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章 强行抢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章 强行抢人

????“送到平川县拘留所去了?”中年警官面带诧异地道,“这么快?”

????“就是这么快。我们这里只是镇级的派出所,并不具备长时间关押犯人的条件。他们被拘留七天,这么长的时间自然是要交给县拘留所管理。”鲁得利平静地道。

????那中年警官脸色沉了下来,严肃地道:“鲁得利同志,这是潼川市市委市政府的决定,事情紧急,容不得别有用心之人从中阻挠!你可是要想好了,谎报警情是要负责任的!”

????鲁得利的眉毛立时竖了起来,从这个中年警官的言语里他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请问,怎么称呼?”

????“我是潼川市刑警大队的副队长伍兴国!这是我的证件!”中年警官递出了自己的警官证。鲁得利拿过来看了几眼,又递还给了伍兴国。

????“谎报警情不知道在伍兴国队长看来,要负什么责任?”鲁得利镇定地反问道。

????伍兴国原本以为以自己潼川市刑警队副队长的身份,又有潼川市警察局的正式公文,鲁得利一个小小的镇级派出所的副所长,还不识时务者为俊杰地就将童清华二人移交给自己。反正这种事情在警察系统内部并不是没有前例。日后就是平川县警察局里追究起此事来,有公文在手,也为难不了他什么。可是他却没有想到,鲁得利居然还会反其道而行之,竟然问起自己来了。

????伍兴国仰面打了个哈哈道:“鲁副所长,明人不说暗话,童清华二人一直都在我们的监视视线里,我们的人并没有看到今天早上有车从贵所前往平川县,所以鲁副所长也就不必再隐瞒什么了。希望鲁副所长明白,这是潼川市市委市政府的决定,你要有大局观,不能因为小小的私愤而耽误了我局里的大事。请立即向我们移交嫌疑犯童清华和王光远二人,否则因此而产生的一切后果,都将由你们海庄镇派出所承担!鲁得利副所长,你可是前途光明,莫要因此而误了前程!”

????“呃?请问伍兴国队长,贵局的局长可是童栋同志?”鲁得利看到一旁部下递过来的眼神,心头大定。心中暗骂伍兴国不是东西,真要把人移交给了他们,自己在平川县里才是真正地永无抬头之日。不说方家会不会记恨自己,就是平川县里的同事们,一人一口唾沫星子,也够自己一呛。

????“不错,是童栋局长!”伍兴国点了点头道。

????“那你们也应当知道,童清华是童栋局长的独子,不知道童栋局长对于此案是否回避了?”鲁得利的话语令这些来自潼川的警察们为之脸色一变,不由得都泛起了怒色。

????伍兴国脸色为之一沉,断喝道:“鲁得利同志,希望你认清楚你的位置,我们童栋局长在此案中是否回避,不是你一个平川县的派出所副所长所应当关心的!你现在所要做的,应当是配合我们的工作,立即将童清华二人移交给我们!案情紧急,我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磨牙花子!”他确实是有些心急了,再这样磨磨蹭蹭下去,恐怕平川县里警察局领导就要知晓了。

????鲁得利也敛去了脸上的笑容,肃容道:“伍兴国同志,我也请你注意到一点,这里是潍南地区平川县海庄镇派出所,不是潼川市管辖地区。童栋局长虽然是级别远高于我,但是我并不是他的属下。就是对于他的合理要求,我也是可以尊从,也可以不尊从,何况这种乱命!我怀疑童栋局长并没有遵循我警察系统中应有的原则,有干涉我县警察执法的嫌疑。所以,我正式拒绝贵方的移交要求。如果说贵方有异议的话,可以前往平川县警察局,只要讨来关局长和朱副局长的命令,我就立即放人。否则的话,休想!”

????伍兴国的脸色立时变得铁青,别看他只是刑警队的副队长,但那是他进入刑警队的时间还不够长,资历不足的缘故。但是,作为童栋近几年来发现、挖掘、并一手捧起的警察系统的新星,伍兴国在潼川市的警察系统里,却是有着与其资历不符的权力的。他这个副队长,局里很多老同志也要给几分面子的。这一次出来,在他看来,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镇级派出所的副所长,也居然能如此地强硬!

????“伍队长,和他费这些话做什么?直截了当地将人抢出来,得了!”站在伍兴国身后的一名彪悍的警察不屑地低声道,“就他们这几个废物,还不够我一个人划拉的。”

????鲁得利虽然没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但是干了这么多年的基层,又怎么可能一点都猜不出来。他冷笑道:“当然了,伍队长你们看起来应当都是刑警,身手自然不是我们这些民警所能相比的。要是强行抢人,我们也拦不住你们……”

????“算你小子知趣!”那个彪悍的警察一摆手,冷嘲热讽道,“弟兄们,搜!”

????“不过此案已经上报了潍南警察局,你们要是强抢了走,到时候,自然会有我们的市领导与童栋局长去打官司。这可是一场涉及到外国友人,有可能上升为外事纠纷的案件,不知道到时候,童栋局长是否还能够护得住你们这些到兄弟局里肆无忌惮、大打出手、破坏正常警务秩序的害群之马?”鲁得利的话就如同一声晴天霹雳般在已经大步向里走的伍兴国几人的耳边炸了开来,震得几个两耳嗡嗡作响,眼前直转金星。

????做为警察系统里的老人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一旦这事情扯上外事部门,就变得极其棘手,就是占理,常常搞得最后还不得不赔礼道歉,更不要说本不占理的事情了。如果说事情真的如鲁得利他们所说的那样,他们这样的做的结果,无疑就是捅了一个大大的马蜂窝!日后别说童栋护不住他们,就是潼川市的市委书记也护不住他们,处分记大过恐怕都是轻的!也许从此就要脱掉这身警服了!

????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从院里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是哪一位潼川市的兄弟要搜我们平川县的派出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