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小笨0169 、凝血冰(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土耳其地震的“谣言”如今已经是传得愈演愈烈,因为rì本人为首的东亚各国的游客明显减少,土耳其zhèng fǔ终于注意到了这一“谣言”,只是“谣言”的出处已经无法追寻,土耳其zhèng fǔ也只能是多次由zhèng fǔ高官人士出面公开地进行辟谣!但是,效果并不明显。这对于将旅游业视为经济支柱之一的土耳其zhèng fǔ来说,显然是极其恼火地,所以不少官员都公开地表示了对于造谣者的强烈谴责!甚至于土耳其国内还有人对谣言的发布者发出了根本没有意义的死亡威胁!

????对于别列夫斯基的疑问,方明远呵呵地笑了两声,虽然说并没有承认,但是他也没有明确地否认!

????别列夫斯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为俄罗斯最核心的一部分人,他当然也知道,在世界上确确实实存在着那么极少数的一部分人,对于未来有时会有着远超乎常人的敏锐直觉,甚至于堪称未卜先知。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也有这方面的天赋。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也能够解释他为什么能够猜到总统所选的继承人会是那一位了!

????”你不看好他?”别列夫斯基道。

????方明远摇了摇头道:“他对于你们俄罗斯人来说,也许算得上是位好领导人,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外国投资人来说,却并不见得。他很走运!”在方明远看来,这一位铁腕总统真的是命很好!就在他开始执政后不久,国际原油市场上,原油的价格开始一路上扬,而且对于原油的需求量也是同时一路上扬。做为出口量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俄罗斯,仅仅在石油出口贸易这一项上,所获得的利润每年就要过千亿美元!而有了钱,自然就好解决国内的这些问题。这自然又会推高他在俄罗斯国民中的人气!与他相比起来,现在的总统,就显得倒霉一些了!

????别列夫斯基的眉头扭成了一团,方明远的话,倒是解释了为什么他不愿意接受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股份做为抵押了,虽然说他依然不明白,为什么方明远就认定了那一位会打压他们这些外国投资者。

????“那方你的意思是……”别列夫斯基道。

????“首先,贷款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须要有抵押品。而且最好是俄罗斯在国外的财产,或者说是可以挪到国外的财产!第二,贷方协议上,必须要有总统属意的那一位的正式签名;第三。贷款时间最长不过两年!”方明远道,“哎,对了。老维尔德,我可是拿你当朋友,才和你说这些的,你不会和那一位说什么?”别列夫斯基立即向上帝发誓,绝对不向外人泄露半个字!

????方明远笑了笑,他也就是这样说说。反正这种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就是别列夫斯基对外人说了,也得有人信才行!自己如今也不比当初了。想要打压自己,那一位也得是三思而后行。

????别列夫斯基发过誓之后,又不禁有些皱眉头。价值超过四十亿美元的抵押品,还要是在国外,或者说可以挪到国外,那似乎除了国宝、文物这一类的东西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合适的了。至于要求有那一位的签名和贷款时间,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有一个想法,老维尔德你看可行不可行!”方明远直接道,“贵国的博物馆中可以说收藏了很多人类的艺术瑰宝,比如说最早是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创建的私人收藏馆,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历史文化博物馆之一的圣彼得堡的埃尔米塔rì博物馆,它的展厅中就有达芬奇、拉斐尔、提香等人的杰作和鲁本斯、凡戴克、伦勃朗等人的着名作品。再比如说莫斯科的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收藏有莫奈、雷诺阿、凡高、毕加索、马蒂斯等人的作品。这些作品在世界艺术品拍卖市场上都是价值不菲!当然了,贵国zhèng fǔ是不可能将它们拍卖的,贵国的国民也不会允许的!但是,它们却是可以放到国外的博物馆中去展览的!”

????别列夫斯基立时眼睛为之一亮,人称老狐狸的他几乎是立即就明白了方明远的意图。“方,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俄罗斯zhèng fǔ拿出一部分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总价值超过四十亿美元的文物或者说名画,以展品交流的名义,放到国外的博物馆中对外展出两年时间,而在暗地里,这些在国外展出的展品,则可以当作贷款的抵押物?”这倒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世界各国博物馆中的展品互相交流,将本国的这些收藏品送到外国的博物馆中展出一段时间,这是常有的事情,国民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不错,贵国可以选择放到我国的博物馆来展出,也可以选择放到科威特或者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博物馆去展出!当然了,因此而产生的一系列安保费用,贵国zhèng fǔ必须要承担一部分,不能由我方完全承担!”方明远道。

????别列夫斯基沉吟了片刻,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能够满足方明远要求的办法。虽然说,如果说这些国宝要是因此而流失海外,那么所有在协议书上签名的俄罗斯官员都将成为俄罗斯的罪人,甚至于遗臭万年,但是考虑到四十亿美元虽然多,但是诺大的俄罗斯zhèng fǔ在两年的时间里,要是还筹措不出来的话,也就可以直接下台了!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应当说并没有什么大的风险!

????“方,如果说这几条我国zhèng fǔ都能够满足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向贵方贷款了?”别列夫斯基正sè道,眼看着第二次车臣战争箭在弦上,车臣武装分子随时都可能越境侵入邻国,俄罗斯zhèng fǔ急切地需要这一笔资金,难得方明远松口,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不不不!”方明远连连摇头道。

????“方,你还需要什么条件?”别列夫斯基头痛地道。

????“老维尔德,我可是只说能够满足这几条,就可以考虑贷款,可没说一定贷款!”方明远没好气地道,“再说了,贷款方又不是我,而是第二海湾银行!具体的借贷手续,以及利率多少,归还时间等这些事项还需要你们派人前去谈判。难不成,你以为咱们俩人这里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那四十亿美元就到你们俄罗斯zhèng fǔ的账户上了?再说了,你的事情算是有眉目了,我的好处费呢?老维尔德,你不是想过河拆桥?”别列夫斯基被他说得老脸一红,这还真是他忽略了的。

????“方,那怎么可能呢?我这不是想着,如果就是这样的话,你的好处咱们可以接着谈,但是我可以通知国内派人去和第二海湾银行接触了!”别列夫斯基面不改sè地道,“你们华夏不是有一句老话,叫大军未动,后勤先行吗,事态紧急,咱们这几件事可以齐头并进!”

????方明远也不戳破他,只是笑眯眯地道:“老维尔德,你自己说,给我多少好处?”

????依照一向的惯例,像方明远这种促成贷款、交易的中间人,是有权利要求佣金的,虽然说,第二海湾银行,方明远也是股东,但是毕竟还有阿卜杜拉王子他们的股份,他要求佣金也说得过去。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俄罗斯zhèng fǔ目前从正规的渠道,根本就贷不到款,西方的那些银行团和zhèng fǔ关系紧密,自然是不会借款给俄罗斯zhèng fǔ平定内乱,而其他国家的银行,则又因为俄罗斯zhèng fǔ以往的不良声誉而不敢贷款。毕竟四十亿美元,对于一般的银行来说,也是一笔很可观的数目了。

????“百分之十的佣金?能不能以货物来抵扣?”列夫斯基试探地问道。这个价码看似可不低了,但是俄罗斯zhèng fǔ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却根本就无人答理。

????“老维尔德啊!”方明远似笑非笑地道,“你要是愿给我八亿美元做佣金,我也认了!怎么样?”这只老狐狸,明知道自己看中的不是钱,还这样撩拨自己!

????“百分之二十的佣金比例,是不是有些太高了!”列夫斯基的脸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苦着脸道,“这么多,我没有办法向总统交待啊!”

????“老维尔德,你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百分之二十的佣金比例,能确保你贷到款吗?”方明远笑吟吟地道。

????别列夫斯基的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能不能确保他贷到款他不知道,但是四十亿美元的贷款,最终到手的只有三十二亿美元,还要再支付利息,这样的贷款,俄罗斯zhèng fǔ里人肯定会有人rì后嚼舌头!

????“老维尔德,如果说总统阁下决定退下来,来给我当幕僚怎么样?肯定是不会有你现在的权势,但是我可以保证你每年的收入在目前的基础上,只会更好!”方明远淡淡地道。

????别列夫斯基怔了一下,半晌才苦笑道:”方,你不是在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