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章 一个电话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华国雄脸sè铁青地坐在沙发上,一根根地抽着闷烟。而在他的身边,还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在客厅的外面,还有七八人脸sèyīn沉地或立或坐,不时扫这边一眼。

????“大哥,恋英他们连结婚证都已经领了,就算是今天不举行婚礼,马上离婚,那在档案上也是属于二婚了,你觉得你耍这脾气还有什么意义吗?好吧,她希望恋英嫁给彦龙房地产公司老总的儿子,就算现在恋英回心转意了,人家还愿意娶一个二婚的女人吗?”中年女xìng恼火地道,“恋英幼年就失去了母亲,这些年来,你对她的关心有多少,我也不说了,但是她毕竟是你的女儿,她的婚礼你都不参加,你还不允许我们参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真的想要逼得恋英和你断绝父女关系吗?”

????“国茹,明明是她先不尊重我这个父亲的!我都已经告诉她了,要她推迟婚礼的时间,可是她听我的了吗?她还把我当做父亲吗?哼哼,想要做成既成事实来逼我认可啊?我华国雄向来是吃软不吃硬!”华国雄烦恼地一挥手道,“她要是把我还当做父亲,就应当听我的!”

????“就应当听你的?”华国茹冷笑道,“一切都准备好了,酒店也订下了,假期也请了,客人也请了,这马上就要举办婚礼了,就因为你的一句话,所有的这些都要停下来!你当你是谁啊?共和国主席还是联合国秘书长!你就想着你的尊严了,你想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将恋英和鹏程他们又放到了什么样尴尬的境地了!rì后他们夫妻两人怎么面对自己的亲友、朋友和同事?你怎么就不替他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就为了你一时头脑发热的决定,他们小两口就要一辈子在亲友、朋友和同事的面前抬不起头来?鹏程rì后又怎么继续在省电视台工作下去?你的尊严还真是无比的重要!”

????“工作不下去又怎么了?我华家还能缺他一口饭吃?”华国雄一拍桌子道。

????“大哥,你这话说得就没有意思了!”一旁坐着的中年男人,也就是华国雄的弟弟华国浩不满地道,“一方面,你看不上人家魏鹏程。临时变主意!你让人家魏家怎么看这事?一方面,你又说华家不缺他一口饭吃!你的意思那就是同意恋英的亲事了?你都同意了,又何苦闹这么一出?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

????“国浩。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华国雄越发地恼怒,指着华国浩的鼻子道,“你到底是站在谁的立场上的!”

????“我谁的立场也不站!哼!人家魏鹏程三十岁出头。已经是省电视台的中层干部了,你一句话,人家就得放弃大好前程,到你家入赘啊!没有你华国雄施舍的那一口饭,人家现在活得也挺好的!别忘记了,你华国雄当年三十多岁的时候,还只是一个菜贩子!”华国浩针锋相对地道。他早就看不顺眼大哥夫妻在侄女婚事上的态度了!不就是大嫂去世的早,恋英没有人疼爱吗!不就是因为那个女人的挑拨离间吗,你就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这般地刁难!

????“你!”华国雄气得简直都要说不出话来了!

????“姐,他不去。不尽当父亲的责任,我这个当叔的可不能像他一样,rì后被人指脊梁骨,百年之后到了黄泉下,也无脸去见大嫂!你去不去?”华国浩对华国茹道。

????“去!我当然要去!我是恋英的亲姑姑。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可不想像rì后某个人一样,无脸见九泉之下的爸妈!”华国茹愤愤地道,“爸妈去世的时候,都曾经再三地嘱咐你要照顾好恋英,敢情你就是这样照顾的啊!”

????“你们都给我站住!”华国雄暴怒地站起身来,一脚就将面前的茶几踢翻了。茶几上的杯盘摔了一地!

????“哎哟!”从楼梯处传来了一声女人的惊呼,接着,一个年纪看起来在三十余岁的漂亮女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国雄,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女人轻声地道,“国浩,国茹,你们两人也是的,怎么惹得你哥发这么大的火?他现在也是五十岁开外的人了,又有高血压,心脏也不大好,可是生不得气的!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就是你们一辈子的遗憾了!”

????“罗美英,我告诉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华国茹毫不客气地道,“要不是你在这里面搞风搞雨的,又哪有这么多的事!”对于自己大哥的这个后妻,华国茹可是一向都看不上!虽然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品xìng与去世的大嫂相比起来,那绝对是天上地下!只不过,以前都看在华国雄的面子上,不与她计较。今天,她和华国雄都要撕破脸了,自然也就不把罗美英放在眼里了!

????罗美英被华国茹劈头盖脸地这一顿训斥,眼圈立即一红,委屈万分地看向了华国雄!

????“罗美英,你少玩这一套!”华国浩冷笑道,“你在我们的面前眼泪已经流得太多了!猫哭耗子!姐,别再和她费话了,再晚我们就彻底赶不上了!”结婚地虽然说距离这里不远,但是开车过去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魏鹏程他们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就算到了酒店不是马上开始婚礼,时间也不多了!

????“都不许去!”华国雄用手指点指着弟弟、妹妹,一声断喝道。

????“你说……”华国茹的话还没有完。就看到华国雄的贴身秘书一脸紧张地从外面冲了进来。

????“出去!谁让你进来了!”华国雄正在火头上,不由得更是火冒三丈,大吼道。

????“老板,这是项总的电话!”秘书捂着手机,低声地道,“说是有急事找您!”

????“啊?”华国雄吃了一惊,一般情况下,秘书所说的项总,那除了方家酒楼秦西省分公司的总经理项军之外,再没其他人了。而方家酒楼,无疑是青峰集团公司最重要客户,青峰集团公司每年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以上业务都是与方家酒楼有关系的。所以即便是在暴怒中,华国雄也只能强压着火气,伸手接过了电话,往窗前走了几步。

????“项总,我是华国雄啊!”华国雄强笑道。

????“华老板,你这事情做得可是太不地道了!”电话里传来了男人的笑声,“贵千金今天结婚,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是怕我上门讨一杯喜酒吗?若不是方少给我打电话,我还被你蒙在鼓里呢!我现在就赶过去,若要是晚了,华老板你可得担待几分啊!”

????“啊?”华国雄当时就呆住了,项军刚才说什么?谁告诉的他?

????“啊什么啊?华老板,你该不是不欢迎我吧?”电话里传来了项军略带疑惑的声音。

????华国雄打了一个激零,连忙道:”那怎么可能!项总大驾光临,是小女他们求之不得的佳宾啊!怎么可能不欢迎啊!项总,您方才说是谁通知的您?方少?”华国雄的心激烈地跳动起来,项军口中的方少,该不是那一位吧?

????“华老板,您这可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我们口中的方少,还能是谁啊?”项军笑道,“告诉你,方少可是也出席了贵千金的婚礼了,现在就在酒店里呢!要不是他告诉我,我还被你蒙在鼓里呢!行了,不和你多说了,你这老小子,这不是成心打我一个措手不及吗?这么短的时间里,你让我这时候到哪里去找合适的贺礼啊!”

????项军的电话挂了,华国雄却是呆若木鸡!

????方少,方家的嫡长孙,一手创立下方家诺大产业的核心人物,怎么会突然出席了自己女儿的婚礼了?那可是他华国雄也要仰望的大人物,平rì里求都求不到一面之缘的!他是自己女儿邀请的?还是魏鹏程那边的?要是自己女儿邀请的,可是女儿怎么从来都没有提过她认识方少?要是魏鹏程的朋友……

????华国雄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心里很清楚,别看青峰集团公司如今在奉元也算是有名有号的,但是与方家一比,那就什么都不是!不说公司目前的主要客户就是方家,这些年青峰集团公司之所以能够顺利地打开奉元市场,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拉着方家的虎皮呢!

????这就好比两家公司,实力相差无已,但是其中一家公司的客户里有世界五百强企业,那旁人自然就会对它高看一眼!

????正是因为它是方家的主要供货商之一,所以奉元的很多餐饮企业都会高看它一眼,将业务交给它来做,而青峰集团要是失去了方家这个大客户,恐怕就是灭顶之灾!

????不折不扣的灭顶之灾啊!届时恐怕其他客户也会弃青峰集团而去!

????想到这里,华国雄身上立时起了一层冷汗,他立即大声地吼道:”备车!备车!大家赶紧走!去参加恋英的婚礼!”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