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四章 噩耗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

????虽然说,古人早就说过,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但是在现实中,期望能够两全其美的人,却是大有人在。

????是先将这六艘集装箱船落袋为安呢,还是借着这个机会,进一步给对方施加压力,从而迫使对方让步,达到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吞并它的目的,这两个选择放到了郭天宇的面前,令他有些难以取舍。

????所以,第二天上午,当佐藤班杰前来邀请他前往东京竞马场的时候,两人面面相觑,在对方的脸上都可以看到两个明显的黑眼圈,就如同华夏的国宝一般。

????“佐藤社长看来昨天休息的不好啊!”郭天宇看了看表道“时间还早,我有一位侄子也要随我一同前去,年轻人渴睡,如果说佐藤社长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不妨先坐下来。对了,佐藤社长吃过早点了吗?”他既然这样说,佐藤班杰自然是不可能反对的,连忙笑道:“那就打扰郭总裁了!”昨晚上,他们一直开会到了凌晨二点半,佐藤班杰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就爬起来驱车前来东京湾,连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况且,这也是一个在餐桌上拉近双方间关系的机会!

????两人坐到了餐厅里,自有仆人为两人送上了丰盛的早餐。两人一边吃,一边随意地聊着。两人今天是打算结伴前往位于东京都府中市的东京竞马场,观看今天由〖rì〗本〖中〗央竞马会所举办的,自一九五一年举办,有近五十年历史的,为了纪念〖中〗央竞马会会长安田伊左卫门而设立的〖rì〗本安田纪念锦标赛,这是国际一级赛事,路程一千六百米!郭老爷子的赛马“原住民”将参加这一赛事!恰逢其事的郭天宇,自然是要到马场为自家的赛马加油助威了!佐藤班杰也是在前几天方才得知的这一消息,于是自告奋勇地陪同郭天宇一同前往。

????吃饭时,两人的话题自然是离不开这当天的赛事预测,做为国际一级赛事,参加这一赛事的赛马可以说是来自世界各国,其中不乏在世界赛马界颇有名声的名马。对于郭家出赛的赛马”原住民““佐藤班杰还是提前做过一些功课,知道它在香港赛马中,曾赢得多项本地锦标赛,包括一九九八年香港国际瓶、香港冠军暨遮打杯以及1999年香港金杯等赛事的冠军。也曾到新加坡、阿联酋和英国等地出赛,最好成绩是英国英皇钻石锦标赛的第四名!这是它首次前来〖rì〗本参加赛事。

????虽然说,从内心里,佐藤班杰羊不认为“原住民”能够在名马众多的安田纪念锦标赛中拿到什么好名次,毕竟香港赛马〖运〗动虽然已经存在多年,但是出身香港的赛马在世界赛事中所取得的成绩却并不理想。

????但是在表面上,佐藤班杰却是丝毫都没有表示出来,反而对于“原住民”多加赞美。在佐藤班杰的有意奉承下,两人倒是言笑尽欢。

????当方明远和林蓉出现在餐厅时,所看到的就是两人面对面聊天,仿佛老友一般的模样。

????“啊,明远你们来了!”郭天宇注意到了方明远两人,笑着打招呼道,1“这一位就是我早和你提到过的长石造船株式会社的社长佐藤班杰先生,他送给我的那艘超级油轮的模型,你还有印象!佐藤社长,这一位是我的世侄,也是我郭氏航运集团公司重要股东,董事会成员,方明远,这是他的助理林蓉女士。这栋别墅就是他的产业!”

????“方君,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佐藤班杰吃了一惊,连忙站起身来道。他也没有想到,出现在这里的这个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居然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重要股东、董事会成员,这也就是说,对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rì后选择承建超级油轮的造船企业一事上,他是有着发言权的!而且,能够在东京湾这寸土寸金的所在,拥有这样大的一栋别墅,也说明了对方的经济实力可是非同小可!而且,佐藤班杰记得自已的秘曾经提到过,这一栋别墅的原所有人是科威特的一位王室成员,什么时候又成了这个年轻人的产业了?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佐藤君,请不必多礼!”方明远一边说,一边坐到了餐桌旁,林蓉则是去厨房给他端来了早点。

????“郭叔,两位这是在谈什么?”方明远随意地问道。

????“哦,我们是在谈印度尼西亚第二大航运公司************

????航运公司最近的经营状况似乎有些不佳。佐藤社长很担心,对方会对长石造船株式会社在建的几艘船舶要求延迟交货。”郭天宇看似随意地道,实际上却是暗暗向方明远打了个眼sè。

????其实佐藤班杰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郭天宇在〖rì〗本的考察工作,可以说已经进入了尾声,随时都可能离开〖rì〗本前往韩国,而这三艘船的造价可是高达数亿美元,不乘着郭天宇在〖rì〗本的时候,与他交流,难不成还等到rì后他离开〖rì〗本之后,再与他电话联系不成?所以,两人的谈话,在佐藤班杰有意的“引导”下,郭天宇不动声sè地配合下,

????顺利地转到了************航运公司身上。

????“******……***“航运公司?好,我就叫它GT航运公司。它出计么事了?”方明远实在是记不住这么长的名字,对于印度尼西亚的航运公司,他更是从来都不曾上过心。

????“大概是资金周转不灵,去年年底的时候,就曾经传过他们的亏损很严重,债务压力很大!”佐藤班杰有些不确定地道。

????“他们的油轮在马六甲海峡泄漏了,这是我今天刚刚接到的消息!”郭天宇晃了晃自己手机淡淡地道。

????“啊?”佐藤班杰脸上一下子失去了血sè,吃惊地张大了嘴,坐在他对面的方明远甚至于可以看到他口腔里的小舌头。

????也难怪他这般模样,海上油轮泄漏,可以说是航运业的大事故,所造成的损失,也是最为可观的。尤其是海峡现由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三国共管,油轮在这里发生泄漏的话,影响到的可就不仅仅是印度尼西亚一个国家,很有可能也会受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zhèng fǔ的索赔!

????而清除泄漏原油的污染,根据国际上普遍实行的“谁污染谁负责”的原则,所需要的费用是最惊人的!轻则几百数千万美元,重则就是几十亿美元都有可能!

????一九**年三月,美国油轮“埃克逊一晃尔德兹”号在美国阿拉斯加威廉王子岛海岸触礁搁浅,原油泄漏造成数千公里海岸线受污染,数十万只海鸟和五千多头海獭、海猫死亡,当地鲂鱼和绯鱼近于灭绝,数十家企业破产或濒临倒闭,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漏油事件。之后,

????美国人光将这些因为原油泄漏死亡的鸟类和动物焚烧,就用去了半年之久,事后的原油清除费用,更是高达数十亿美元!

????这样一笔费用,对于原本就已经因鼻东南亚金融危机而搞得焦头烂额、债务缠身的************航运公司来说,无异于一笔巨款!就是最终公司因此而破产,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航运公司的死活,佐藤班杰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但是它的死活关系到了自家公司死活的时候,那就不一样了!

????“哇靠!”方明远也吃了一惊,不由得夸张地叫道“泄漏的规模大不大?这一下子,GT航运公司可是要大破财了!船是触礁了还是搁浅了?该不会沉没了?那清理起来,可就更麻烦了!马六甲海峡水流缓慢,可是不利于海水对泄漏原油的自清洁。”虽然不是做这一行的,但是前世里,他可是看过不少关于原油泄漏造成严重污染的纪录片,对于原油污染环境的危害有着充分的理论认识。

????“泄漏的程度目前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他们消息封锁地很厉害,能够得到这个消息,就已经不容易了!”郭天宇苦笑道。这可是事关到***********“航运公司生死的大事,哪可能那么容易地就让外人掌握到第一手的资料。如果不是因为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曾经有意收购该公司,一直都在关注着对方,否则也不可能得到确切的消息。

????“不管泄漏了多少,反正他们的麻烦大了!”林蓉冷笑道,经过了那一场动乱之后,对于印度尼西亚人,她可没什么好印象!

????佐藤班杰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这心里就更是凉哇哇的!虽然说,他也想到了,这会不会是郭天宇意图压价的手段,但是延迟交货这个消息,他自己也是昨天晚上才刚刚知晓。

????郭天宇抬手看了看表道:“佐藤社长,我们可以去马场了,有什么话,咱们可以路上再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