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是来投资的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是来投资的

????麻生香月为宇田光璃准备的住处自然也是在秦西压延设备厂的招待所里,与她的房间隔壁。

????一行人到达海庄镇的时候,已是时近傍晚,正是吃饭的时候,方明远做为地主,自然是主动地提出来,在方家饭馆为宇田光璃请客接风。华夏的美食果然是魅力无穷,一顿饭下来,原本有些尴尬的宇田光璃与方明远已是言笑甚欢,一派宾主谐和的模样。

????陈忠将二女送回了招待所,这里如今一直有镇里的警察坐镇,在安全方面,但是不用担心。

????“吃得好撑,我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吃过这么饱的了!”宇田光璃摸着微隆的小肚子,毫无淑女形象地歪倒在她眼中那简陋之极的沙发上,长出了一口气道。

????“你还好意思说,今天我算是丢脸丢到家了。知道的人,知道你是一种旅途劳累,也饿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非洲难民不可。‘麻生香月给她倒了一杯茶,坐到了一旁嗔怪道,“我说,你就不能给我留几分脸面吗?你自己算算,今天才是你来平川的第一天,你就闹出了多少的笑话!你是我的朋友,是我拉着他去接你的,你倒好,痛痛快快地丢面子不说,还害得我也跟你一起丢脸!”

????宇田光璃连忙陪笑道:“好了,小香月,这也不能全怪我吗,我怎么能够想到,他居然日语和英语都听得懂,而且你也不提醒我一下,这怎么能够全怪我头上呢?”

????“你话说得那么快,我拦都拦不住,你倒埋怨上我了!”麻生香月不满地嗔道。宇田光璃又是一阵陪不是,这才令麻生香月转嗔为喜道:“说说吧,你突然决定跑华夏来是怎么回事?不要说只是单纯地前来看我!你这么个大忙人,怎么现在有闲暇了?”她可是知道自己的这位好友,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从大学时,就拿着家族给的零用钱,在学校里做着各种各样的生意,几年下来,也是学校里有名的小富婆了。这当然要归功于她有个商业意识极强的母亲了。

????宇田光璃往沙发上一倒长叹了一口气道:“还不是为了躲那个冈本宗次,他简直都要烦死我了。而且我父亲也整天为了什么家族的日后的兴旺昌盛,不停地来游说我,搞得我是烦不胜烦。我现在才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我妈从小就教导我要有独立意识,要从小就有理财意识。要不是我从高中时就开始勤工俭学,大学时又赚了一些外快,现在恐怕早就在家族的压力下屈服了。”

????“冈本宗次他倒是痴迷不悟啊。”麻生香月皱了皱眉,显然对于这一位,也没有什么办法,她突然伸出手去,在宇田光璃那丰挺的胸脯上一捏,娇笑道,“依我看,他是对你的这里念念不忘,不得到势不罢休吧。”宇田光璃被她突然伸手在胸前这一捏,立时就身体酥软了半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吟。她一边躲避着麻生香月的魔爪,一边反扑了过去,将麻生香月压在了身下。

????两人嘻闹了一会儿,这才又重新坐好,宇田光璃正色道:“香月,我这一次前来华夏,一来是为了躲避冈本宗次的纠缠,二来也是想看看你了,三来则是想来华夏看看可以做点什么。这女人不掌握财权,在男人的面前就直不起腰来。这一点,我母亲和我婶子就是最好的例子!说实话,有的时候我都想干脆改了国籍,跟母亲一齐入了美国籍算了。”

????麻生香月点了点头,如果说对她的女强人梦想非要找个根源的话,宇田光璃显然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有时候,我倒是很羡慕华夏的女人们,她们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拥有了和男人平等的地位。女人能顶半边天吗。”

????宇田光璃撇了撇她那性感的嘴唇,不屑的道:“我承认华夏的妇女地位与当初相比起来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还远远没有达到你所说的那种境地!妇女的参政议政,华夏现在还只能说仍然处于低级阶段。女人能顶半边天,更多的不过是个口号罢了。不过比起日本来说,已经是好多了。算了,这些白日梦咱们就不要做了,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尽快地赚钱!”

????“你要是想在平川县做什么生意,可以找方明远啊,他可是平川县土生土长的,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麻生香月笑道。

????“香月,你说他真的是华夏刚上初中的学生吗?我是真的怀疑,华夏的教育水平香月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会培养出来这样的少年?如果说是美国学生或者法国学生,那倒还罢了。”一谈起方明远,宇田光璃立时来了精神,“初中生就能熟练掌握两门外语的,在日本也是不多见的啊。”

????麻生香月没好气地道:“这就不用你怀疑了,我和《少年周刊》的编辑对他的年龄和国籍已经再三地核对过了,并没有什么本质性的错误。他也没有出过国,一直在平川长大,其间寒暑假有时会去京城,那里有他的舅舅。除此之外,他的人生轨迹中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呃,对于,他还认识香港郭氏航运集团的少夫人于秋暇!”

????“这不可能!”宇田光璃几乎是失声叫道。于秋暇那是什么人物,香港豪门家的少奶奶,方明远是什么人,不过是大陆内地的一个初露锋芒的少年而已,两人之间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交集,怎么会结识的?这简直就像日本儿童说和美国总统是好朋友一样令人感到荒谬!

????“没有什么是完全不可能的!这句话可是你常说的。”麻生香月搂住了宇田光璃的肩膀,笑道,“半个月前吧,方明远他家在县城里的饭馆开业,于秋暇就曾经带着她的女儿亲自到场,这是我亲眼目睹的。而且当时还有华夏秦西省的省政府官员在场,可以说,此事已是确定无疑的了。嘻嘻,方明远的能量可是要比你所想的还要大!你要是想在平川县甚至于秦西省内做生意,和他搞好了关系,肯定是事半功倍!”

????宇田光璃简直都已经听呆了,就连肩膀上胸衣吊带的滑落都没有注意到,露出了白晰如玉的丰满前胸上的大片肌肤,配着黑色的蕾丝边内衣,显得是格外的诱人。

????“你要是能够将他迷倒,那我可就更是谢天谢地了,我可是提醒你,这小子可不是那些见到美色就花了眼的青萝卜头,别到最后,方明远没怎么的,你宇田光璃倒陷了进去,那就成大笑话了。对了,你还是处女吗?”麻生香月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问这个做什么?这和方明远有什么关系?”宇田光璃带着几分警惕的神色问道。

????“当然有关系了,这里是华夏的内陆西北地区,不是日本,这里的人对于女性的贞洁还是很看重的,如果说你已经不是处女了,那么想要抱着这个念头接近方明远,就只是水中花、镜中月!根本连想都不必想了!那样只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反倒不如老老实实地当个朋友。”麻生香月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可不是整天里混吃等死,对于这一带的风土人情,她可是了解了不少。方明远做为方家的核心人物,自然是不可能和一个不正经的女人交往。

????“嗯……”宇田光璃恍然的点了点头,“我当然……香月!我为什么要和一个比我小了十岁的少年玩什么恋爱游戏!”她突然间意识到了麻生香月是在调笑她,她立时一个翻身,压住了麻生香月,伸手去哈她的胳肢窝。麻生香月受痒不过,却又推不开宇田光璃,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又闹了半天,两人这才分了开来,房间里恢复了平静,只是两人衣襟散乱,玉体横陈的模样,令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暧昧之极的味道。

????“香月,说正经事,我这一次前来,是打算在华夏找几个投资的项目。他们现在不是在改革开放吗,一个近十亿人口的大市场,足以和整个欧洲相媲美。这样大的一块蛋糕,只要能够从上面切下小小的一块,就足以让我心满意足了。”宇田光璃用手撑着头,正色道。

????“那你为什么不去沿海地区,那里的投资环境比内陆地区要好得多。”麻生香月有些不解地问道。

????宇田光璃两手一摊,一脸无奈地道:“没钱!我目前手头的这点钱,恐怕那些沿海地区的华夏官员们根本就看不上!而且我的华语说得也不好,对华夏的情况也并不了解,在沿海地区投资无异于蒙着眼睛撞大运,那怎么行!如果说没有了钱,那么我又凭什么去对抗家族里对我所施加的压力?”

????麻生香月捂着脸,头疼地道:“你说吧,到底看上了这里什么?”

????宇田光璃娇笑着凑到了麻生香月的面前,低声地道:“柿子!”

????“柿子?”麻生香月吃惊地反问道。

????“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