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二章 能不能私下解决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小湖边一片寂静,方明远是懒得理他们,村下正明他们是一时间还接受不了这个小年青,居然能够与rì本前任和现任首相打电话的这个事实,还完全没有醒过味来。

????格奥尔格此时却上前两步,来到了方明远的近前,目光炯炯地看着方明远的双眼道:“看来,你也不是个普通人!也好,这样的话,也不算是我欺负你!”方明远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这个白种人想要表达什么。

????“我,格奥尔格路德维希弗里德里希韦尔夫,在这里,正式向你提出决斗!“格奥尔格以缓慢却又清晰的声音道。

????“啊?”方明远差点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幻听了!决斗,这个名词他并不陌生,无论是在小说中,还是在电影电视,甚至历史书上,决斗这个名词都并不罕有。美军陆军将军、第七任美国总统的安德鲁杰克逊就以决斗闻名。俄国着名诗人普希金,还有法国天才数学家埃瓦里斯特伽罗瓦都是因为决斗而结束了他们短暂而辉煌的一生。

????就连美国作家马克吐温,也曾经参加过决斗,不过幸运的是,马克吐温是胜利的一方,对方在决斗前退缩了。否则的话,也许如今的人们也就看不到马克吐温那些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了!

????只是从世纪初,决斗在世界各国中已经普遍的消失了,国际社会现在对于决斗的xìng质已经基本上都认为它是一种野蛮的解决矛盾的方式,如富兰克林就公开指责这一风气是无用的暴力行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则是从美国dú lì战争时期就大力鼓励军官拒绝决斗,因为他认为军官死于决斗会对战事造成负面影响。如今,很多国家还出台法律明确地禁止决斗,决斗中,如果发生人身伤亡,则是要以故意伤害或者故意杀人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

????况且,老话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以方明远如今的身家和身份,要是和人进行决斗,那会令人笑掉大牙的。

????“不要将我所说的决斗与那些野蛮的暴力行为联系到一起!”格奥尔格看出来方明远心中的疑惑道,“我们可以比的项目很多,比如说赛马、赛车、艺术品的品鉴、或者说比我们赚钱的能力!不过花花公子的那一套本事就算了!”很显然,由于林莲姐妹与他的亲昵,已经令方明远被他划入了花花公子的行列里!

????“格奥尔格!”亚当斯简直都要无语了,这个家伙。怎么也不打听打听对方的身份,就要和对方比较一下,比赚钱?如今的年轻人里,还有谁能够比方明远更会赚钱,两个域名,他就入手了一亿三千余万美元!

????“玛格丽特,你放心!我一定要让他向你赔礼道歉!”格奥尔格头也不回地一摆手道。出身欧洲最古老家族的他,从小可是就受到各种各样的jīng英教育,又是在欧洲最着名的大学里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这几年来,在家族企业里工作也是业绩一片光明,被谓为韦尔夫家族这一代中最优秀的继承人之一!

????而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不过是出身华夏而已。华夏那是什么地方?虽然说号称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但是在经历了近代史上多次的战乱之后,又闭关锁国那么多年,其国内还能够有什么真正称得上是贵族的家族吗?至于那些富贵了不过数十年的政治家族,在欧洲最古老家族之一韦尔夫家族面前,就如同婴儿一般可笑!

????“没兴趣!”方明远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格奥尔格几眼,无聊地一摆手道。[格奥尔格路德维希弗里德里希韦尔夫?前世里没听说过。更何况,你说要决斗就得决斗啊,当自己是什么人啊?输了自己就要向亚当斯道歉?道什么歉?因为自己把域名卖给她吗?

????格奥尔格只觉得胸中之火燃烧的更加旺盛。虽然方明远没有说什么,但是眼中的那种轻蔑,却是不加掩饰的。他格奥尔格,什么时候报出全名后,还如此地被人轻视?

????“格奥尔格。你不要闹了!”亚当斯在他的耳边低声地用法语道,“他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比不过他的!”

????格奥尔格还没有回答,方明远已经面有诧异地用法语笑道:“谢谢亚当斯小姐公正的评价!你还是劝劝你的这个同伴吧。”

????亚当斯当即就傻了眼,就是为了照顾格奥尔格的脸面,她才用的法语。怎么方明远这个混蛋居然也会说法语!她不由得一把抓住了格奥尔格的胳膊,果然不出她所料,此时的格奥尔格已经是气得脸sè铁青——被自己喜欢的女人当众说不如他人,一般男人都会心里感到不爽的,更不要说是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了——居然还被对方给听到了。这简直比方明远扫了他的脸面,还令他感到更加地难以承受。

????“呀,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不要畏畏缩缩的!”格奥尔格戟指着方明远的鼻子大声地喝道。

????方明远皱了皱眉头,脸sèyīn沉了下来。他自问,整件事情上,自己没有什么心亏的地方。域名一事,那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亚当斯要是觉得价高,完全可以不参加竞拍吗!又不是自己用枪逼着她出价的!亚当斯方才的纠缠不休,就已经令他心里很不爽了,格奥尔格的不识趣,更是令他感到很不高兴!破坏了他今天的好心情!

????“我是不是男人,也由不到你来置评!”方明远根本就不看已经是怒火高涨的格奥尔格,双眼直盯着亚当斯道,“你说是不是?亚当斯小姐!”亚当斯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要如何来回答。

????方明远又扭头看向格奥尔格,上下打量了他几眼道:“既然是你提出来要决斗,那么决斗的方式是不是就应当由我来决定了?”

????格奥尔格心中一喜,不怕你提条件,就怕你不答应。他傲然地道:“当然,但是必须是在不违反法律和当事人信仰的前提条件下,过于龌龊不堪的提议对方也可以拒绝的。”这种决斗游戏格奥尔格和欧洲的那些贵族家族的成员们从小到大玩过无数回,他们就曾经遇到过,一个家伙居然提出来要在臭泥潭里住上一星期,这期间谁先忍受不了,谁就输的决斗方式!后来,他们之间就规定了,这一类的决斗方式,当事人有权利拒绝——决斗并不是全部都在同xìng之间进行,对于那些爱美的女xìng来说,像野猪一样在臭泥潭里生活一个星期,那还不如当场认输好了。

????方明远微微地点了点头,接着问道:“我输了,要公开向她道歉,那你输了呢?”

????格奥尔格虽然有心来一句“我不会输的”,但是他也明白,要是真的这样说的话,恐怕眼前的这一位会扭头就不理他。说是决斗,其实也不过是比赛,总是要有些赌头的。

????“格奥尔格!我再说一遍,我不需要你和他玩什么决斗!”亚当斯冲了上来,扯着格奥尔格的胳膊道,“你要再这样胡闹下去,我rì后再也不理你了!”

????格奥尔格梗着脖子,瞪着方明远道:“我要是输了,就帮你把刚才这件事解决了!”

????“嗤……”方明远不屑地扫了一眼村下正明几人道,”没有你,这事对于我来说,同样也不是事!”

????而在此期间,林蓉、林莲手中的手机已经响了不知道多少遍,林蓉和林莲不知道已经回绝了多少电话。

????“方先生!”角进行三一头汗珠地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道,“我是这里的负责人角进行三。对不起,在本俱乐部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们的工作不周!给您添麻烦了!”虽然说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还没有完全地搞清楚,但是至少他明白一点,从目前来看,这个华夏的年青人似乎更为强势!在打了人之后,居然就坐在这里等着jǐng察来,看那模样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和心虚。而且,从方才的那两个电话来看,不管他到底是不是在与rì本的现任和前任首相联系,目前俱乐部都不宜得罪他。

????方明远淡淡地摆了摆手道:“这件事与你们俱乐部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你也不必和我说什么对不起。”

????角进行三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又苦着脸道:“方先生,您看,这件事情能不能……”

????“我不会私下解决的!”方明远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道。开什么玩笑,要是能私下解决,自己干码还要闹得这样大?还要惊动rì本的两任首相?那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其实他也是突发灵感,才做出的这样的决定。反正再过不了两年,小泉上台之后,华中政治关系就要全面下滑,自己这个荣誉rì本国民称号留着也只会成为招惹国人批评的靶子,不如索xìng辞去,借此机会,在rì本狠狠地折腾一把。想来,现在rì本zhèng fǔ那里已经开始鸡飞狗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