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是在做梦吧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二十一rì,卫山市jǐng察局的大门刚刚打开,一溜小车就停到了jǐng察局的门前。有那有心人,注意到为首的一辆车,居然在车头挂有韩国的国旗,再看看车牌,不用说,这是外交人员所用的车辆。

????没等门卫们反应过来,车门已经被推了开来,一个看起来年纪应当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迈步走了出来,同时,从另一侧也下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而从后面的车上,则下来了两个二十多岁脸sè看起来很不好的年轻人。再后面的上面有着沪市电视台标志的车上,则是下来了一群人,有背着摄像机的,还有拿着话筒的年轻女人,看起来像是个主持人。

????看着这一群人的组合,门口出出入入的jǐng察们,都不禁站住了脚步!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韩国外交人员和采访组来jǐng察局,好像局里并没有通知,今天有外宾和电视台的人来啊!可是要他们拦阻对方,这些人却又不敢!谁不知道外交人员享有特权,比起一般外国人还要难惹!更何况这里还有沪市电视台的人,这要是说错个什么,或者做错了什么,岂不是连呈堂证据都有了!

????有几个jǐng察还认出来了,跟在那个中年人身后的三个年轻人里,那两个脸sè很不好的年轻人,不就是前一阵子来卫山市,在衡扬影视城里和保安打架的那两个大韩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的采购人员吗?怎么他们又来了?难道说,这一次是人家韩国人来兴师问罪的?有那头脑灵活点的,就立即通知局里的头头们。

????卫山jǐng察局的一名名叫胡法爱的副局长,慌慌张张地迎了出来,在一楼的大厅处拦住了一行人。“我是卫山jǐng察局的副局长胡法爱,请问你们这是?”

????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上下打量了胡法爱两眼,肃容道:“我是大韩民国沪市领事馆领事金名圣,这一次前来,是为了前些时rì,我大韩民国的大韩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的两名雇员,金强任和李照基,在贵市的衡扬影视城……”

????“金领事,这件事情,我们真的是很遗憾。从事情发生之时起,我们局里就很重视这件事情,一方面积极地为两位韩国朋友进行治疗;另一方面我们也以最快的速度将肇事人员抓捕。我们局长一直都在督办此时!但是由于双方间对于事情发生的原因一直都是各置一词,却谁也拿不出来足够的证据,加上对方一直都很不配合,这才造成……”胡法爱当时这脑袋就是嗡了一下,连忙打断了金名圣的话头道。

????金名圣皱了皱眉头道:”胡副局长,我这一次前来,并不是前来问罪的,而是带着他们前来自首的!”

????“不是问罪?啊啊啊……自首?”胡法爱的一双眼睛瞪得如同牛眼一般,死死地看着金名圣,几次张口都没有能说出话来。这个韩国领事不是头受伤了吧,怎么会是带着他们前来自首的?其实不仅仅是他,在场的很多jǐng察,在这一瞬间的第一反应都是自己幻听了吧?从来都只听说过韩国的工厂主无底限压榨华夏工人的血汗,棒子们在国内耀武扬威一类令人气个半死的消息,什么时候韩国人也会遵守华夏的法律规章制度了?

????金名圣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模样,这心里隐约有些蔑视。他回头看了一眼畏首畏尾呆在自己身后的金强任和李照基,眼中闪过了一丝厌恶之sè!这两个混账家伙,无事生非不说,居然闯了祸之后,不敢面对现实,在签署了采购合同之后,连夜赶回了沪市,甚至还回了国!你惹事也没有关系,你也得找那些你惹得起的人物吧?怎么就那么不长眼,非要和方家起冲突?当年堂堂大韩航空公司的总裁,在衡扬影视城里也没有讨到什么好,你们两个不过是韩国二流企业的采购人员,跑到那里生事,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金名圣原本还不知道这事情,直到金强任和李照基两人如同受气包一样地出现在韩国驻沪市领事馆的门前,他又接到了国内外交部的正式通知,才知道这一档子事。看到金名圣扫过来的凌厉目光,金强任和李照基两人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两人今年都是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在大韩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工作,由于两人的汉语无论是读说写都是公司里最棒的,所以被派来负责在华夏的采购工作。两人初来华夏的时候,还是抱着一颗敬畏的心,毕竟在历史上,上千年里,华夏都是朝鲜不折不扣的宗主国,朝鲜的国王即位,如果说没有得到华夏皇帝的认可,那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虽然说,近代的华夏窝囊了一些,被西方各国和rì本欺负地土头土脸的,甚至于就连被rì本吞并的他们朝鲜人的军靴,都可以踏入华夏京城的紫禁城!但是在半个世纪前的朝鲜战争中,华夏人再一次狠狠地教训了美国人和韩国人,让他们意识到,华夏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可以轻侮的国家。

????但是在华夏工作了半年后,两人发现,身为韩国人的自己在这里就如同美军在韩国里一样,可以趾高气扬胡作非为!就是做了一些错事,当地的zhèng fǔ部门也是将自己视若上宾,还百般为他们遮掩。从那以后,两人在华夏行事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这几年下来,类似的事件,他们已经制造了不下七八回了,每一次都是相同的结果——那些jǐng察一听自己是韩国人,立时就先在气势上矮了三分。接下来的事情,那自然而然就好办了!

????这一次在衡扬影视城生事之后,原本两人以为还会像在其他地方一样,当地zhèng fǔ会为自己摆平一切,那几个挨打的华夏男女,最终还要为他们胆敢还手付出惨重的代价!可是两人说什么也没有想到,由于衡扬影视城公司的介入,事情似乎有向另一个方向发展的趋势。尤其是在知道了衡扬影视城公司的背景之后,两人不由得想起了当初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那可是曾经因为一点小事就“威胁”韩国人,拒绝《泰坦尼克号》在韩国上映的!两人吓得赶紧办完了采购事宜,返回了沪市,又从沪市回了国。

????回了国之后几天,两人这颗心才算是平静了下来,这点事情,最多也就是个故意伤人,伤情也不重,不至于跨国追捕吧?

????可是,就在六月十九rì的晚上,公司社长将两人叫到了办公室,以极其严厉的口吻询问他们在华夏国内是不是犯事了?两人倒是有心隐瞒下来,但是社长下一句话就将他们打了个头晕眼花——韩国三大造船巨头同时质问公司,而被蒙在鼓里的公司高层也是很生气,这件事他们如果敢说谎,rì后再被查出来,所有的后果他们就自己去想吧!

????韩国三大造船巨头,论起企业规模来,都是远远在大韩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之上,更重要的是,在他们的背后,还有着韩国的财阀集团存在,与韩国zhèng fǔ可以说是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如果说他们要下定决心清查一件事的话,没有几个韩国人能够保守住自己的秘密的!金强任和李照基当时就被吓得不轻,于是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个清楚!

????结果就是第二天,他们就被送回了沪市的领事馆,二十一rì清早,就跟着金名圣领事来到了卫山市jǐng察局。

????被金名圣凌厉的目光扫过,金强任和李照基两人下意识地又缩了缩头,这才意识到金名圣的用意。两人主动地站了出来,来到了胡法爱的面前,深深地一躬道:”我们是金强任和李照基,我们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了我们以前在贵市里所犯下的错误。我们说了谎话,当时我们由于醉酒,确实是向贵国的一位女士说了一些不恰当的言语,并且殴打了她。贵国的那位王瑞安先生,确实最初是打算上前劝阻,只是我们当时误认为他是要来打我们,所以也向他发动了攻击……感谢事情发生之后,贵jǐng察局领导和贵市领导们对我们两人的多方照顾,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我们既然犯了错误就应当承担责任!所以我们这一次是前来向jǐng方自首的。”

????在场的jǐng察都呆住了,金强任和李照基被打一案,可以说是卫山市近期内最受市领导们关注的一案,在场的这些jǐng察们,多多少少地都知道一些,也知道市里的这些位领导们,为了保证市里农产品的出口,也是为了少一事,站在了韩国人的一边,若不是衡扬影视城公司后来突然暴发出来的不满态度,那两个小保安,恐怕早就被迫向韩国人赔罪道歉了。后来,金强任两人离开卫山回沪市,他们以为这件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他们怎么会被韩国驻沪市的领事,亲自陪同前来卫山jǐng察局自首的?还说什么感谢jǐng察局领导和市领导们对两人的多方照顾,这不是坑人吗?

????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人突然反应过来,连呼带叫地扑了过来,挡在了摄像机前道:”不要拍了!你们把摄像机关了!“这样的丑闻,要是传到了电视上,那卫山市jǐng察局和卫山市领导的形象就全毁了!有些东西,哪怕是全地球的人都明白,也不能说透了的!

????那个女主持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你确定要求我们把摄像机关上?”

????“少废话!赶紧把机子关上!”jǐng察一边用手去遮掩镜头,一边恶狠狠地道。

????“忘记告诉你们了,这是直播,现在至少也有百万沪市市民正在观看我们的节目,你还确定要求我们立即关机?你明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女主持人又抬头娇呼道,“金名圣领事,他们要求我们关机呢?”

????金名圣的目光立时扫了过来,冷冷地道:“胡副局长,贵国不是一向提倡新闻zì yóu吗?难道说,连嫌疑人前来自首都不能见诸媒体吗?”必须公开赔礼道歉,最好是见报上电视新闻,这可是国内的要求。

????胡法爱的额头上立时就见了汗,而那个企图阻止摄像师摄像的jǐng察更是汗流浃背,脸sè苍白地站在那里进退两难!

????“还不下去!”胡法爱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厉声喝斥道。女主持和金名圣扣的这顶帽子可是太大了,他不过是一个地级市的jǐng察局副局长,这样的大帽子别说是他了,就是市\委书记来了,也承担不起啊!

????“金领事,这位女士,不要误会,不要误会!”胡法爱干笑道,“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嫌疑人的合法权宜。毕竟在没有经过法庭审判之前……”看到金名圣那有些不耐烦的目光,胡法爱的声音是越来越低。

????金名圣恨恨地瞪了一眼缩手缩脚地站在那里的金强任和李照基,都是这两个蠢材,害得自己也得在公众面前出丑!他转过身来,面对着镜头道:“诸位华夏的公民们,我是大韩民国驻沪市领事馆的金名圣领事,对于我国国民在贵国卫山市与贵国国民发生肢体冲突,造成对方身体受到伤害一事,我方深表歉意。经过调查,我国的国民在这一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今天我陪同他们一起前来卫山市jǐng察局自首,希望卫山市的司法机构,能够给予他一个公正合法的审判。同时,在这里,我也要劝告在华夏的韩国同胞们,一定要遵守当地国的法律,不要自认为高人一等,做出那些令国家蒙羞的事情来!”

????说完了这些话,金名圣也不再多做停留,迈腿就向外走,在离开卫山返回沪市之前,他还必须要去向那两个挨打的华夏人赔礼道歉,一想到这里,金名圣就是满腔的怒气,明明是那两个蠢材做下的混账事情,却得自己去给他们擦屁股!虽然说满心的不情不愿,但是他还不得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