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一章 重礼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将招待两位王子的地点放到了平川古城,而不是位于离山区的别墅。()原因其实很简单,在国人看来,已经是很不错的别墅,在这两位的眼中,却是简陋地如同平民的房屋一样。方明远当初可是在科威特亲身体验过阿卜杜拉王子的别墅,与它相比起来,方家的这些别墅,就是渣滓!倒是平川古城里,充满了古sè古香的具有华夏特sè的院落,反倒是令这两位立时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而随着这两位的到来,平川古城的jǐng卫也因此而至少多了三倍!

????一路走来,阿卜杜拉王子对方家在平川古城里的这个院落是赞不绝口,虽然说方明远看不出来,他的那些言语到底是真是假!马克吐姆王子比他却显得沉默了,大多时候,都是听阿卜杜拉王子在说。大家在客厅里坐了下来,林蓉给三人倒好香茶,就主动地退了出去。在客厅的外面,陈忠与两名阿拉伯人则是分站在大门的两侧,既保证里面人说话不会有人偷听,同时一旦里面需要人的时候,又可以立即有反应。

????“方,首先我们兄弟要恭贺你,海湾第二银行已经成功地进入华夏!”阿卜杜拉王子笑道,“在华夏,你总算有属于自己的银行了!”海湾第二银行虽然在官方的记录上,仍然是阿卜杜拉王子和马克吐姆王子占据绝对多数控股权,但是根据三人在私下里达成的协议,阿卜杜拉王子和马克吐姆王子所持有的股份。大部分都已经转让给了方明远。若不是为了rì后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海湾第二银行就是成为方明远个人所有的银行,这两位也没有什么意见!

????“谢谢!这也得感谢两位殿下的大力协助!”方明远诚心诚意地道。若不是科威特和阿联酋两国zhèng fǔ的积极推动,海湾第二银行进入华夏的路途肯定会更加地曲折和漫长!

????“方,这你就太见外了!”马克吐姆王子一摆手道,“你是我们的兄弟,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望,是我们身为兄弟,所应尽到的义务和责任!何况。这又并不是什么大事情!”

????“其次,我们是不是应当庆贺一下,我们最近的大收获!”阿卜杜拉王子看着方明远。一脸笑意地道,“托方的福,我们在原油国际期货上,获取了极其丰厚的利润!”方明远,在去年的八月底九月初的时候,在一次通话中,和阿卜杜拉王子曾经提到了,自己很看好一九九九年的原油行情,认为原油国际市场价格会在年底降到谷底,接下来就会走出一段上扬行情!

????阿卜杜拉王子对于方明远的判断。是格外地重视,经过一番考虑,又和马克吐姆商榷后,两人也各拿出了十亿美元,投入到了石油期货中去。而到了现在。两人的这十亿美元的投资,市场价值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们的预期!纯收益就已经超过了三十亿美元。这还是两人在二三月份就逐步地出货的缘故。如果说能够一直拿到现在,收益还将更加地丰厚!

????不过两人已经很知足了,十亿美元的本金,不过短短的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稳稳地收获了百分之三百的收益。这样的成绩已经够逆天了。阿拉伯王室子弟虽然富有,但是三十亿美元的收入,对于他们来说,同样也是一笔极其可观的收入了!这还没有算上,两人因为囤积原油所赚取的超额利润!

????方明远笑呵呵地点了点头道:“好啊,晚上我请你们品尝正宗的华夏美食,也算是为你们接风庆贺!”虽然说他并不知道两人到底赚了多少,但是也猜得到,对于这些阿拉伯王室子弟们来说,一旦能够把握得住国际市场上原油价格的走向,他们所能够赚取的财富绝对绝对是极其可观的。方明远当初提醒阿卜杜拉王子,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

????反正国际石油期货市场上,流动的财富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个人的财富,是完全不可能与其相比的。方明远就是神仙转世,也不可能将所有的钱都挣了,何况那样一来,反而会令自己成为众矢之的,所以不如拉上几个同伴,大家一起挣钱,也一起分担他人的关注。而阿卜杜拉王子和马克吐姆王子的身份,无疑是很合适的。

????更重要的是,方明远需要用利益将这两位紧紧地拴在自己的战车上!方明远很清楚自己未来想要做些什么,也明白自己将面对着什么样的对手,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家阵营的壮大也好,还是为自己的家人留一条退路也好,他都需要有来自国外的力量帮助。而有些国外的力量,虽然说他个人相信对方的信誉,但是一旦被国人所知晓,所带来的麻烦远大于自己所得的方便,所以他也只有放弃,而阿卜杜拉王子和马克吐姆王子两人,无疑就是比较合适的对像了!

????阿拉伯国家在大多数的时候,可以说是处于一种中立地位,与华夏也罢,与欧美发达国家也罢,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而他们所拥的天量石油储备和个人财富,又决定了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都要尊重他们的意见,不管是否会当真,至少表面上的姿态是要有的。而且阿拉伯人也是一个比较重视承诺的民族,如果说能够将两人引为外援,对于方明远在国内的行事,无疑会多很多的方便!这一次海湾第二银行的顺利进入华夏,无疑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否则的话,方明远想要在华夏国内拥有一家属于自己个人的银行,得到下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去才有可能!

????做为垄断行业,银行业对于华夏人的壁垒,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破的!

????“方,这一次我们两人能够获取这样丰厚的利益,最应当感谢的人就是你了!”马克吐姆王子正sè道,“所以我们两人这一次前来华夏,就是想和你见一面。一方面,我们有一些问题想要征求你的意见,嗯,不方便在电话里说的;另一方面,也是想当面向你表示感谢!”说着,两人不约而同地从身上取出了一个钱夹子,推到了方明远的面前!

????方明远怔了一下,伸手拿起了一个,打开扫了一眼,里面是一张瑞士银行的十亿美元的支票。他又拿起了另一个,果然也是一张瑞士银行的十亿美元的支票!

????“方,这是你应当得到的一部分!”阿卜杜拉王子一脸诚恳地道。虽然说,拿出十亿美元送人,也令他们感到有些肉痛,但是两人却都认为这是必要的!虽然说,方明远只不过是告诉他自己的判断而已,资金、运作、风险都是由他们自己来承担,才获得了这一笔收益,但是没有方明远的那番话,两人很可能就会失去这一次机会!而对于商业投资的人来说,如果说能够明确地知道未来一段时间的商品走势,赚钱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一个言之凿凿的消息的价值,是难以估量的。

????方明远在商业上的天赋,阿卜杜拉王子和马克吐姆王子此时已经佩服地五体投地,就是为了rì后,在这种难得的机会来临之前,方明远能够提醒自己一句,这一笔钱也是必须要花的!毕竟自己落下的只会更多!更何况,两人还十分地看重,方明远在政治上的敏感,以及在华夏和世界上的巨大影响力!

????方明远拿起两张支票,用手指弹了弹,又捻了捻,笑道:“两位殿下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什么显赫的功劳,却要拿走这么多的财富,这钱拿着可是与心不安啊!”

????马克吐姆王子笑道:“很多人来来往往于你之前, 但只有好朋友才会在你心上留下印记。真朋友很难寻得,难以抛弃,绝不可能忘记!亲爱的方,我们的兄弟,难道说,你是在嫌弃这笔钱少吗?”

????方明远笑道:“真友谊没有终点,真朋友亦将永存!我们之间的友谊又岂能以金钱来衡量?在我国有一句相传千年的话,一千里以外送来鸟毛,礼物虽然轻,但是这份情意却是重如大山。两位殿下从海湾而来,我们之间的距离又岂止千里?这二十亿美元的礼物如果说我还嫌弃少的话,那我rì后永世也上不了天堂!”

????“那你就收下!”阿卜杜拉王子一拍巴掌,不容置疑地道。

????方明远微微地摇了摇头,沉吟了片刻道:“不如这样,请两位殿下帮我一个忙!”

????“请说!”马克吐姆王子道。

????方明远道:“我在奉元建有一所民办的大学,就请两位殿下以你们自己或者贵国的名义,将这一笔巨款分几批捐赠给它!并且成为这所学校的名誉校董,不知道两位殿下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这个……”马克吐姆王子和阿卜杜拉王子两人眼对眼地交流了一下道,“如果说贵国的法律不禁止的话,应当是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很高兴能够成为你名下大学的名誉校董。但是我们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自已直接投入呢?”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