?尉迟经理你回来了,宁德他们已经走了!”马chūn花陪笑道。

????“走了?他们怎么走的?去哪里了?”尉迟仁咆哮道。

????“坐车走了,去哪里我就不知道了!我一开饭馆的哪能管客人要去哪儿啊?”马chūn花委屈地道。

????“那两人是什么人,哪来的?你知不知道?”尉迟仁强压着心头的火气道。

????“我就听他们谈话提到的,好像是从平川来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马chūn花两手一摊道。

????“平川来的?哼!”尉迟仁扭头走了出去。

????透过了窗户上的玻璃,看着尉迟仁的背影,马chūn花低声地啐道:“该死的畜生!”刚才尉迟仁与于德的对话,在柜台后面的她也听了个**不离十,眼看着秀秀长大的她,对于尉迟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行为自然是看不上眼。

????“哼,你就闹腾吧,看你怎么收场!”马chūn花冷笑道。她才不会告诉尉迟仁,那两人里,有一个是省电视台的干部,而且他们还有一辆轿车随行。那尉迟英,能够在这潼宜县里混得开,能够在潼川混得开,倒是要看看,当她遇上了省电视台的干部时,是不是还有那份底气!她马chūn花也是在社会厮混了大半辈子了,什么人没有见过,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是也别忘记了,还有一句老话,不是强龙不过江!

????下午四时,坐在县酒厂行政楼厂长办公室里尉迟英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来到窗前,活动着腰肢。已经三十四岁的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这个年纪的女人,倒是更像二十四五岁的花信少妇。一身黑sè的贴身羊绒毛衣,更是显得她胸挺腰细臀肥。

????“也不知道小仁和宁家谈得怎么样了?”尉迟英一边扭动腰肢,一边心里想到。上午十点半的时候,尉迟仁曾经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宁德找他谈事情,他打算试探一下宁德的意思。这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六七个小时了,这小子怎么也不来了电话?

????宁家酒坊要是能够真的落到了自家的手里,尉迟英有把握一年挣个几百万,这样的话挣个七八年后,自己姐弟也都是千万级的富翁了,到时候,就从看不到未来希望的潼宜跳出去,到东南沿海地区去发展!

????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尉迟英迈着轻灵的脚步走了过去,将电话拿了起来,但是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却并不属于尉迟仁,而是一个中年男人犹如破锣般的声音。“小英,是我!”

????“元圣哥哥!”尉迟英脸上露出了一丝厌恶的神sè,但是口中发出的声音,却是充满了喜悦之情。方明远要是看到这一幕,肯定会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的——一个花信少妇,却发出了如同少女般的声音。

????“小英,今天晚上,我会去你那里!”罗元圣道。

????“嗯,我知道了,我会给你准备好酒菜,洗白白地等你的!”尉迟英脸上的厌恶之sè更加地浓厚,但是声音里却是充满了欢喜雀跃的味道。两人又说了几句话,罗无圣那边挂上了电话。

????面沉似水的尉迟英将电话挂上,这个老家伙,还真是肆无忌惮,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三次了,他也不怕家里的红旗倒下?可是如今,尉迟英也明白,没有了罗元圣的庇护,第一个收拾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前公公!虽然说,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唉……”尉迟英幽幽地长叹了一声,心里更是坚定了一定要把宁家酒坊拿到手的念头,自己一定要成为人上人!

????电话铃声又一次急促地响了起来,尉迟英随手地接了起来道:“喂,我是尉迟英!”

????“尉迟厂长,我是县jǐng察局镇关派出所的吴良,你的弟弟尉迟仁被人打伤了,现在在宁家酒坊这里,你快来吧!”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人急促的声音道,“不多说了,所长叫我呢!”

????尉迟英怔了一下,电话筒里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啊呀!”尉迟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道,“小李,小李!”

????办公室的门立即被人推了开来,一个年轻的女子冲了进来,惶恐地道:“厂长,您叫我?”

????“让他们赶紧备车,我要去宁家酒坊!”尉迟英一边找自己的手包,一边道,“快点!”尉迟仁可是她唯一的亲弟弟,居然被人在潼宜县里打伤了,她倒是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尉迟英的桑塔纳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宁家酒坊,一路上扬起了不知道多少灰尘引来了多少咒骂!

????尉迟英从车里跳了出来,就看到在宁家酒坊的外面停着两辆jǐng用的面包车,还有三辆轿车,其中两辆她认得,一辆是县供销售社的,另一辆则是县委办公室的,至于最后一辆,车牌看起来是奉元的,尉迟英的瞳孔微微缩了缩,这是一辆宝马!这车在潼川境内还没听说有谁拥有,她也是在奉元见过!

????尉迟英这心里不由得就是一颤,能够开这样好车的人,不是富人,就是那些衙内们,弟弟可别是招惹了他们,要真的是那样的话,别说自己了,就是罗元圣都护不住他!

????“尉迟厂长,您来了,大家都在屋里呢!”站在门口的jǐng察连忙迎了上来道。

????“都谁来了?”尉迟英低声地问道,这jǐng察的名字她虽然不记得,但是却看着眼熟,应当是弟弟的那一帮狐朋狗友。

????“有县委……”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屋门已经被人由内打了开来,一个男人站在门口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对尉迟英道:“尉迟厂长,进来吧!”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