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七章 这不可能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div>

????魏鹏程夫妻和华国雄、华国浩、华国茹、还有满头雾水的华恋雄一齐将方明远和于蕊送到了酒店的停车场,看着他们的车影消失在了车流之中,华国雄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道:“回去!”

????“鹏程,爸爸这是怎么一回事?”华恋英和魏鹏程错后了几步,压低了声音问道。今天华国雄的态度实在是有些奇怪。以往,他虽然说还没有到眼高于低的地步,但是对于地位低于他的人,还是带着几分傲气。至少华恋英在她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见过华国雄这样对一个年青人这样“卑躬屈膝”的。虽然说,她对于方明远和于蕊还是有着印象的,可是她却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是这样的态度!

????魏鹏程也是一肚子的疑问,如果说是项军的话,那多多少少他还可以理解,毕竟方家酒楼是青峰集团公司的最大的客户,可是华国雄为什么要对项军的助理也以这样的态度相对,就让他很不明白了。而且,他也注意到,方明远和于蕊之间,似乎是方明远占据着主动地位。难道说,他们两人真的是在交朋友谈恋爱?否则的话,于蕊的xìng格可不是这样轻易听从他人的!

????“我不知……”魏鹏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前面的华国雄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华国浩几人却是走进了酒店的大门。

????“爸!”魏鹏程夫妻连忙快步走了几步。

????“你们两个跟我过来!”华国雄带着他们走向了酒店大堂的另一侧,那里有沙发区。

????三人坐了下来。华国雄这才沉声道:“你们两个肯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对那个明助理这样客客气气的,哈哈,恐怕你们觉得客客气气那都是高抬了我,卑躬屈膝才更合适!”

????魏鹏程和华恋英不由的脸sè微烫,好在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在社会上也混了不少年。倒也没有脸上表露出来。

????“爸!”华恋英的话刚刚出口,就已经被华国雄伸手制止了!

????“恋英,我知道。过去我对你的关怀不够!总想着女大不中留,rì后终究是他人家的媳妇,传不了我华家的香火!而对于鹏程。我也一直看不上!鹏程,虽然说你们现在结了婚了,我也公开地承认了你这个女婿,但是我仍然要郑重地告诉你,你目前所取得的这些成绩,在我的眼里仍然是算不得什么!”华国雄正sè道。()

????“是!”魏鹏程和华恋英互相看了一眼,心里有些发冷,不知道华国雄接下来会说什么难听的话。

????“不过,从今天以后,我会好好地培养你们。rì后恋雄有的,你们两人也同样会有,我会对你们一视同仁!”华国雄接下来的话,却是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恋英,我知道。美英她对你不够好,没有尽到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但是她终究是恋雄的母亲。以后,你的事情上,我不会再让她有插手的机会,你就看在弟弟的面子上。不要再和她计较了!如果说她rì后再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你来告诉我,我轻饶不了她!”华恋英已经是泪流满面,连连点头,泣不成声。

????魏鹏程搂着妻子的肩膀,也长松了一口气,看到他们父女算是和好,他自然也是如释重负。

????“今天和明助理拍的那些照片,你们一定要把底片收好!”华国雄迟疑了片刻又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决定参加你们的婚礼了吗?”

????“不是因为于主任邀请了项总,项总又替我们说好话,爸您才回心转意的吗?”魏鹏程诧异地道。

????“是这样,但也不完全!”华国雄原本不想和他们说得太多,但是婚宴上出现的那一幕,却让他觉得还是和魏鹏程夫妻说透了好。别魏鹏程为了那些同事们而站在了错误的立场上!

????“啊?”魏鹏程夫妻诧异地看着他。

????“明助理,其实不姓明,他姓方,叫方明远!鹏程,这个名字你们总应当有些印象了?”华国雄道。

????“方明远?方明远?方……”魏鹏程突然吃惊地抬起了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华国雄道,“难……难道……是方家的方少!”

????“方家的方少?是那个平川方家的方少?家乐福集团的创始人?不可能,那么年青……”华恋英也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华国雄。

????“就是他,不然的话,你们以为我愿意向一个小年青那样客气吗?”华国雄苦笑道,“当着那么多客人的面,你觉得我这张老脸就不发烫吗?但是,哼哼,要是他们知道了方少的身份,我倒是想要看看,有谁还能够清高地不搭理他!”

????“啊……”魏鹏程夫妻如同要溺水的人儿一般大张着嘴,心里所有的疑惑这一刻里都有了解释!

????“虽然说,我不知道方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们的婚礼上,但是他既然来了,又留下了这些照片,那对于你们来说,就是一份机缘,rì后若是遇上了什么迈不过去的坎的时候,也许就能够助你一臂之力!”华国雄郑重地叮嘱道,“鹏程,我不管你的那些同事们,到底和方少是因为什么起的冲突,你一定不能够掺合进去!知不知道?”

????“我明白!”魏鹏程毫不迟疑地道。开什么国际玩笑,他只要脑子不进水,就绝对不会掺合进去!双方间的力量,压根就不成比例!方家的产业,每年在秦西省电视台里,都要投入巨额的广告费,称方家为省电视台的第一大客户,那可是一点都不过份!更不要说,方家与省zhèng fǔ、市zhèng fǔ、以及华夏电视台一向来的良好关系,这都是省电视台所看重的!前年,省电视台的chūn晚,还是通过方明远,才请来了香港的两位知名歌星,让省电视台出了一回风头!

????乐恢他们招惹上方明远,自己这小身板,就是掺和进去,也没用!更不要说,方明远还是自己的恩人,没有他,今天的婚礼还不知道要多尴尬呢。自己怎么也不可能站到他的对立面去!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华国雄站起身来,一挥手道,“回去,还有那么多的客人需要我们招呼呢!这事不要对外人说!”

????进入三月,奉元的天气也开始逐渐的转暖,但是乐恢这心里却是没有丝毫的暖意,在魏鹏程婚礼上见到的那个姓明的年青人,到底是什么人?一直都如同一根刺一般扎在了他的心头。

????他问过魏鹏程,他也问过于蕊,还旁敲侧击地问过金亦菲和罗霏霏,但是所得到的回答,并不能够解释他心中的疑虑。尤其是魏鹏程和于蕊那似乎带着几分同情的目光,更是令他这心里不住地打鼓。总觉得,那么地不踏实!

????他也曾经通过一些渠道暗地里打听过,方家酒楼秦西省分公司里,并没有一个叫明远的经理助理,这无疑更令他这心里如同长了草一般,根本就静不下心来专心工作!

????乐恢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傍晚,有些饥饿的他决定在省电视台的餐厅里凑合一顿。说是凑合,其实省电视台的餐厅,无论是饭菜的质量还是份量都是很不错的。只不过像他们这样的中层干部,平素里饭局众多,一般情况下,除非是要赶工,根本就不会在餐厅里吃饭。

????乐恢一进餐厅,就看到史明志、张玉堂几人凑在了一桌上,打了饭的他也凑了过去,却发现史明志他们几人的神sè有些怪异。

????“乐恢,你听说了吗?于蕊要从省电视台调走了!”史明志道。

????“啊?”乐恢手一颤,险些将餐盘直接摔在桌子上,“怎么可能,你听谁说的?去哪儿?”

????“好像是要调到潼川市下面的潼宜县当电视台台长!”张玉堂以不确定的口吻道。

????“潼川市下面的潼宜县当电视台台长?”乐恢重复了一遍,一脸地怪异。他当然是知道潼川了,那个已经走向没落的资源型城市,对潼宜县他也有些印象,他曾经去那里做过节目,那里的水泥厂和县里穷困给他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于蕊怎么可能去那种地!

????于蕊要是去奉元电视台,或者说其他省的省电视台,甚至于dì dū电视台、华夏电视台,他都不觉得奇怪,于蕊有那份实力!可是她跑到一个县里当电视台台长,这事怎么听起来都像是遭到了下放一样!

????就那穷乡僻壤的地方,别说是当个电视台台长了,就是当上县宣传部部长,在他们这些省电视台的中层干部眼里,也算不了什么人物!很多时候,还得是他们求着自己!

????“谁传的消息?这不明显就是谣言吗?别说电视台台长了,不是县委记或者县长,我连想都不会想!”乐恢一挥手道,“这样没谱的消息你们怎么也会相信?”

????“可是我听说,这消息是从省广电总局里传出来的!而且今天早上,台长约见了于蕊!”史明志冷冷地道,作为“情敌”,他们之间也是时有摩擦的,至少他就看不习惯乐恢的这副想当然的模样!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