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章 你敢打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会被亚当斯他们堵在了这湖边,而且居然还有俱乐部的其他人牵扯了进来!

????“琯敬君,这事也怪不得你!”林莲摆摆手道。

????琯敬先生又转过身来,直视着平野中成道:“平野君,这两位看着很面生啊,是咱们俱乐部又有新的会员了吗?”

????平野中成尴尬地看了村下正明和格奥尔格一眼,虽然说他是平和壳牌石油株式会社的副社长,可谓是位高权重,但是琯敬先生是伊斯特株式会社拍卖公司总裁,是rì本国内的第一家正式拍卖公司,拍卖业的元老级人物。这些年来,伊斯特株式会社拍卖公司在推动rì本拍卖业国际化上,创下了不小的名头,在rì本上流社会中,也有着不小的影响力。两人之间,又都是俱乐部的正式会员,平野中成也压不住他。

????“这个……琯敬君,他们是我邀请来的朋友。这一位格奥尔格路德维希弗里德里希韦尔夫先生,是来自德国的欧洲古老家族,这一次前来rì本,是与我们平和壳牌石油株式会社进行技术交流。这一位村下正明先生,是我国zhèng fǔ的重要官员。韦尔夫先生,村下君,这一位是伊斯特株式会社拍卖公司总裁琯敬先生。”平野中成介绍道,一边说,还一边连连给琯敬先生打眼sè,恳求琯敬先生口下留情。琯敬先生此时又岂能因为他的恳求就放过了村下正明和格奥尔格,自家的大老板可是就站在身后呢。

????“平野君。什么时候非俱乐部会员的人也可以叫嚣着要驱赶其他会员正式邀请而来的朋友了?”琯敬先生步步紧逼地道,“这位亚当斯女士也是我邀请来的客人,你们是不是也要驱逐?在大会议室里我还有上百位客人,你们是不是要一并驱逐?”平野中成这才想起来,今天在进入俱乐部的时候,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似乎是提醒过自己,琯敬先生在今天租用了俱乐部的很多设施。邀请了很多外国的客人。村下正明一张脸涨得通红,他没有想到琯敬先生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平野中成和自己,居然当着韦尔夫和亚当斯面来质问。格奥尔格不懂rì语。不过看着平野中成和村下正明的脸sè,也能够明白个七七八八。

????“琯敬君,琯敬君!你息怒。息怒!”平野中成这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只是这件事,真的要细究起来,还是村下正明站不住脚,毕竟本身就是受邀进来的人,有什么资格来驱赶其他会员的客人?

????“息怒?”琯敬先生以很古怪的神sè看着平野中成道,“好吧,平野君,我现在正式向你提出,要么你自己将他们两人驱逐出俱乐部。要么我叫俱乐部的管理人员前来,将他们驱逐出去!”平野中成和村下正明不由得脸sè大变,他们没有想到琯敬先生竟然这样的不给面子!不说这样做,会令平野中成和村下正明在rì本社会中颜面无光,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肯定是把韦尔夫家族得罪了!这样的话,平和壳牌石油株式会社和德国公司之间的技术交流,恐怕就要又横生波折了!像韦尔夫家族这样的欧洲古老家族,对面子上的事情,那可是从来都不当作小事的。

????方明远几人又坐了下来。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场好戏,反正他们现在也没有什么急事,倒是要看看平野中成他们这些人怎么来解决这事。

????亚当斯、格奥尔格、布什维尔三人站在一旁,却是有些尴尬,三人都不懂得rì语,平常与人交谈大多都用得是英语,但是平野中成和琯敬先生他们之间的交谈却习惯xìng用得是rì语,这就造成了三人完全不懂得三人在争论什么,只能从语气和脸上的表情上判断,琯敬先生似乎是在难为平野中成他们。再看看方明远他们一副坐山看虎斗的样子,这心头的火气自然又浓郁了几分。

????只是亚当斯此时还没有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知道在这里与方明远闹腾起来,自己这一方占不到什么便宜,不说别的,虽然拍卖结果已经出来了,但是域名却还没有正式转让过来,真给方明远惹恼了,收回域名自己这一次岂不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至于毁约的那点赔偿金,美国全境保险公司固然看上眼,方明远同样也看不上眼!

????“格奥尔格,算了,叫上你的同伴,不要和他们置气了!”亚当斯强笑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可不是华夏所独有的说法。反正rì后rì子还长着呢,她就不信方明远没有撞到她和她家族手上的一天!到了那个时候,哼哼!

????格奥尔格恨恨地瞪着一脸云淡风清,似乎将平野中成等人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的方明远,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道:“玛格丽特,那个黄皮肤的年轻人,到底是谁?是韩国人吗?”在他想来,亚洲的黄皮肤国家里,也只有rì本人和韩国人才有一些像样的富豪,面对白种人的贵族时,还勉强算是能够挺直了身体,至于其他国家的人,那都是恨不能跪下来舔你的鞋面,只要你能够给他们足够的好处!

????“韩国人?不是!他是华夏人!”亚当斯答道,“格奥尔格……”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从不远处的楼里跑出了三五个人,为首的一个秃顶中年人,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叫着:“平野君,琯敬君,大家有事好好说,好好说啊!”

????秃顶的中年人来得很快,拦在了平野中成和琯敬先生之间,陪笑道:“平野君,琯敬君,大家都是一个俱乐部的会员,何必为了一点小事闹得这样不痛快呢?不如大家各让一步,了结了这事,好不好?”

????“行啊,看在你角进行三的面子上,只要平野社长的这两位朋友公开、正式地和我的客人赔礼道歉,我就原谅他们!”琯敬先生冷冷地道。

????“八嘎!你不要太过份了!”村下正明不禁脱口而出道。平野中成也面露怒sè,在他看来,琯敬先生的这一要求实在是太过份了!

????“琯敬君,你这样的话,可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角进行三不悦地道,“你要求把平野君的客人驱逐出俱乐部,那么平野君也可以要求把你的客人驱逐出俱乐部,置气只会使得事情变得更加无法收拾!”

????琯敬先生冷笑道:“第一,事情,是他们主动挑起来的!如果说我不来的话,我邀请的客人就要被他们强行驱逐出俱乐部了;第二,角进君,我早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和俱乐部方面商榷好,今天要在俱乐部这里举办拍卖会,也缴纳了租用的费用,而如今我的客人却因为不当的理由差点被强行驱逐,这个责任你来负吗?第三,角进君,我奉劝你一句,他们几人找死,你就不要主动地往里面跳了!”

????方明远不禁哑然失笑,伊斯特株式会社拍卖公司今天邀请的这些公司代表,任何一家拿出来,在本国甚至于在世界上都是大有名气,角进行三要是敢驱逐他们,嘿嘿……别说这家俱乐部了,就是rì本zhèng fǔ也要脑袋疼了。

????林蓉和林莲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俏美的笑颜令在场的男士们都不禁为之有几分目眩神迷,其中又以平野中成和村下正明的冲击最强。

????村下正明只觉得脸颊上发烧,人要脸、树要皮!尤其是在rì本社会中,长久以来,女人在社会上的地位是普遍不及男人,这也造成了很多rì本男xìng都有大男子主义倾向,尤其是年纪大的rì本男xìng,更是如此!

????村下正明能够做到rì本防卫厅里重要部门的负责人,平rì里在社会中,也是一向受到众星捧月般待遇的,什么时候被年轻女xìng当众嘲笑过?立时,熊熊燃烧的怒火从脚下一直冲到了天灵盖!

????“八嘎,该死的支那女人!”村下正明脱口而出道。虽然说,在外国人的眼中,华夏人、韩国人和rì本人是很难分辨出来的,但是在三国人的眼中,想要分辨出其他两国人,却只需要稍稍认真的接触,就可以从言谈举止上判断出来,即便是对方在语言上说得再流利也没有用。

????“村下君!”村下正明的话刚一出口,平野中成、角进行三就不禁脸sè大变,急声地喝道。这种话,在私下里说说也就罢了,在这种公众场合里,怎么能够公开使用“支那”一词,这不是成心给对方递把柄吗?

????平野中成和角进行三的话音还未落,村下正明就觉得眼前人影一闪,接着脸颊上一热,一股大力推动着他身不由已地在原地转了两圈!再站定时,脸上已经留下了明显之极的五个手指印!

????村下正明被这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半晌才回过味来,不禁捂着脸含糊不清地叫道:“八嘎,你敢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