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四章 无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说话的人,尉迟英认识,潼宜县jǐng察局的副局长关重山,一个从最基层民jǐng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的老jǐng察,若不是他在潼宜县和潼川市里的人脉关系太次,早在十年前,就能够成为潼宜县的jǐng察局局长。◎聪明的孩子记住 超快手打更新◎结果却是在副局长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十来年!

????不过这样一来,关重山也成为了潼宜县jǐng察局里这些领导中资历最老的一个,加上他当初又确确实实侦破过不少大案,这使得他在局里的威信丝毫不逊sè于局长。

????“他怎么来了?”尉迟英这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容不得她再有什么退缩。

????“关局长,怎么这点小事还惊动了你了?”尉迟英巧笑嫣然地道,“您可是要高抬一下贵手啊”

????关重山面无表情地扭过身道:“尉迟经理请进,你弟弟的事情,我可插不了嘴!”

????尉迟英这心里就是一颤,她和关重山虽然以往没有太多的交往,但是也知道,这一位向来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古板人,他说要是插不了嘴,那就是真的插不了嘴,绝对不是什么托辞和拿捏你。而且更令尉迟英吃惊的是,她原本的意识是要关重山配合一下,好好地收拾一下胆敢向自己弟弟动手的人,可是听关重山的意思,却似乎是……反面情况?难道说,受伤的弟弟,还要被追究责任不成?

????尉迟英还想要再多问,关重山已经大踏步地走了进去!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尉迟英见状。也只能快步地走了进去。

????一进屋,尉迟英就吃了一惊,只见屋子里只有六个人,一对年轻的男女和一个中年的男子坐在一边,看起来应当是一伙的,另一边则是县委办公室主任李光亮、关重山和县供销社社长张凡,自己的弟弟尉迟仁。则是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坐在角落里,尉迟英注意到弟弟的眼眶有些发青,脸颊上还有明显的手指印!

????“这一位是县酒厂厂长尉迟英。也是尉迟仁的姐姐!”关重山淡淡地说了一句,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姐!”看到尉迟英的出现,尉迟仁就如同小孩子受到了欺负后看到了父母出现一样。

????“李主任。关局长,张社长,这是怎么一回事?”尉迟英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眼就看出了这其中的蹊跷。那陌生的三人,恐怕就是那一辆挂着奉元车牌的宝马的主人,他们才是问题的关键!否则的话,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惊动李光亮!要知道县委办公室主任,在县里的身份可以说就相当于潼川市里的市委秘书长,是县委常委的成员!一场打架斗殴就能够惊动他的话。那也未免太拿他不当干部了!

????“张社长,我想要知道,为什么这一笔货款居然会拖欠了这么久?你们又什么时候能够偿还?”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询问一样,坐在一旁的那个年轻男子沉声问道。

????张凡此时已经额头见汗,抹了一把道:“方先生。这是我们县供销社财务上的失误,我回去立即就安排财务人员给您支付!”尉迟英注意到,在那一瞬间,张凡看向自己和尉迟仁的目光里,分明是带着几分愤怒的意味!

????“张社长,拖欠这么久。几次三番都催讨不下来,仅仅就是县供销社财务上的失误吗?”那个漂亮的女人突然插口道,“而且,你们县供销社拖欠货款这么久,我们因此而产生的损失,又该怎么计算?”

????“于主任,对于贵方所受到的一切损失,都由我们县供销社负责补偿!”张凡苦着脸道。

????“是吗?”于蕊嫣然一笑道,“张社长,你们县供销社拖欠宁家酒坊的货款,从这份数据上来看,是一万三千七百八十四元九角七分!而我们与宁家酒坊达成的债权转让合同中,转让价是一万六千元整!我听听,张社长打算补偿我们多少?”

????于主任?尉迟英的瞳孔微微地缩了缩,从这个称呼上不难判断,这个漂亮得让她都有几分嫉妒心的女人,看来也是体制中人,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单位的。不管是什么单位的,从李光亮和关重山、张凡他们的态度来看,来头恐怕都不小!而且,听这对男女的口气,他们似乎是接手了宁家酒坊在县供销社的债权!

????虽然是冬季,屋子里也并不是很暖和,但是张凡额上的汗水更多了!于蕊的话意思很清楚,他们从宁家酒坊拿到这笔债权的费用是一万六千元,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地给出了这么高的溢价,但是县供销社都面临着一个难题,他们给出的赔偿加上拖欠的货款,总额肯定是只能比一万六千元多,而不能比一万六千元少!否则的话,对方肯定是不会满意的!

????但是,张凡肯定是不愿意赔付这么多钱的!县供销社如今的年景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业绩连年下滑,已经陷入亏损好几年了,虽然说可能只是几千元钱,对于县供销社来说,也是一笔额外的支出!

????“咳!”尉迟英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对张凡打了一个眼sè,示意他还是点头应了下来。虽然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尉迟英却敏感地察觉到,在县供销社拖欠宁家酒坊这件事情上,越是拖泥带水的,恐怕最后的结果就越糟糕!搞不好,就会把尉迟家也拖下水,与其这样的话,还不如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反正县酒厂可以从别的方面给予县供销社补偿。

????“咦?这一位看起来就jīng明强干的女干部是谁?”于蕊仿佛方才注意到了尉迟英的存在一样,诧异地问道。

????“于主任,这一位是我们县,县酒厂的尉迟英厂长,她是尉迟仁的姐姐。”李光亮介绍道,“尉迟厂长,这一位是方先生,这一位是于蕊于主任,省电视台的!”

????尉迟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女人居然是省电视台的干部!难怪在李光亮的面前,也是毫不在意地侃侃而谈!也确实是,在奉元,一个副处级的干部,还真的算不上什么大领导。更何况,做为省电视台的干部,就是省委省zhèng fǔ的领导,也并不陌生,自然更不会将一个下面的县级干部放在眼里了!

????“于主任,你好!”心里虽然惊诧,但是尉迟英仍然不露声sè地伸出手来道,“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看来这一次是不长眼地得罪了于主任了!我先代他向两位道个歉,我们愿意赔偿两们的所有损失。”

????于蕊和尉迟英的手一握即放,淡淡地道:“尉迟厂长,虽然我很不想这样说,但是我仍然要说,如果说道歉就能够解决问题的话,还要法律和jǐng察做什么?尉迟厂长对于你弟弟平素的所作所为,就一点都不知道吗?”

????尉迟英这心里又是一沉,不由得看向了尉迟仁,这小子这一次到底做什么了?

????“咳,尉迟厂长,你弟弟纠集了七名社会闲散人员,企图以武力威逼于主任他们放弃与宁家酒坊之间的债权转让,结果被方先生他们全部都打倒了。那七名社会闲散人员,已经被我们拘留带回jǐng局了,携带和使用管制刀具的他们将面临着国法的惩罚!”关重山咳嗽了一声道。

????尉迟英吃惊地扭过了头,看着尉迟仁,尖声地道:“你怎么和他人混到一起了?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不允许你和他们往来的吗?”对干部,省电视台的干部,那也是干部,使用管制刀具,难怪对方不肯罢休了!

????方明远站起身来道:”李主任,关局长,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想你们已经是很清楚了,至于笔录,就麻烦关局长了!我们还有其他事情,就不在贵县多呆了,我想,几位一定会在近期内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

????“等等!”尉迟英自然是不甘心就这样让方明远他们离开,要是这样的话,恐怕弟弟麻烦就多了!所以她毫不迟疑地拦住了方明远。

????“尉迟厂长!”还未等方明远说话,她的身后已经传来了李光亮带着强烈不满的声音。尉迟英的心头不由就是一震,虽然说县里的这些领导们看在罗元圣的面子上都让自己三分,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就可以凌驾于这些位之上!

????“李主任……”尉迟英以哀求的声音对李光亮道,那种我见尤怜的模样,令李光亮心头也不禁为之一荡,但是他还是硬着心肠对方明远道:“方先生,我们潼宜县一定尽快地给您一个结果!”

????“嗯!”方明远点了点头,根本无视尉迟英的存在,带着于蕊和陈忠迈步就向外走!

????尉迟英此时才察觉到,原来这三人中,竟然不是于蕊的身份最高,而是这个姓方的年轻人!

????她下意识地想要拦住方明远的去路,胳膊却被人一把抓住,立时动弹不得,回头看去,正是李光亮那已经带着怒意的面容!

????“尉迟厂长,请自重!”李光亮几乎是从牙缝里将这几个字挤出来一般!

????“张凡,你拦住她!”李光亮冷冷地道。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