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二章 新闻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小笨0169、上帝的宠児(两张)、老哲子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小鱼儿62的打赏。和推荐票!

????他们一行人回来的当天,市组织部长安莫愁就亲自会见了他们,听取了他们对这一次考核活动的感想感受。并且,对于坚持到了最后,达标完成了考核活动的七人,给予了热情的称赞。还要求他们完成考核的这七人,都必须要做好近期内给市委市zhèng fǔ公职人员做报告的心理准备!

????而且,安莫愁部长,还认为,这样的考核,才不是走形式,走过场,能够真正地看出一个人的能力和本xìng来。对于王瑞安在面对韩国人的非法侵害时,能够勇敢的冲上,保护自己同事的行为,给予了点名夸奖,还说苏书记和赵市长,对他的这一行为也极其赞赏。这令在场的其他人都羡慕不已!这一下子,王瑞安算是在市里主要领导这里挂了号了!rì后纵然说还不能算是一路光明吧,至少没有人会刻意地打压王瑞安的上升之路了。

????王瑞安在喜不自胜之余,也有着一种感觉。那就是市里的主要领导们,显然是要狠抓公职人员们的工作作风和能力了,再想在部门里混rì子、混资历、混薪水,恐怕是不那么容易了!

????“瑞安啊!回来吧!要吃饭了!”屋里传来了母亲的叫声。

????“哎,这就来!”王瑞安扭头回到了屋里,一家人已经坐在了餐桌前,就等着他了——考虑到他在外面吃了不少的苦头,又眼看着升迁在即,家里人让他好好休息几天,什么家务活都不要求他做。

????“这么丰盛啊!”王瑞安注意到桌子上放了六菜一汤,摆了个满满当当。

????“坐下吃吧,还不是你妈和你媳妇心疼你,说你在南边吃了苦了。人都瘦了,要给你补补!”王父道。

????“妈做饭就是好吃!南边的饭,唉呀,吃多少都觉得差一点!“王瑞安笑道,他还没有和父母提过自己在监狱里的那五天是怎么过来的,否则这老妈还不得整天大鱼大肉的?

????“好吃就多吃一些,这出了一趟,嘴可是甜了不少。以前吃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听你夸几回!”王母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喜不自禁地道,“这都是你爱吃的菜。你爸还专门给你买的牛肉!你今天也陪他喝两钟,不过不许再多喝了!”

????酒过三巡,王瑞安这才问道:“爸,妈,我们走了这么久,家里没什么事情吧。”虽然说已经是回来的第三天,但是头一天到家就已经是晚上十点,虽然说是坐飞机直到奉元,又向领导做汇报折腾了半天的他也是jīng疲力尽。回家洗洗就倒头睡了。第二天,则是忙于工作,积压了近一个月的工作,虽然有同事分担了不少,但是也仍然是相当惊人的数量,所以他一直加班到了晚上十一点才回家。

????“家里一切都好,什么事情都没有!我们就是有些担心你!哎呀。你说一个考核,怎么搞得神神秘秘的,连个电话都不准接的!哎,你们这一次都考核什么了?”王母好奇地问道。对于王瑞安一走近一个月,在南方都做了什么,她可是很好奇的,这样稀奇的考核,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

????“哎呀,怎么又提起这事了!你个老娘们,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一个字都不要问!瑞安现在正是关键时期,一星点的错误都不能犯!”王父有些不悦地道。

????”啊啊啊,我又忘记了!“王母有些尴尬地道。其实也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好奇心。很大的一个原因也是她的同事、朋友们啊都很好奇。潼宜的市区就这么大点地,人口又不多,有点什么新鲜事,大家很快就会知道。更何况,王瑞安他们这些人是潼宜升为市之后的第一批考核干部,很多人都在关注着他们的动向。可是他们回来了几天了,除了知道他们在南方吃了苦头之外,具体的内容,这二十四人都是守口如瓶,虽然不排除有人可能会跟至亲说了,但是至少到现在市面上还没有什么传言。

????“妈,您再等几天,组织部就会允许我们说了!”王瑞安笑笑道。市里这是在为他们rì后做报告进行铺垫呢,人们虽然是有好奇心的,越是打听不到的事情,才越会关注。

????“那市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王瑞安又随口问道。

????“有啊!发生了好几件事呢!”王母兴奋地道,“你知道最大的新闻是什么吗?”

????“什么啊?发生什么事情了?”王瑞安诧异地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了!就是前一阵子,赵市长的司机开车闯红灯让交jǐng给抓住了,当场就拦了下来扣分罚款!据说当时车上就坐着赵市长呢!”王父道,“后来,听说,赵市长的司机是交了罚款才离开的。而且大家都说,相关部门对赵市长的司机给予了通报批评!就连苏书记,都在常委办公会上提到了这事呢。”

????“啊?这是真的?”王瑞安不由得张大了嘴!这可真是件新闻了,一市之长的座驾,居然会因为闯红灯这种小事被交jǐng拦下来,居然还要罚款扣分!司机后来还被通报批评,这听起来确实是有兴夷所思了!以前的潼宜,别说是一县之长,就是一般科员,只要坐公家车出,都不大可能遇上这种情况。这是哪来的楞头青交jǐng啊,居然胆大包天地敢拦市长的座驾!

????“真的?应当是真的吧,因为大家都这样说!”王父迟疑了一下道,“我认识的几个家里有孩子在zhèng fǔ里上班的,也是这样说的!”

????“到底是不是真假,我们不知道,但是最近路上敢闯红灯、违章行驶的车可是很罕有了!”王瑞安的媳妇道,“我有一个同事,她的老公就是交jǐng。据她说,他老公这几天可是一直说,道路指挥时,开车的人现在都很规矩,让交jǐng们省心了不少!”

????王瑞安放下了筷子,难道说这事情是真的?要是真的,那道路上的车辆老实多了,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潼宜市的经济状况并不好,又是农业占据了主要地位,市里大部分的车辆,都是公车。而且,一般敢于无视交通规则的人,大多也是与官员、zhèng fǔ有着这样或者那样关系的。而如今,赵绪安的司机因为触犯了交通规则,而被罚款扣分,苏爱军和赵绪安不但没有批评交jǐng,反而通报批评赵绪安的司机违反交通规则。这种情况下,这些交jǐng们谁也不敢徇私,而那歇公车的司机们,就更是噤若寒蝉了!

????zhèng fǔ二把手的司机,心腹,嫡系,赵市长就在车上,触犯了交通规则都老老实实地交罚款扣分,还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往枪口上撞!届时谁敢不抓你,抓着谁又敢放你?那岂不是说,你在对方的眼里,比赵市长还要高上一级了!这种蠢事,官场中人谁会做!这样子一来,潼宜市的交通环境自然是大为好转!

????“其实不止这件事,瑞安,你知道公车管理中心吧?”王瑞安的媳妇道。

????“知道啊!”王瑞安道,虽然说这事是发生在他们前往南方之后,但是李亚军李处长,后来也通知过他们了。这一次,他们从奉元机场回来乘坐的大巴,就是由公车管理中心调度出来的。而且他这两天也看到了那个公车管理中心,其实就是在距离zhèng fǔ大楼约有一千米左右距离的一处空场,围了起来,又把那里附近的几间平房征用了。

????“公车管理中心成立到现在有二十来天了,依照苏书记和赵市长的要求,不管是市委还是市zhèng fǔ,还是下面的各个部门,除了jǐng察、消防、卫生等专业xìng很强的部门之外,其他部门所有的公车全部都调入公车管理中心,这些公车原配置的那些司机,也一并调入公车管理中心进行管理吗。结果前一阵子查出来,原县招商局的一名副局长,在局里的公车上缴到公车管理中心之后,又从潼川市的一家私营企业里,借了一辆面包车供自己使用!苏书记和赵市长勃然大怒,不但把这个副局长的官给撤了,据说还要审计他以往的公款开销!”王瑞安媳妇低声地道。

????“啊?你确定是撤职,而不是免职?”王瑞安道。

????在华夏官场上撤职和免职是有原则区别的。撤职,是对于违犯党纪国法的官员的一种纪律处分。而免职,则属于干部任用的一种组织措施,不是纪律处分。撤职的惩处力度要远大于免职,要看责任大小、事故轻重,最重甚至可以负刑事责任。而免职,即使在无过错情况下,也可以免职。免后,另有任用而已。

????像潼宜的前县长,当时就是被潼川市组织部免其县长职务,然后再任命他为潼川市的某区的书记!

????“是撤职,不是免职!”王父沉声道,“这事我们也听说了,看来这一次市里面是要下大力气抓官员们的公车私用问题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