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七章 意外的拒绝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总部大楼,出出进进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职员们,一个个都『露』出了喜气洋洋的神『色』。他们也是刚刚得知的消息,就在今天,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将与韩国三星重工业公司和日本长石造船株式会社正式签约,两大知名船企将在未来几年里承造数量目前还不清楚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所需要的超级油轮。

????在世界经济的发展前景还不那么清晰的现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公开宣布将在未来大批量采购超级油轮的消息,可是在香港航运界乃至东亚航运界中放了一颗大卫星!在很多人看来,这一消息不仅仅表明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持续看好未来的航运市场,更表明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目前的运力已经被运用到了快到极限。而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由于有大量的内地航运业务,无论是集装箱运输还是原油运输,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运力目前几乎都运用到了极致。而这带来的结果就是公司获取了丰厚的利润,他们这些职员们,薪水自然也随之水涨船高。

????虽然说,香港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中受到的直接冲击并不算大,无论是股市还是汇市,香港都在国际金融炒家的攻击下顽强地抵御下来,但是由于受东南亚各国市场萎缩影响,香港的经济还是受到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虽然说,不至于出现大规模的公司倒闭,人员失业的现象,但是薪酬下降,福利缩水却是难以避免的。这样此消彼长之下,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职员们的幸福感自然是暴增!而现在,公司要与两大知名造船企业正式签约。购入超级油轮,无疑是进一步地证明了公司的实力,这令他们这些人在好友亲戚的面前自然也是脸上增光不少。

????随着时针指向上午九点半,三星重工业公司的代表李钟基和长石造船株式会社的社长佐藤班杰先后出现在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总部大楼中。

????“李部长,恭喜你。恭喜三星重工业公司这一次先拔头筹了!”金鸣哲带着几分酸溜溜、几分恼怒的口『吻』对李钟基道。“这一次贵公司不知道能够承建几艘?不会比长石造船株式会社还少吧?”金鸣哲一直紧盯着大宇造船公司,生怕因为母公司大宇集团面临破产清算的大宇造船公司为了一时之快,而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达成技术转让协议。与造船业已经开始走向没落的日本不同,韩国的造船业正在方兴未艾。世界第一造船大国,这顶皇冠对于将面子视得比天大的韩国人来说,那可是期盼了多年的无上荣光!

????但是华夏造船业这些年来的迅速发展,也令韩国人多了几分警惕,而做为世界造船业皇冠上的一颗明珠。超级油轮的建造技术,如果说让华夏人轻易地得到,以华夏那强大的制造能力,低廉的人工成本,以及在环境保护等方面的低投入,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将超级油轮的建造利润拉低到其他国家造船企业根本无利可图的地步!这样一来,对于韩国造船业,对于现代重工业公司来说。显然不是他们所想要看到的结果!

????他们管不住日本的公司,至少不希望这一项技术是从韩国公司的手中“泄『露』”出去的。但是金鸣哲没有想到,大宇造船公司没有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签约,倒是他认为没事的三星重工业公司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签约了。现在的他只能希望,三星重工业公司没有答应将技术转让给郭氏航运集团公司。

????“很遗憾。长石造船株式会社这一次将至少承建七艘超级油轮,我们三星重工,只有区区的五艘。”反正一会儿就会向媒体正式宣布,李钟基倒也没有隐瞒。

????“七艘?五艘?”金鸣哲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仅仅两家公司所承建的数量就已经高达十二艘,占到了总数十七艘的一多半!也就是说。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手中只余下了五艘超级油轮的订单了!五艘超级油轮订单,而两手空空什么在香港呆了多天却也没有得到的造船企业又何止五家?金鸣哲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嫉妒和仇恨,现代重工业公司这一次即便是将其余的所有订单全部拿下,也不过是与三星重工业公司持平而已!这对于韩国造船业里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现代集团来说,本身就是失败!

????“哎,不对啊,李部长,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不是说只有答应转让技术的公司才有可能承建十艘以上的超级油轮吗?”金鸣哲很快就察觉到这其中的问题,追问道,“难道说,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放弃了转让建造技术的要求了吗?”

????“不,长石造船株式会社已经同意转让超级油轮的建造技术给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李钟基的回答令金鸣哲刚刚长出了一口气的心又悬了起来!

????“长石造船株式会社已经答应了?它不是才拿到了七艘船的订单吗?”金鸣哲急声道。

????李钟基耸耸肩,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姿势。金鸣哲虽然不相信他是真的不知道这其中的内幕,但是也明白,现代集团与三星集团的关系谈不上有多好,三星重工业公司和现代重工业公司更是竞争对手,李钟基告诉自己这些,就已经是够给面子的了。

????而此时,在另一边,匆匆忙忙赶到这里的小松平盛等人,看着佐藤班杰的目光简直就如同看到叛徒、仇敌一般,他们已经知道,长石造船株式会社已经答允要将建造超级油轮的技术转让给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消息了。尤其是小松平盛,眼中的怒火已经难以掩饰!长石造船株式会社卡的这个时间实在是太好了!令三菱重工业公司根本就是措手不及!

????接受了国内指令的他,这刚要行动,就让佐藤班杰抢了先手!这可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与长石造船株式会社之间谈判出来的结果,与日本政fǔ八竿子也打不着,方明远和郭天宇自然也不会领日本政fǔ的人情,更谈不上缓和双方间紧张关系,等于说白白地放过了一次机会!

????更重要的是。这个消息传回了国内之后,三菱重工业公司的高层和政fǔ高层又会怎么看待自己这个执行者,他们才不会管什么命令来得太迟一类的原因,他们要得只是结果!

????“我说,方总啊。这种事情你拿主意就好了!反正我们的要求是。要将马尾造船厂连船带人完完整整地拿下来!”郭天宇站在窗前,拿着手机,大声地道,“而且要尽快!今天我们就要正式签订技术转让合同了。你们那边可是要加快一些进度!”

????郭天宇又和电话那边的方彬说了几句,这才挂了手机。他的秘书立即走了上来,低声地道:“郭总,三菱重工业公司海洋与船舶本部小松平盛本部长说有紧急事情求见!已经在外面等了五分钟了!”

????“小松平盛?”郭天宇『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思忖了片刻后道。“让他进来吧!”

????“郭总,请您关注一下时间,距离签约仪式的开始时间很近了!”秘书小声地提醒道,这才出『门』将小松平盛领了进来。

????郭天宇端坐在办公桌后,直到小松平盛走到近前,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笔,站起身来伸出手与他相握道:“小松本部长,你好。恕我直言,现在我的时间很紧迫。马上就要参加下面的签约仪式。所以,还请小松本部长原谅,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直说吧!”

????小松平盛也明白,在这个时候,再指望坐下来两个人慢条斯理地进行谈判。互相试探对方的心理底线,从而找到最符合自己利益的方案,那是纯属扯淡,郭天宇也没有那个心情和时间。所以他也不多说什么废话。而是直截了当地道:“郭总,我这一次紧急求见郭总。是因为接到了三菱重工业公司总部的命令,全权授权我与贵公司就承造超级油轮和转让相关技术一事进行谈判。这是我们公司总部发来的谈判草案,郭总你可以先看看。”说着,小松平盛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了郭天宇。

????郭天宇伸手接了过来,只看了几行,眼睛就不由自主地睁大了几分,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小松平盛。小鬼子这是吃错了『药』不成?如果说依照这个谈判草案来签署协议,三菱重工业公司简直就是游走在亏损的边缘,只要原料市场稍稍上涨,他们就可能陷入亏损。而且相关技术的转让价格,也是低得令人发指!

????“不必惊诧,郭总,这确实是我三菱重工业公司提出的谈判草案,如果说贵公司还有其他的什么要求,大家可以坐下来继续谈。”小松平盛看着郭天宇吃惊的模样,心里不由得又多了几分希望,只要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长石造船株式会社还没有正式签约,那么发生什么事情都是可能的!临签约双方间又变卦的先例也不是少数。

????同时,小松平盛也是暗暗心里发狠,等这件事情了了,回到国内,一定要推动公司展开对长石造船株式会社的收购!虽然说,收购长石造船株式会社,是三菱重工业公司多年以来的目标,但是一直以来,由于种种原因,收购计划进行的都并不那么顺利,甚至于可以说是毫无进展,好在长石造船株式会社这一次悄无声息地暗地里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达成协议,已经引起了日本造船业中众公司的众怒,只要届时分给其他船企一些好处,大家都分上一杯羹,想必其他船企也不会刻意地阻止。

????郭天宇看着手中的这份三菱重工业公司提出的谈判草案,心里却是不由得感慨,难怪方明远要这么快地宣布这一协议,小鬼子们是真舍得下本钱啊!不过,这一份要是在半个月一个月前能令他高兴地跳起来的谈判草案,到了现在,却已经让他兴不起多少的兴趣。不错,依照这份草案,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可以少付出相当惊人的一笔费用,但是如今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缺钱吗?

????正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现在待建的船厂也罢,方家和郭家名下的其他产业也罢。手中都不缺少资金。与资金相比起来,他们更需要的是那些被这些大公司所把持的那些高端技术。虽然说,钱固然是好东西,但是在很多时候,并不是你有钱。就能够买到你想要的技术!否则的话。方明远又何必绞尽脑汁地去从俄罗斯人的手中一项项地向外抠技术,直接『花』钱买好了!他虽然没有参加过别列夫斯基和方明远他们之间的谈判,但是只要看看方明远这些天来无『精』打采的模样,也可以想像得到。谈判进行的并不是那么顺利。

????何况与长石造船株式会社所达成的协议条款,就已经令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董事会十分地满意了,郭天宇也不想再旁生枝节。这个竹杠,还是由方明远去琢磨怎么样能够敲得更令人满意吧!

????“小松本部长,说老实话。贵公司提出的这一份协议草案,令我感到十分地惊异。这可不大符合贵国公司的一向传统风格。”郭天宇将文件夹放到了桌上,双眼直视着小松平盛道。

????小松平盛脸颊微微地一热,日本公司在国际上的一向传统风格,就是要将利润率追求到最大化,为此做出了很多令商业伙伴很不满的事情,面对着这样优惠的条件,也难怪郭天宇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毕竟在很多时候,美好的条件背后。往往都是可以令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郭总,这不仅仅表示了我三菱重工业公司与贵公司合作的诚意,也代表了我国政fǔ希望两国关系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美好愿望。”小松平盛郑重地答道,“我们是诚心诚意地想要促成双方间的这一次合作!”

????郭天宇微微地点了点头,果然是不出方明远所料。这一纸协议草案,应当是日本政fǔ希望弥补前一阵子与方明远之间发生关系裂隙所给出的代价。

????郭天宇拿起了文件夹,又看了一遍,口中还不时地嘀咕着什么。似乎是在盘算着优劣得失,而就在小松平盛以为事情大有希望的时候。郭天宇却将文件夹放到了办公桌上,长叹了一口气道:“小松本部长,贵公司的诚意,我们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深表感谢。对于,贵国政fǔ想要两国关系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美好愿望,我们也可以理解。但是,我们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已经正式与长石造船株式会社达成协议,我国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老话,人无信而不立,在商界里,信用更是一个公司稳定长久发展的基础,所以贵公司提出的协议草案虽好,我也不能推翻在董事会上已经通过的决议!”

????小松平盛大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郭天宇居然将到嘴的『肥』『肉』还要向外推!以三菱重工业公司的这份协议草案,小松平盛有信心,与长石造船株式会社所能够提出来的条件相比起来,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可以省下六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支出!这可不是几千元或几万元的小『交』易,百分之二十的差价不算什么,这可是十几亿美元的大买卖,这也就意味着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可以节省下来两到三亿美元的开销,这可是一笔相当惊人的利益了!他不相信,郭天宇看不出这一点来。信用,现代商业社会中,信用固然是十分地重要,但是,面对两到三亿美元的巨大利益输出,又有几个人还能保持这一份镇定?

????“郭总!”小松平盛从沙发跳了起来。

????“小松本部长,我代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感谢贵公司所提出的这个方案,从中我们也看到了贵公司与我们合作的诚意。但是,我只能说是造化『弄』人,贵公司的这一份方案来到太迟了!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我们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已经没有再退回来的道理!也许会有人认为我们傻,放着到手的巨额收益不要,但是我们更看重的是我们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在世界上的声誉!”郭天宇斩钉截铁地说道,根本不给小松平盛再劝说的余地。

????小松平盛一脸遗憾地深深一躬道:“郭总,虽然说贵公司拒绝了与我公司的合作,这令人感到十分地遗憾。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贵公司的这一决定,得到了我衷心的认可!我相信,贵公司的未来,是一片光明!”不管怎么说,在商界里,人们总是喜欢与有信用的企业打『交』道。

????“谢谢小松本部长的夸奖!”郭天宇看了看表,一脸歉疚地道,“小松本部长,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一起去吧?”

????“好吧!郭总请!”小松平盛强笑道。郭天宇没有将文件夹还回来的意思,小松平盛也压根不提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