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九章 冲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哎呀,亚当斯小姐,可不能再重新拍卖的!”布什维尔满脸焦急地低声对亚当斯道。方才拍卖时,德国安联为首的几家保险公司和自己一方在竞价上就一直咬得很紧,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创下域名拍卖的世界新纪录。如果说再拍卖一次,不管最终竞价是多少,方明远赚也好,亏也罢,他们美国全境保险公司肯定是不能再参加拍卖了!要是那样的话,董事会交待下来的任务,可就是彻底地泡了汤了!

????亚当斯此时因为恼怒而发热的头脑也冷静了下来,她也是一时气昏了头,才想着要到方明远的面前质问几句。现在想起来,自己就算是将方明远拦了下来,又能指责对方什么?

????这是拍卖会啊,大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人家也没有拿枪按着你脑袋逼着你出价,你自己觉得出价高了,又找卖家“算账”,这种事情传扬了开来,无论是对美国全境保险公司,还是对亚当斯家族来说,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当然了,这也是因为亚当斯知道方明远的身份,才会有这样的想法。若是那些屁民,那自然是收拾你没商量!

????亚当斯伸手制止了布什维尔,上前了几步站到了方明远的面前,她的个头原本就比较高挑,又穿着高跟鞋,站在方明远的面前,丝毫不显得矮小。“方先生,我过来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每只狗都有自己的一天!”

????方明远几人都微微地皱了下眉,在西方。宠物被普遍认为是自己家中的一员,所以亚当斯所说的“每只狗都有自己的一天”就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风光的一天”。和汉语中的“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意思大致相当。换句话说,这一位就是在威胁方明远——你不要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

????方明远随意地摆了摆手,权且当作对亚当斯的回答。对于亚当斯的威胁,他根本就没有放到心上。如果说这一番话是出自李查尔斯弗朗科西斯亚当斯四世的口中,他还要多想想可能有的后患问题。而玛格丽特珍妮弗亚当斯,她可没有那个份量能够让方明远对他是另眼相看!就算她是李查尔斯弗朗科西斯亚当斯四世最宠爱的孙女,李查尔斯弗朗科西斯亚当斯四世也不可能因为她而来报复方明远。亚当斯家族的成员那么多。如果说仅仅是因为这种事情,就大张旗鼓地前来找场子,亚当斯家族早就仇家遍地了!

????亚当斯想要报复自己啊。还得先自己长长能耐,或者说让美国全境保险公司与自家在美国的产业发生交集。不过,美国的保险公司众多,方明远就是不用美国全境保险公司,也还有很多的选择对像。方明远那种满不在乎的神情,更是令亚当斯气得鼓鼓的,却是拿他毫无办法。

????看到亚当斯被方明远吃得死死的,格奥尔格只觉得胸中怒火中烧,加上方才方明远叫他“滚”的前怨,格奥尔格上前几步。于亚当斯并肩而立,看着方明远,以挑衅的口气问道:“玛格丽特,他是谁?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你们是rì本人?”

????“你才是rì本人。你全家都是rì本人!”林蓉立时柳眉倒竖,反口相驳道。

????“住口!”一旁的村下正明怒sè满面地走上前来,指着林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明远上前了一步,拦在了林蓉和村下正明之间道:“你又是谁?”

????村下正明昂首道:“我是村下正明,做为一名rì本公民。我……”

????“你是rì本公民?不是他们的走狗?”方明远冷笑道,“我们和他们之间的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

????“韦尔夫先生是我们请来的贵客!”村下正明脸sè有些发红,方明远那一句“走狗”的杀伤力可是不小。

????“他是你们的贵客,又不是我的贵客!我又没有请你们来。”方明远就如同赶苍蝇一般地挥了挥手道。那种显于言表的轻蔑,令村下正明这心头的火焰更是难以熄灭。

????“平野君!他是你们俱乐部的会员吗?”村下正明扭过头对平野中成道。

????“应当……不是!”平野中成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这个俱乐部里的成员相当地稳定,而且也没听过最近有新的会员加入。方明远他们几人,都显得很陌生!

????“你们俱乐部不是一向都不对外开放的吗,他们又是怎么进来的?俱乐部方面难道说就不管吗?”村下正明指着方明远愤怒地道,“平野君,还不通知俱乐部的保安部门?”

????平野中成迟疑了一下,虽然说这个俱乐部不对外开放,但是依据俱乐部的规定,会员是有权带朋友入内的。所以,在俱乐部里,如果说遇到陌生人,并不意味着对方就是非法闯入的。况且,俱乐部的安保设施齐全,从他加入以来,就没有听说过有能够擅闯进来的。只是村下正明不仅仅是他的朋友,也是防卫厅的装备施设本部的负责人,虽然说听起来似乎职权不高,那是因为原本应当升格为防卫省的防卫厅为了避免亚洲各国的不满,而不得不仍然保持着厅级。但是,无论是职权还是实力,防卫厅在zhèng fǔ中的影响力都是不容小视的。而做为装备施设本部的负责人,村下正明在防卫厅里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他不想因此而影响到双方间的关系,尤其是在平和壳牌石油株式会社在争取二千年rì本自卫队油料供给权的时候!

????“平野君,这一位是我邀请来的客人!”从平野中成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把浑厚的声音,吓了平野中成几人一跳,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伊斯特株式会社拍卖公司总裁琯敬先生站到了他们的身后!

????“方君,对不起,我来晚了!”琯敬先生来到方明远的面前,一脸歉疚地道。在监督着田中一莶完成了域名的拍卖后,拍卖会已经完全走上了正轨,琯敬先生自然是要赶来陪着方明远这位大老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