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六章 诡异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郤常生话说了个半截,可是将潼宜县的这些人惊得半天合不拢口!

????方家要收购县酒厂?哪个方家?平川方家?这些人怎么想也觉得这事情里透着几分诡异。方家什么时候又想在白酒业里插上一腿了?七百万元收购县酒厂,确实是有些少了!而且一旦方家收购了县酒厂,那么他们平rì里的不少消费也就少了一个报销的所在!他们可不认为方家控制下的县酒厂还会像现在这样为他们这些人报销那些乱七八糟的费用。

????但是……这些人又想到了方家名下的产业,那一个个惊人的赚钱能力,又不禁有些期待——如果说方家接手了县酒厂,会不会县酒厂也像方家名下的那些产业,业绩来个三级跳?就算是达不到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和家乐福集团的水准,能够像……呃,大家很悲哀地发现,似乎方家名下的产业中,随随便便的任何一个,其每年的收益恐怕都是县酒厂的几千倍以上!县酒厂就是达到其中效益最差的一个的水准,那都意味着上缴给潼宜县财政的税收要翻上千倍!要是真的那样的话,潼宜县原本捉襟见肘的财政就可以大大地松一口气!他们这些当领导的,自然也就是大把的政绩!而期中所产生的种种机会,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无疑也是发财的好机会!

????所以,一时间,这些人是喜忧参半,不知道是应当立即反对,还是表示赞成!而尉迟英,则是完全地傻了眼!一旦县酒厂被方家收购,她这个县酒厂的厂长怎么办?方家已经明确地提出来,所有不在一线工作的干部要全部从厂里辞退!她这个厂长自然是首当其冲!而她要不当县酒厂的厂长,她又能做什么?县里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哪有什么好岗位能够留给他们这些人!

????而更麻烦的是。尉迟英很担心在收购中,方家要是核实县酒厂的实际资产时,自己暗地里所做的那些手脚一旦暴露。那可就是大事了!可是如今在会议室里的这些人里,她尉迟英,地位可谓是最低的一个。她又有什么资格来阻止?

????“郤厅长,我们潼宜县酒厂这些年的效益的确是不如从前了,但是这也是有着多种原因的,我们酒厂那些不在生产一线工作的干部同志们,为了这个酒厂同样也付出了很多……要是将他们全部都从酒厂里撤出来的话,县里也没有那么多的职位来安置他们啊!”县委书记柯蒙山轻声道,“省里能不能和方家商量一下,至少也要留任一部分吧,这样也有利于稳定酒厂职工们的人心!”

????县长周兴华嘴角不为人所注意地轻轻扯了扯。心中暗骂柯蒙山,这一番话也是他所想说的,但是却被柯蒙山抢了先。

????“多种原因?那好吧。柯书记。就请你说说吧,都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一结果?一个好好的厂子。为什么会是如今的这个模样?”郤常生淡淡地道,“他们究竟为这个酒厂,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我就在这里洗耳恭听了!”

????柯蒙山的这一番话,不过是想再叫叫苦,从省里争取到更多的补偿,同时,也是想再努力一下,为潼宜县的干部们争取一些福利——身为平川区的邻居,他们可是早就听说过,方家产业里的员工,无论是薪水还是福利,在同行中都算得上是佼佼者!就是方家酒楼中的服务员,收入放到潼宜来,那都是属于高收入的。更不要说,方家产业中的那些管理层人员了,据说都是年收入好几十万的!

????年收入好几十万啊,红灿灿的百元票都要好几十捆,这对于平均年收入不过三千余元的潼宜县人,zhèng fǔ工作人员也不过是稍好一些,的冲击,可想而知了!潼宜县里也不是没有人去平川,想进入方家的产业,但是成功的毕竟都是少数,而这些少数的幸运儿之后的衣锦还乡,更是令潼宜县的这些人对方家产业十分地向往!

????而这一次,方家既然看中了县酒厂,在柯蒙山看来,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倒不是想要多少干部能够留在厂里,毕竟县酒厂是被方家收购,而收购之后,县酒厂就有国有企业变为了私营企业,身份的变化,也就决定了这些干部们如果说继续留在县酒厂里,就得考虑放弃在体制里的身份。当然了,如果说方家不在意的话,那么脚踏两只船的,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在县城里,对于这一点管理得自然不会像大城市里那么严格!

????柯蒙山想得是,怎么样将干部们家里的适龄子弟都塞进酒厂里去,只要他们能够不被踢出来,rì后家里再有意地扶持,没准rì后,他们中也有人能够进入方家产业的管理层呢!可是柯蒙山却没有想到,郤常生却直截了当地将问题丢了回来,而且当面直接质问他!

????“这个……”柯蒙山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是好!不禁面露尴尬的神sè。

????“米副县长,县酒厂是由你负责的,前几天,你不是刚刚向我汇报了县酒厂如此的种种难处,就由你向郤厅长汇报一下吧!”柯蒙山那毕竟是久经沙场的,一转眼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米纪林,立即将问题丢了过去!

????米纪林诧异地张大了口,县酒厂是归他负责的,这倒是不假,但是他近些天里什么时候向柯蒙山汇报过县酒厂的难处了?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柯蒙山在潼宜是当之无愧的一把手,虽然说在郤常生的面前算不得什么,但是收拾他这样的一个连常务副县长都不算的副县长,给他穿穿小鞋,甚至于架空了他,那还是很容易的!

????“郤厅长,这个……”到了这个地步,米纪林也只有硬着头皮接口道。他倒是有心再将问题丢给尉迟英,但是当着柯蒙山的面,他没敢!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上传来几记敲门声,郤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他这里开会,怎么还有这样不开眼的人?

????他的秘书会意地前去打开门,探出头来只问了几句,就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在郤常生的耳边以极低的声音说了两句,郤常生的脸sè也不禁为之一变,随即站起身来道:“诸位,让我们一起欢迎省纪委的于立志处长和潼川市纪委书记金石!”

????随着他的声音,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推了开来,两个中年人并肩走了进来,走在左边的人,柯蒙山他们都不认识,大概就是省纪委的于立志,而走在右边的人,就是潼川市纪委书记金石。站起身来的柯蒙山等人心里大吃了一惊,省纪委和市纪委的领导同时出现在这里,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说,在座的人中,有谁要倒霉了?可是,在这之前,怎么一点点的风声都没有?

????想到这一点,在座的绝大数人,这腿脚都有点发虚!

????“郤厅长,打扰你们开会,真的是很抱歉!”于立志道。虽然说郤常生是副厅级的干部,而他只是处级干部,但是在座的人都听得出来,他是在以一种平等的口吻与郤常生交流。不过大家也没有人对此表示出什么异样来。

????“于处长,金书记,你们这个时候赶过来,有什么事?”郤常生镇静自若地道。

????“请问,在座的哪一位是潼宜县的副县长米纪林和潼宜县酒厂厂长尉迟英?”于立志朗声问道。

????在场的众人,诧异中又带着几分庆幸的目光纷纷地投向了两人,尉迟英俏脸煞白,若不是及时地手撑住了面前的桌面,肯定又一屁股坐了回去。而米纪林比她还要不堪,已经是一屁股又坐回到了沙发上去,满头的汗水,嘴唇哆嗦着,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顺着众人的目光,于立志略有些诧异地看了两眼尉迟英,又带着厌恶神sè地看着米纪林道:”你们就是米纪林和尉迟英了?我们有一些情况需要向你们进行了解,希望你们能够积极地配合我们的工作。就请两位随我一同去奉元走一趟吧!"金石一挥手,自有几名工作人员走了上来,一左一右地夹住米纪林和尉迟英。

????“不用你们!”尉迟英尖声地道,“我自己能够走!”说着,虽然脚步有些发浮,但还是自己走了出去。至于米纪林,已经瘫软在了沙发上,那两名工作人员可是颇费了一番气力才将他从沙发上扶了起来,带了出去。

????于立志和金石随之也一起离开,只留下了一屋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整个屋子里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

????柯蒙山、周兴华和马有靖都是暗暗地擦了一把冷汗,方才于立志和金石出现的那一刻,三人的心里也是翻江倒海一般。不过现在想起来,一个小小的副县长,这省纪委怎么会亲自派人前来?这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一般,事情可是有些太诡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