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九章 潼川刑警队来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九章潼川刑警队来人

????范颖连夜赶回了潼川市,这样的大事,此时已经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所能够独立决断的了。虽然说,在这些年里,她瞒着丈夫帮儿子扫尾的事情做了不少,但是她心里很清楚,那是因为她的丈夫是市委委员、警察局长!如果说没有了这一层的关系,那么警察部门底下的人谁又会认一个话剧团的副团长呢?这一夜里,潼川市内究竟发生了什么,目前海庄镇还无人可知。

????但是童清华和王光远却是一夜都难以入睡,不是因为恶心的被褥,不是因为骚臭的气味,而是因为他们发现,那些不知道多久没洗过的被褥上,居然有虱子!虱子的骚扰、闷热的室温,还有因此而更迫不急待的期望,令两人这一夜里只是打了几个盹,早上警察开门放他们出去吃早饭的时候,两人的眼睛红得就像那兔爷一样。而且身上到处都觉得格外的痒痒,那份滋味,对于他们这样养尊处优的官家子弟来说,真可谓是难以言喻。

????早餐还算是丰盛,每人一碗热腾腾豆腐脑,还有烧饼和包子管够,但是两人此时都无心吃饭,而是迫不急待希望能够找个地方洗个澡,再换身衣服,当然了,最好是能够关在昨天有电话的那间屋里,而不是那间又闷又臭、不通风还有虱子的拘留室里——那里真他娘的不是人呆的地。此时他们才真正体会到了,当初他们将那些得罪了他们的人送入拘留的恶毒之处。一没挨警察打、二没挨狱友整的他们就已经有些忍受不了了,而那些人的悲惨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两人此时的态度已经不敢再像昨天那样嚣张跋扈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之类的语话在心中念叨了无数遍之后,两人这才陪着笑脸来求警察,能否给他们换个地方关押,当然了,要是能够让他们洗个澡就再好不过了。童清华和王光远还将身上带着的贵重钱物都掏了出来,企图买通这警察。

????那警察冷笑道:“你们两个是鲁副所长亲自押来,没有他的命令,谁敢徇私枉法?为了这点钱,再丢了工作,我可就犯不上了。不过鲁副所长也说了,看在你父亲与我们也算是同一系统的人,所以昨晚我们已经是手下留情,将拘留室里的其他人犯都关押到了其他地方去。你们居然还不满足?”

????“这位大……大哥,我们也不是那不知好歹的人,只是这床上有跳蚤、虱子,咬了我们一夜,能不能让我们洗个澡,换个干净点的地方啊?”童清华陪笑道。

????那警察斜着眼看了他们两个片刻,就在两人心里忐忑不安之极的时候,他总算是点了点头,两人欣喜若狂。

????那警察带着两人来到院里的水龙头前,一指那水龙头道:“要洗,你们就在这洗吧!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们要是敢跑,虽然不能打死你们,但是我肯定会打你们的腿!老子的枪可不是吃素的!”

????“啊?”看着那水龙头,又看了看四周,原本欣喜不已的两人一颗心又掉入了地狱。这里虽然不直通派出所外,四周里都是平房,但是这两位什么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脱衣洗澡过?别看他们曾经在闹市区里撕过女孩子的衣服,更是将女孩子脱得一丝不挂地丢在大街上,任他人观瞧,享受那种高人一等凌辱他人的乐趣,但是类似的事情落到了他们自己的头上时,羞耻心却突然占据了上风——仿佛周围的这些房子里,有着无数的目光,都在关注着这一块一样。

????“就……在这里?”童清华有点结巴。

????“就在这里!”那警察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个是不是男的?这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我们所里也没有女同志,现在天气也不冷,在这里洗怎么了?”

????“你们没有浴室吗?”王光远也迟疑道。

????“浴室?有啊!”警察一摆手道,“不过不在这里,得进厂洗。你们觉得以你们两个目前的身份,能行吗?到底洗不洗,不洗就立刻给我回去!老子今天的事情还很多,没有功夫和你在这里磨洋工!我数到十,如果说你们两个还不洗的话,就给我回拘留室去!”

????童清华二人一股屈辱的怒气从心底直冒了上来,两人将怒气冲冲的目光转向了站在一边的警察,他们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待遇。在潼川,就是进浴池里,那也是常常将里面所有的人都赶出来,只有几个亲近的朋友们一齐进去。如今却要他们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在这院子里,当着一名警察,当着屋子里的其他人的面,光屁股洗澡,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你们两个可想好了,如果袭警的话,你们恐怕就不仅仅是拘留七天的问题了,搞不好就要去少管所呆几年了。”那警察满不在乎地冷笑道。

????两人这才突然意识到,这里不是潼川,不是他们可以呼风唤雨的地方,别说像以前那样殴打警察了,恐怕只要自己一动手,眼前的这个家伙就会毫不留情地痛揍自己二人一通,事后还要落下个袭警的罪名。少管所就不用说了,就是拘留再延长两天,他们也受不了啊。经过了这一天漫长的等待,两人的心中此时也没有了昨天的底气。要知道在潼川,不管他们惹出什么样的祸事来,在警察局里最长的也不过是呆了四个小时,那还是在分局的局长办公室里,喝着饮料,吃着牛肉。从打电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近十二个小时了,仍然不见出去的希望,两人此时这心中也是有些惶恐。

????童清华看了看王光远,王光远看了看童清华,虽然说有心硬气一把,就这样扭头回拘留室去,但是身上的搔痒感却令他们无法迈开脚步。他们两人也不傻,如果说现在两人扭头就走,那么在离开这里之前,恐怕都不会再有机会洗澡了。

????童清华的脸涨得通红,他一咬牙,先脱掉了自己的鞋袜,又脱掉了外衣和衬衫,就那么光着上身,穿着长裤走到了水龙头边,拿起了一旁的水管。王光远看他这样做,也依样画葫芦地脱去了自己的鞋袜,又脱掉了外衣和衬衫。两人咬着牙用冷水在院子里洗了个澡。不过好在已是六月,天气已经比较炎热,倒也不至于因此而感冒。

????就在两人倍感羞辱地在后院里清洗的时候,海庄镇派出所的前门处,却停下了三辆警车,下来了七八个警察,为首带队的是一名中年的警官。

????他大踏步地走进了海庄镇派出所,恰好鲁得利就在所里——有童清华和王光远在这里,又有朱大军的叮嘱,他现在不到迫不得已是绝不出去,坐镇在这里。提防着意外情况的发生。他一抬眼就看到这几个走进来的警察,连忙迎了出来。这些人都很面生,似乎不是平川县里的警察,他留意了一下车牌,是潼川市的。立时就是一个激零,暗暗地向一旁的属下打了一个眼色。

????那中年的警官看到鲁得利,脸色十分严肃地道:“请问贵所的所长在哪里?我们是潼川刑警队的,有要事需要贵所配合!”

????鲁得利一怔,笑道:“那恐怕几位得等等了,我们所长去镇政府开会了,恐怕还要一两个小时才能回来,我是副所长鲁得利。”

????“你是鲁得利副所长?”那中年警官眼睛落到了鲁得利身上,上下打量了片刻,这才道,“事情紧急,恐怕我们是等不到贵所长回来了。既然你是副所长,那么就请你看看这份公文。”说着,旁边跟着的警察递给了鲁得利一份公文。

????鲁得利拿过来一看,公文上说,由于最近在潼川发生一起恶性亵猥妇女的案件,经查,童清华和王光远有严重的嫌疑,所以潼川市刑警队请求海庄镇派出所将童清华和王光远交给潼川市刑警队,由他们将其带回拘留调查。请求海庄镇派出所给予配合。这种事情在警察部门其实并不罕见,但是鲁得利却明白,这九成九是潼川市警察局的一种借口,只要童清华和王光远回到了他们的手中,那么拘留多久,在哪拘留岂不是他们说了算的。就是放在家中禁足,他们非要说那是拘留的话,自己一个小小的镇派出所副所长,就是知道了,又能奈何得了他们?

????“鲁副所长!”那中年警官有意地在“副”字上面加重了语气道,“市委市政府都很关注此事,所以时间紧迫,我们必须马上将他们带回潼川审问,以避免其同伙知机逃窜。所以请鲁副所长尽快将童清华和王光远二人移交给我们!我们还要立即赶回去。”

????鲁得利心念电转,苦笑着将公文递还给了中年警官道:”你们来晚了,今天一早,他们二人就已经被送到平川县的拘留所去了!这事,我们已经是无能为力了,几位恐怕还得跑一趟县里,找关局长沟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