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九章 尴尬的婚礼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明远,认识一下,这是我在电视台里的两个重要助手,这个个高的叫罗霏霏,这个纤细娇小的叫金亦菲!嗯,你们两人别看了,他是我的朋友,明远,在方家酒楼秦西省分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于蕊拍了拍两个女孩子的肩膀笑道,“新郎他们的车队来了吗?”

????“哇!”罗霏霏不禁两眼为之一亮,掩口娇呼道,“于姐,您的朋友是方家酒楼的啊!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总经理助理?”方明远的长相虽然谈不上有多么的英俊,只能说是平均水平往上一些,但是他身上的那种上位者的气质,却是在人群中相当地罕见,所以也相当地吸引人的眼目。

????而与他气质相比起来,更令年青女孩子为之动心的,是他的职业!方家酒楼秦西省分公司总经理助理!看方明远的年纪也不过是二十四五岁,走出大学校门没几年的年轻人,居然就当上了分公司的总经理助理!要知道,一般什么总经理助理,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于比分公司里的那些部门主管权利还要大!可以说,他们就是公司高层干部的储备人员!

????方家酒楼在奉元的餐饮业里,虽然说不是最高端的一员,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它的影响力和受欢迎度。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方家酒楼在服务、菜式上还常常引领奉元的餐饮文化cháo流。很多zhèng fǔ部门和干部都喜欢在方家酒楼用餐,就连省委省zhèng fǔ有时候宴请宾客,也会选择方家酒楼!

????所以方家酒楼的利润率在同行中,一直都是领先者之一。这造成方家酒楼员工的薪水在同行中也是领跑者。而且在年初的时候,方家名下的所有产业,员工们都不同程度地提高了薪水,还公布了一系列的福利措施,其中有关于员工意外死亡和受伤后公司给予补助的几项可谓是深得人心。这样的待遇,以往只会在大型国有企业中才会有,方家做为一家私营企业。同样公开做出这样的承诺,实在是很难得!

????“你好!明远!”金亦菲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来道。由于方才于蕊一直没有说方明远的姓,两人自然而然地以为他就是姓明的。虽然说心里有些嘀咕这个姓挺少见,但是也并没有起疑心。方明远自然也不会主动地来解释。

????“你好!”方明远伸手和她轻握即松道。

????“新郎他们的车队已经出了新娘家,正在向这里驶来。估计会在十点十五到。”罗霏霏娇声道。“我们差点以为于姐就要赶不上了!想不到于姐的点踩得真好!”

????于蕊笑了笑,环顾四周,不时在点头微笑、或者摆摆手,与周围的同事们打招呼。

????“魏主任的面子真大。咱们台里可是着实来了不少人呢!”金亦菲低声地道。

????方明远不禁嘴角微微地翘了翘,他可是事先听于蕊提到过,这位新郎倌可是省电视台后勤部门的干部,不管电视台里的那个部门,除非你已经进行省电视台的高层干部行列。就是见到后勤部长,也可以提过来训斥几句、发发牢sāo和不满,甚至于敲打几句。否则的话,哪一个单位里,后期保障部门的人那都是要巴结几分的。

????因为在任何一个单位里,后勤保障部门是否全力支持你,都是关系着你能否工作顺顺利利的关键。尤其是像省电视台这种地方,外出采访得需要车吧,得需要相应的一些准备东西吧。就是摄像机,你也得根据情况考虑需不需要带上备用机器吧,后期保障部门要是有心卡你一把,绝对可以不但让你们误了事,还让连你们半个不是都说不出来。而且。三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后期保障部门的中层干部,这说明这位魏主任的前途从现在看来,还是比较光明的,这些人当然是希望能够提前结个善缘。rì后也好相见!

????“新娘那边的客人来到了吗?有人负责接待吗?”于蕊目光流转,打量着酒店里的其他客人。

????“新娘那边的客人只来了四个人!就在那边。由王大姐她们负责接待着呢!”金亦菲指了指酒店大堂的一角,于蕊这才注意到在那里坐着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女,还有二十多岁的一男一女。自己的几名同事正在陪着她们聊天。

????“怎么就来了四个人?”于蕊诧异地道,“新娘那边的其他客人呢?都随车队过来吗?”

????金亦菲和罗霏霏的脸sè变得有些怪异,看了看左右,将于蕊和方明远拉到了一旁,这才压低了声音道:“新娘家那边的其他人都不过来了!就那四个人,好像是新娘的舅舅一家人!”

????“啊?”于蕊吃了一惊,这是怎么搞的?婚礼是女孩子一生的大事,就是发生了再大的矛盾,也不能这样搞吧?

????“我们也是听说啊,不知道真假!”金亦菲压低了声音道,“于姐和明大哥可别说出去啊!”

????方明远微笑地点了点头,被人称为明大哥,还真是头一遭!

????原来,新娘的亲生母亲在她六岁的时候因意外早逝,她的父亲后来又娶了一个妻子。这后妈和前妻的女儿,处得自然就不是那么和睦。后来,这后妈又有了自己的儿子,对待这女孩子,就更漠不关心了。而这个当父亲的,由于忙碌事业,对于家里的事情一般也不大管,结果就是这母女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新娘后来大学上了秦西省交通大学广告系,出来之后就进入了奉元市内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后来与新郎倌魏鹏程在电视台偶然相识,两人谈了大约有一年半时间,这才决定在今天结婚!但是他们的恋爱却没有完全得到新娘的父母的认可!

????“我听说,新娘的母亲想要把她介绍给彦龙房地产公司老总的儿子!可是新娘根本就看不上对方!双方在这件事情上闹得很僵。新娘费了很多的心血,才让她的父亲认可了魏主任,可是就在chūn节的时候,也不知道,她的继母给她父亲灌了什么迷汤,结果新娘的父亲又变卦了,不同意两人的婚事了!可是当时距离婚期就剩下不到一个星期了,魏主任人也请了,酒店也预定了,酒席也准备好了……”金亦菲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刚刚从车队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新娘的父母,还是拒不承认两人的婚事,而且因为她父亲的缘故,她的那些叔伯姑姑们,都不好参加她的婚礼了!”罗霏霏恨恨地道,“你说怎么有这样的父母,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妄想着拆散小两口,这不是成心为难人吗?”

????“新娘叫什么?她父亲是做什么的?”方明远插口道。金亦菲方才提到的彦龙房地产公司,是奉元市内一家较大的,也是比较正规的房地产公司,家乐福集团在奉元的一些房地产,就是由它承建的,所以对它,方明远还是多少有点印象的。这个新娘的母亲既然想要将继女介绍给彦龙房地产公司老总的儿子,听起来恐怕也不是一般人的家庭。

????“新娘叫华恋英,她父亲是奉元青峰集团公司的老总华国雄!”罗霏霏道。

????“啊哦,青峰集团公司啊!”方明远摸着下颌,微微一笑。青峰集团公司,听起来虽然蛮大气的,但是实质上,也只是奉元市里一家规模比较大的私营企业罢了。方明远之所以知道它的存在,是因为它是方家酒楼的重要供货商之一。甚至于可以说,正是因为它是方家酒楼进入奉元不久后就被选中做供货商,它才在奉元立足并一步步发展到了今天,成为了奉元市内,诸多的酒店、餐厅的主要供货商。

????“怎么会这样!”于蕊双眉微锁,她和魏鹏程之间的关系可是不错,以往魏鹏程在后勤保障这一块,可是帮了他不少忙。说老实话,如果说不是考虑到魏鹏程在省电视台里的前途也是一片光明,而且他又是马上要结婚的人了,而一旦结婚后,以他的年纪恐怕很快就会要孩子,肯定是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环境。她还想把魏鹏程也拉到潼宜去呢。有了魏鹏程坐镇的后勤保障部门,完全可以让她放心!

????无论是同事,还是朋友的立场上,于蕊都不希望他的婚礼上出现这种令人感到尴尬的场面——新娘的父母都不出现,这算什么啊!

????方明远看了看于蕊,微微笑道:“小蕊,这个新郎倌是你的好朋友?他就没和你提过这事吗?”

????于蕊苦笑着一摊手道:“最近这一段时间,我忙得是天昏地暗的,之所以还记得这事,还是因为在去年十二月他就告诉我了,我特意地在rì历上注明了!他就是有心想和我说说,也得找得着我人啊!”

????“那么,你想帮他吗?”方明远看了看时间道,虽然说不知道婚礼什么时候开始,但是要不抓紧的话,届时婚礼开始,新娘的父母还没有出现,那可就是笑话了!

????“你有办法?”于蕊的眼睛立时一亮,扯住了方明远的袖子道,“你要是能够帮他们一把,就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