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四章 都是胡扯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神啊!”角进行三当时这两腿就是一软,险些一屁股坐了下去!他才不相信首相官邸直属直升机突然跑到俱乐部的上空来了,是个巧合!那也就是说,那个华夏年青人,刚才是真的在和首相通话!能够和首相直接通话,这意味着什么?这个青年人,肯定不是大富就是大贵!角进行三心里暗自庆幸,自己从事情的一开始,就站在了中立的立场上,并没有因为一方是rì本人而偏袒了自己的国人,否则的话,这后果简直无法想像啊!

????他扭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村下正明和平野中成,正在和jǐng察交涉的两人看着空中的直升机此时已是面如死灰!

????方明远也注意到了空中的直升机,心想来得倒是真快!不得不说,东京的jǐng察们来得更是挺快的,就在直升机飞来的前十分钟左右,由两名jǐng官带队,五名jǐng察赶到了俱乐部,俱乐部在通知了角进行三之后,将他们放了进来。

????只是此时的村下正明也已经没有方才的底气,在没有确定方明远方才的那两个电话到底是打给什么人之前,他又怎么敢胡说八道让jǐng察将方明远抓起来。而且,两人之间也并没有什么大的冲突,就是方明远方才的那一巴掌,村下正明现在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五个手指印十分明显地挂在脸颊上。这种程度的伤害,说重不重,说轻不轻。而且由于村下正明是防卫厅的官员,方明远这边显然也不是普通人,这些jǐng察也不敢冒失行事,所以在详细地核实具体情况。看到了首相官邸的直属直升机,这五名jǐng察也露出了吃惊的神sè!

????直升机在小湖的湖畔降落了下来,飞机刚刚落地,还没有停稳,立花五男就已经跳下了直升机,顶着强风向人群走去。

????“是首相身边的立花秘书官!”村下正明第一个认出了立花五男,这一颗心立时就如同万丈悬崖边失足般。彻底地沉沦了。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说他还意识不到,对方方才竟然真的是和rì本的两任首相通话,那也就不配坐到了现在的这个位子上了!

????立花五男小步跑地来到了方明远的身前,恭敬地一躬道:“方先生,我是首相秘书官立花五男,奉首相的命令前来,方先生有什么吩咐!”首相秘书官。放到国内也就相当于总理秘书一级,方明远在国内可是不敢怠慢的,但是在rì本,方明远却完全可以无视他的“好意”。

????“立花君,小渊首相有什么吩咐?”方明远yīn沉着脸道。这个立花五男,他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在rì本,公开冒充首相秘书官,也是个高风险的作法。所以倒是也不必来确认他的身份。

????立花五男陪笑道:“吩咐不敢说,首相他让我来询问一下方先生,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让您如此地愤怒?荣誉rì本国民称号,是村山前首相为了表示我国国民对于方先生您的感谢之心方才颁发给方先生的,这代表着方先生,代表着华夏人与我们rì本间的友好关系……”

????“立花君,这些话就不必说了,什么感谢之心,什么友好关系,都是胡扯!”方明远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立花五男,用大拇指指了指不远处的村下正明道。“刚刚就在这里,当着美国全境保险公司的亚当斯女士和布什维尔先生,贵国伊斯特株式会社拍卖公司总裁琯敬先生,他骂我的助理是‘支那女人’!我的助理是‘支那女人’,那我自然就是‘支那男人’了?哼哼……我记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盟国最高司令部经过调查,确认将华夏称为‘支那’含有蔑意,故于一九四六年正式责令rì本外务省不要再使用‘支那’称呼华夏。我不管你们民间还有多少人在以‘支那’一词来称呼华夏,但是身为rì本zhèng fǔ公务人员,在公众场所。公开辱骂我的助理,辱骂我,甚至于是辱骂华夏,这种行为,难道说体现出来了贵国人对我的感谢之心?体现出来了贵国人与我华夏人的友好吗?”

????方明远这一连串的质问,令立花五男立时额头就见了汗。电话里的方明远说得并不是很清楚,小渊首相在交待立花五男任务的时候,自然也不可能说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立花五男也只知道,方明远遇到了辱华事件,所以暴怒之下决定辞去荣誉rì本国民称号!这一路上,他翻来覆去地考虑了各种各样的情况,也想到了可能是“支那”惹出来的麻烦——在rì本的国内,虽然说早在rì本战败后不久就由当时的盟军司令部正式下文禁止rì本再以“支那”一词称呼华夏,但是在rì本国内,很多右翼分子,还是坚持以“支那”来称呼华夏!对于这种事情,只要不是在公开场所,或者说知名人士,rì本zhèng fǔ自然是睁一眼闭一眼了。这种东西,管是管不过来的。

????“就是在华夏,zhèng fǔ宣扬了这么多年的rì华友好,不是还有很多人管rì本人叫倭寇,叫rì本鬼子,叫东洋鬼子?”立花五男都想好如何来反驳对方的质问了,当然了在方明远的面前说得要婉转一些。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居然是zhèng fǔ的公务人员在公众场所辱骂方明远而惹出的祸事!

????很多事情,在私下里说是一回事,当众说是另一回事;普通民众说是一回事,公务员说又是一回事情;系统外的人说是一回事,系统内的人说又是一回事!

????这就好比rì本国民批评首相,批评官员的言论,那是不绝于耳,在电视、电台、媒体上,每天都可以看到。首相和官员们对待这些批评,那绝对是只能有则改之、无则嘉勉,即便是说得再不对,也得通过解释来还自己的清白。要是敢打击报复,要是不为人知还则罢了,要是一旦被公众所知道,那轻则本人下台滚蛋,重则甚至于连内阁的这些大臣们都要受到影响!甚至于倒阁都没有什么可值得奇怪的!

????但是!要是自己这个当秘书官的公开批评首相和大臣们,就算说得再对,也意味着自己从此与政坛和zhèng fǔ体制无缘了!

????zhèng fǔ的公务人员在公众场所公开以“支那”一词辱骂方明远,这xìng质就是很恶劣了!往小了说,他也是违反了rì本zhèng fǔ颁布的法律法规了!往大了说,那还真的能够提到影响两国关系的高度上,谁让在场的还有美国人呢!

????“方先生,发生了这样恶劣的事情,令首相大人也感到十分地震惊!我这一次前来,就是要调查清楚此事,如果说方先生所说属实的话,我方一定严厉惩办肇事人员,绝不姑息!”立花五男深深一躬道.

????“那你就调查吧!”方明远冷冷地道,“对了,要不是我给了他一耳光,恐怕更难听的言词都会冒了出来!贵方是不是也要追究一下我故意伤人的罪行?”

????立花五男这一下子不仅仅是额头见了汗,就连后背上都是密密地一层汗珠!眼前的这一位,显然是气急了,否则的话,怎么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这不是当众为难自己吗?自己就是想对他打人的行为视而不见都不可能了!

????“方先生,如果说他真的发表了不妥的言论,做为受到侮辱的一方,方先生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故意伤人承担责任,也是需要到一定程度的伤害才行,要是仅仅口角和轻微伤害,那是构不成追究责任的!”立花五男垂头道,“您要是没有其他的吩咐,我就先询问一下对方了!”方明远挥了挥手,在很多人的眼中那姿势与赶苍蝇并没有什么区别。

????立花五男又是一躬,这才转身看了众人一眼,迈步向亚当斯他们走来,十分有礼貌地用英语问道:“请问,您是美国全境保险公司的亚当斯女士和布什维尔先生吗?”美国全境保险公司,从名字上听,肯定就不是一家小公司,而立花五男曾经在美国留过学,自然更知道,这是一家美国保险业的巨头。

????亚当斯强笑道:”我是亚当斯,美国全境保险公司的职员,不过他并不是布什维尔先生,他是来自德国的韦尔夫先生,布什维尔先生在那里!“说着她一指不远处,正坐在草坪上的布什维尔——布什维尔很有眼sè,察觉到自己的这位女上司与这一位从德国而来的英俊男子似乎是旧相识后,就有意识地拉开了距离。

????“亚当斯女士,我是rì本首相秘书官立花五男!这是我的证件!”立花五男将证件放到了亚当斯的手里道,“方才我国的那个国民是否在言语中辱骂了那两位女士?”说着他指了一下方明远身边的两女。

????“对不起,我的rì语还停留在很简单的单词对话上,所以我不能确定,贵国国民是否确实辱骂了她们!”亚当斯摇了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