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三章 消息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lzh的打赏。和推荐票!在外办事,这是定时发布。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如今的小松平盛,就是这样的感觉。虽然说,他是第一个尾随着方明远的足迹来到香港的造船厂代表,但是由于方明远突然远行欧洲,结果丝毫也没有享受到什么特殊的照顾。

????而且,虽然说三菱重工业株式会社挑头联系几家有资格参与到这一场订单大宴中来的造船企业,一齐向rì本zhèng fǔ施压,但是从目前来看,效果还是有限。rì本zhèng fǔ除了公开开除村下正明并且表示永不叙用之外,也就是zhèng fǔ外相代表rì本zhèng fǔ正式就此事向华夏人道歉算是个亮点。但是这种口头上的赔罪,恐怕对于熟悉rì本事务的方明远来说,压根就看不上!

????如今的香港,已经汇聚了rì韩两国最顶尖的几家造船企业的代表们,这些天来,大家一直都在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代表沟通、谈判,使出浑身的解数来争取获得订单的可能。哪怕是十七艘超级油轮只拿到一半,也足以保证他们中任何一家企业渡过如今的造船业寒冬,等待世界航运业的复苏!三菱重工业株式会社虽然算是造船业中的佼佼者,但是面对这些同行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尤其是韩国的三家造船企业,由于本身劳动力成本较低,又有韩国zhèng fǔ在方方面面上的大力支持,想要在他们的虎视眈眈下,将订单抢到手,难度之大,令小松平盛也为之大为挠头。为了对抗韩国三大船企,rì本方面几家重要的船企也在联合起来以争取订单。今天是他们的第三次聚会!

????“目前,从我们所得到的消息来看,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还没有明确的候选对象,他们的接待人员。目前也只是与我们在进行初步的接触。很难判断,他们究竟是更倾向于我们还是韩国人!”住友重机械株式会社的代表昭田玉郎有些恼火地道。在东南亚金融危机发生之前,世界造船业正处于最辉煌的时候,那时候,为了能够尽快的得到船舶,世界各大航运公司都是巴结着他们这些造船企业,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虽然在近几年里,并没有从rì本购置过新船。但是在十年前,也曾经在住友重机械株式会社购过船。如今风水轮流转,这才区区的两三年时间,居然要他们卑躬屈膝地来求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了!

????“你们注意到了没有。华夏沪市电视台前两天播过一条消息,韩国驻沪领事馆领事金名圣陪同两名在华夏卫山市衡扬影视城里涉嫌故意伤人的韩国人前往卫山市jǐng察局自首,金名圣还就此事正式公开地向当事人赔礼道歉!”小松平盛若有所思地道,“如果说我没有记错的话,华夏的衡扬影视城应当是平川方家的产业吧?”

????“嗯,小松君说得不错!”三井造船株式会社的代表盟田正佐重重地点了点头道,“衡扬影视城是平川方家第二代中年纪最小的方彬,也就是方君的小叔,一手创立起来。小松君的意思是……”

????“诸位。你们注意过自从华夏与南韩建交以来,南韩商人从华夏进口商品,以及到华夏投资建厂的一些相关报道吗?”小松平盛环视众人道,“我曾经看过一些,华夏人对于南韩人有着很多的不满,认为他们盛气凌人,认为他们不拿华夏人当做平等的人看。他们的很多做法令华夏人很反感,比如说,强行要求华夏工人磕头赔礼道歉之类的行为!但是据我所知,虽然说华夏人很不喜欢南韩商人,但是各地的zhèng fǔ官员们却是很欢迎他们的到来,对于他们的很多恶劣行为,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的,这无疑更加助长了南韩人的嚣张。”

????“小松君。你所说的这些,我们都多多少少地听说过一些,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盟田正佐正sè道。

????“我的意思是说,以南韩人与华夏交往中一向的传统姿态,他们怎么可能会因为自已国人打伤了华夏普通人,就会将已经回到了本国的国民又押回了华夏。还让沪市领事陪同着前卫山市jǐng察局自首!而且还有电视台工作人员随行,并且公开向华夏人赔礼道歉,你们就不觉得这事有写常吗?看来这一次南韩的造船业企业,对于这一笔十七艘超级油轮的订单,恐怕也是势在必得!”

????川崎造船株式会社代表上泉敏次已经是年近半百,闻言不耐烦地道:“小松君,你这不是废话吗!十七艘超级油轮的订单,价值超过了十五亿美元,足够咱们四家企业全力开工建造一年半还要多,利润要美元数以亿计!这样的大单,谁不想一口吞下来?”已经年近半百的他,是四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自然也是资历最老的一个,所以说起话来,就比其他人更为随意。盟田正佐和昭田玉郎看了看坐在那里脸皮有些涨红的小松平盛,心中暗笑。

????小松平盛轻咳了一声道:“上泉前辈,我的意思是,如果说我们对这一次联手与韩国企业竞争仍然不能全力以赴的话,恐怕就要被南韩人抢走订单了!“

????盟田正佐和昭田玉郎都微微地点了点头,一向对华交往中显得比较傲气的韩国人,居然会将自己在华夏境内因为一点小事打伤人的国民又从国内“押解”回华夏,还让驻沪领事亲自陪同他们jǐng察局自首,还公开赔礼道歉,这可是不大符合韩国人以往的风格。这样丢面子的事情,韩国人都毫不迟疑地做了,固然是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了方家,但是如此的快速和郑重,又说明什么?

????“小松君,如果说我们rì本造船企业联手全力以赴地与韩国企业争夺订单的话,是不是就应当先将长石造船株式会社也吸收进来?不管怎么说,长石造船株式会社也是我国造船业中的佼佼者!我们将它排斥在外,是不是不大适合?”上泉敏次冷笑道。这一次,正是因为小松平盛的坚持,长石造船株式会社才被排斥在了外面,否则的话,以长石造船株式会社的规模,也应当在这里有一席之地。

????小松平盛有些尴尬,川崎造船株式会社与三菱重工业株式会社由于以往的竞争史,一向是不大对付,虽然说这一次为了抢得订单,大家站到了一个战壕里,但是算得上长辈的上泉敏次时不时地用言语刺小松平盛几下,也是令他颇感头痛的。

????“其实我认为上泉前辈说得不错,长石造船株式会社毕竟也是我国造船业的佼佼者,又是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最早进行接触的公司,将它排斥在外面,对于我们联手与韩国对抗不利!”盟田正佐点头道。三井造船株式会社和三菱重工业株式会社之间虽然没有什么大矛盾,但是考虑到对手的壮大也就意味着自己的衰落,自然也是不希望长石造船株式会社有一天被三菱重工业株式会社吞并!

????小松平盛这脸sè就变得有些yīn沉沉的了,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轻轻地敲击了几下,随着小松平盛“进来”的声单,他的女助理松平爱知子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在小松平盛的耳边说了几句,又退了出。一直到房门重新又被关上,上泉敏次那充满了的目光才从松平爱知子那摇弋生姿的臀部上扭了回来,看着脸sè变得有些古怪的小松平盛道:“小松君,真是好艳福啊!”

????盟田正佐和昭田玉郎发出了男人间都懂得暧昧笑声。经过这几天的接触,他们都看出来了,上泉敏次对小松平盛的这个女助理是垂涎三尺。而以小松平盛一向以来的表现,这个漂亮的尤物,八成也是他床上的猎物。小泉敏次这几天来,有事没事地敲打小松平盛几句,固然有两家公司以前的不和在内,也不排除小泉敏次嫉妒的心理所致。小松平盛却仿佛没有听出来上泉敏次话中的意味一样,任他又说了几句,只是低头沉思不语。

????“小松君,方才松平小姐说什么了?”盟田正佐察觉出来小松平盛的异样,诧异地道。

????“啊!”小松平盛这才仿佛刚刚听到他们的问话一样,抬起头来道,“爱知子刚才告诉我,就在刚才,从香港锦湖电影集团里传出来了一个消息,现在还难分真假,但是已经传得有行沸扬扬了。”

????“什么消息?”昭田玉郎就更觉得奇怪了,香港锦湖电影集团虽然有名,但是它毕竟是属于电影业的,与造船业八竿子都打不着,小松平盛为什么会对它的事情这样上心?

????“是不是关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盟田正佐急声地问道,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于秋暇是郭家的儿媳。

????“也不是!”小松平盛神sè有些怪异地道,“是关于土耳其的!”

????“关于土耳其的?”上泉敏次也坐不住了,怪叫道。这是什么和什么啊,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又和土耳其有什么关系了,一个是世界着名的电影公司,一个是横跨欧亚两大洲的一个国家,风马牛不相及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