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五章 愤怒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尉迟英放下电话还没有十来分钟,郤常生的车队就已经来到了县酒厂的门外,脸sè有些苍白的尉迟英,已经带着厂里的主要干部恭候在了厂大门外!还有二十余名厂里的青年女工,手拿鲜花列队欢迎。

????在数分钟前,县委办公室主任李光亮首先抵达酒厂,头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些青年女工们手中的“鲜花”,都是做的绢花,而不是真正的鲜花。李光亮连忙打开了自己车的后备厢,拿出了一把把的鲜花让尉迟英他们赶紧发放下去。要不说,李光亮能够担任县委办公室主任的这一职位呢,从接到了来自省zhèng fǔ的通知之后,李光亮一方面通知县里的主要干部们,另一方面也立即着手准备各种欢迎领导所需要用的东西,比如说鲜花,比如说条幅一类的。这一次,他提前做出的这些准备,无疑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当郤常生来到县酒厂的大门外时,厂门上已经挂起了条幅,干部群众各守其位手拿鲜花热情地欢迎领导的亲临指导,整个场面看起来,倒是也似模似样的!

????不过令尉迟英他们感到吃惊的是,郤常生在厂门口的时候居然没有下车,而是车窗里伸出手来和那些群众们挥了挥手,车队就驶入了厂区。尉迟英等人面面相觑,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不祥的预兆。

????虽然说他们的级别与郤常生相比起来,那可是差得不是一星半点,郤常生这样做,可以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从一贯以来的约定俗成,领导们视察地方时,一般都会下车和欢迎群众们亲切握手。热情地谈话。像郤常生这样直入厂区的。一般都不代表什么好事!

????但是心里再怎么样七上八下,尉迟英等人还是赶紧地赶回到了酒厂的办公楼,此时郤常生和陪同他一同视察的潼宜县县委书记柯蒙山、县长周兴华、人大主任马有靖已经站在了办公楼的大门前。

????“郤厅长。县酒厂在我县县属企业中,经济规模排在第二,去年的效益很不错的。全厂盈利超过了三十万元!”副县长米纪林正站在几人的身侧,一边给众人介绍着县酒厂的现状!

????“它的设计产量是多少?去年的实际产量又是多少?全厂的正式职工是多少?”郤常生不露声sè地继续问道。

????米纪林怔了一下,这种东西他怎么知道,能还记得县酒厂去年盈利超过了三十万元,还是因为一来这里是尉迟英,这个他已经垂涎多年的美人当厂长;二来,则是因为潼宜县虽然也有着四五家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但是除了水泥厂之外,就只有县酒厂账面上还是盈利的!

????米纪林一眼就看到了小跑着过来的尉迟英。丰满的胸部,随着她的脚步而波涛起伏,不过此时米记林自然是无暇再欣赏这般少有的美景。连忙伸手召呼尉迟英过来道:“郤厅长。这一次就是尉迟英同志,县酒厂的厂长兼党支部书记!她已经在厂子里工作了不下七年了!可以说。对酒厂的发展,前景没有人能够比尉迟厂长更明确了!”

????郤常生等人的目光立即转到了尉迟英的面上,尉迟英强压着心头的不安,听米纪林重复了一遍方才郤常生的问题后。沉吟了片刻道:“郤厅长,县酒厂是七十年代末期开始建设,八四年三月开始正式投产。当年的设计产量是年产白酒五千吨,在完全满足潼宜县人民需求的基础上,供给潼川市。由于前两年,县里和市里的经济发展速度受到国际大环境的影响,增长速度九七年之前相比起来,有所下降,所以酒厂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我们去年的实际年产量在两千一百余吨左右!目前全厂正式的在职职工是五百八十七人!”

????尉迟英很会说话,虽然说如今的实际年产量不到设计产量的二分之一,产品只能在潼宜县境内依靠一些不入流的手法强行高价推销,才勉强取得了这样的成绩。但是在不了解内情的人听来,却会以为,县酒厂能够取得目前这样的成绩,主要还是因为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

????郤常生不动声sè地上下打量了尉迟英几眼,不置可否地扭头背着手向厂区里走去。一众人等自然是一个个都急忙跟了上去。留下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尉迟英——郤常生这是什么意思?是对酒厂的工作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尉迟厂长在这里发什么愣?你还不赶紧跟上!”李光亮一拍她的肩膀,语带不满地道,“领导要是有什么问题,由谁负责回答啊?”尉迟英这才意识到身为酒厂厂长的自己应当紧跟在领导的左右,连忙快步地跟了上去。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郤常生认真地视察了县酒厂的生产车间,详细地询问了县酒厂目前的生产情况,并且亲切地慰问了一线的生产职工,与她们合影留念。直到临近中午,这才从酒厂的生产车间里出来,回到了酒厂办公楼里的会议室里。

????原本在车间里,还是挂着几分笑容的郤常生,在进入办公楼之后,这脸sè就立时变得yīn沉起来,等进入了会议室之后,那yīn沉的脸sè已经是人就能够看得出来了!

????“县委和县zhèng fǔ的主要领导班子,还有尉迟厂长,你们留下,我们开一个小会!”郤常生的声音冷若冰霜,令在场的不少潼宜县干部们情不自己地缩了缩脖子。当闲杂人等都退出了会议室之后,郤常生的脸上简直都可以刮下三两霜了!

????“今天,我之所以没有通知你们,就前来潼宜县,是因为我想实地、真正地了解一下潼宜酒厂的真实情况!而不是听你们那些废话、套话和官话!掌握第一手的真实情况,从而为省里领导们做出一些决断提供足够充足和真实的材料!”郤常生沉声道,“而今天,我在酒厂里所看到的情况,令我觉得触目惊心!”

????“一座年设计产量在五千吨的酒厂,实际产量,却连一半都没有!年产白酒两千一百余吨,正式职工近六百人,纯利润却只有三十余万元的盈利!这样的成绩你们就不感到脸红吗?在奉元,随随便便找一家方家酒馆出来,正式的职工不到你们的十分之一,他们的年利润都是以百万元来计算!”郤常生敲打着桌子愤怒地道,“国家投入了这么多资金,你们就是这样回报的吗?”

????而对郤常生的质问,尉迟英只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就仿佛掉进了万丈深渊一般!这可是省商业厅的副厅长,虽然说只是和潼川市副市长在一个级别上,但是所掌握的实权,却连潼川市的市长也要巴结!这样高级别的领导发怒,别说她了,就是潼宜县的书记和县长,也是一个个如同小学生一般坐在那里,一头的冷汗!

????郤常生咆哮了几句之后,双手环抱在胸前,以恶狠狠地目光扫视着在场的众人道:“你们的这一份成绩,令我很失望!难怪,方家对你们县酒厂的收购只开出了七百万元的收购价格!而且前提条件是将厂里的所有非一线工作的干部都清扫出局!哼!依我看,方家开出的这七百万,恐怕更多的还是给你们留了几分情面!他们也是看上厂里的熟炼职工和生产设备!否则的话……”

????郤常生说实话对今天的视察失望得很,方家突然提出来要收购潼宜县的酒厂,这令秦西省商业厅自然是欣喜不已。在省境内大批的国有企业和军工企业面临困境时,能够有人,尤其是方家愿意站出来帮着他们减负,当然是一件好事情。而且,方家收购走这些企业,大都都会在短时间里就扭亏为盈,不但解决了工人下岗的问题,还创造出了更多的税收。

????只是方家提出的收购价,却令商业厅里的不少人觉得有些低,一家八四年方才正式投产,有着大量熟练工人,白酒年产量在五千吨的酒厂,方家居然只提出七百万元的收购价格,这令很多人觉得方家是有意要占国家的便宜!郤常生正是因此而受商业厅厅长的委托,亲自前来潼宜县实地考察酒厂,看看它的真实情况!

????结果自然是令郤常生感到很失望,厂区里随处可见乱七八糟堆放的原料和成品,生产车间里无论是工人的着装,还是车间的洁净程度,都给郤常生留下了深刻的负面印象!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这里的工人们的jīng神面貌相当地颓废,厂区里游手好闲的人,不在少数!而且这么大的一个厂子,一年的纯利润居然才不过区区的三十余万元,那岂不是说,它随时都有可能变成亏损企业!

????而且,做为一名在商业厅工作了多年的老人,郤常生对于国有企业的很多小把戏是很清楚的。今天他只是没有提前通知,走马观花地看了看,就发现了这么多的问题,而要是沉下心来,对县酒厂进行仔细认真的审核的话,只会暴露出更多,令人触目惊心的现实来!

????所以他很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