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章 苦恼(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杜拉斯诺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RA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双方间的这一次会谈可以说是不欢而散,哈里森三人脸sè铁青地离开了会客室!他们没有想到,通过内地官员对方明远的“劝说”,反而好像更加地激怒了方明远,原本格兰道尔传来的话是,方明远要求大英博物馆拿相同价值的华夏文物前来交换。这回倒好,直接狮子大开口——价值十亿英镑的华夏文物前来交换!

????虽然说,人们在形容各国文物的时候,都喜欢用无价之宝这个词,但是既然是可以交易买卖的,那它就必然会有价值,就是毕加索的作品也不例外。但是十亿英镑,这仍然是一个足以令这个世界上绝对多数收藏家都为之震惊的数目!

????“艾萨克,接下来怎么办?”站在门口的台阶上,虽然香港七月的阳光堪称毒辣,佩恩却仍然觉得自己的身上充满了yīn冷的感觉,就仿佛置身于雨雾中的伦敦一般。方明远开出了十亿英镑的天价,不用去看身旁利达通的脸sè,他就是用脚趾头去想,他也明白,不说这些文物值不值得这个价格,而是如今的大英博物馆根本就付不出这一笔钱!

????哈里森脸sè已经由铁青转为了苍白,白得没有血sè,令佩恩和利达通都不由地吃了一惊,只是还未等两人说话,哈里森已经一摆手道:“回车上再说!”

????三人快步地走回了自己的轿车,陪同他们前来的司机跳下来打开了车门,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们坐进了车里,最后一个进去的哈里森只丢下了一句话道:”去领事馆!”

????进入车内的利达通此时已经将后座与司机之间的隔板升了起来,两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最后进来的哈里森。

????车子很快启动,向英国驻香港领事馆驶去。哈里森咳嗽了两声,这才道:”这一次是我估计错误了!我忽略了他的年龄和阅历!“

????在哈里森看来,方明远之所以这样强势,不惜与他们撕破脸皮,很大程度上。是他的方式方法出了问题。他忽略了方明远此时正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又是一路堪称顺风顺水发展起来的商业天才,其心气之高,远非一般人所能相比。他让华夏的官员向他施加压力,结果气盛心高的方明远,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才会有今天见面时的强力反弹。追根究底。还是他忽略了,方明远还是一个年轻气盛、可能还没有出叛逆期的青年人,而不是那种已经久经风雨、懂得事情的轻重缓急的成熟男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很容易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从而不顾后果地反弹。

????“艾萨……”利达通嘀咕道,在哈里森的目光转过来时,她却又将余下的话咽了回去。

????“艾萨克,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佩恩紧锁着眉头道。虽然说,对于哈里森的分析。他有些半信半疑,但是拿十亿英镑,或者说价值十亿英镑的华夏文物来交换,显然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就这样两手空空的回去吗?他又有些不甘心。

????“先去领事馆,找驻香港领事,请他帮忙。看看能不能在香港的华人中,找几个能够从中说和一下的人!”哈里森有些无奈地道,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如此了。好在香港曾经被英国统治多年,在香港想要找几个与英国关系密切的社会名流,还是不难的。然后再想办法弥补今天的过失。

????七月十五rì,也就是土耳其六点五级地震爆发的第四天。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与三星重工业公司、长石造船株式会社签约的第二天。

????在土耳其的东部凡省灾区里,虽然说已经过了救援的最佳黄金七十二小时,但是来自世界各国的救援队们仍然在废墟里寻找着幸存者。这一场地震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了千人,而失踪的人数仍然高达千人。人们对于那些仍然可能被埋在废墟中的幸存者。是否还能够生还,已经不抱多少希望了。

????当地震给人们带来的惊恐开始远去的时候,清醒过来的土耳其人将怒火指向了zhèng fǔ,指向了那些在地震发生前,在电视上、报纸上、电台里一而再再而三辟谣的官员和专家们!正是因为他们孜孜不倦地一再声明,土耳其没有任何要发生地震的迹象,最终才会令人们在这一场地震中毫无防备!

????于是曾经在rì本发生过一幕幕在土耳其境内也在上演着,只是规模和影响力比起rì本来,要小了不少。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搞得土耳其zhèng fǔ是焦头烂额,整天忙于灭火。

????郭氏航运集团公开签约仪式的当天,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股票在香港股市中就上涨了百分之七点六九,第二天,又上涨了百分之五点一三,短短的两天时间,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市值就上涨了惊人的近百分之十三,引来了一片叫好。而且随着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股票的上扬,香港股市中航运业和金融业的股票也出现了普涨。媒体上,人们也纷纷发表文章看好香港经济发展的远景。

????三星重工业公司和长石造船株式会社的股票在各自的国内股市上,也是一路上扬!令本国的其他同行们,为之眼红不已。

????“真是没有想到,居然让佐藤班杰他们拔得头筹!”小松平盛挂着两个黑眼圈,深有感慨地道。昭田玉郎和盟田正佐两人对视了一眼,默契地谁也不发一言。上泉敏次却是恼火地一拍桌子道:“真是一群非国民!大rì本……国的叛徒!”

????一想到,长石造船株式会社居然分去了订单最大的一块份额,上泉敏次的火气就不由得上撞!在出席签约仪式的时候,rì本的这些家造船企业中,就数他的脸sè最不好,就连礼貌xìng的鼓掌祝贺都没有。

????“上泉前辈,叛徒一类的言词,我们私下里说说没有关系,但是在公众场所,我劝你还是慎言!”小松平盛淡淡地道,“长石造船株式会社,如今也算是方君名下产业的关联企业了,我们不能再拿以前的老眼光来看待它了!”rì本人很现实,所以才会崇拜强者,服从强者,虽然说长石造船株式会社的行为令人不满,但是现在再肆无忌惮地批评它,影响到rì本和方明远之间的关系的话,愤怒的rì本国民可不会管你有没有道理。届时,上泉敏次所面临的,可能就是暴雨般的打击了。小松平盛固然看不起上泉敏次,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并不想再横生什么枝节!

????上泉敏次哼哼了几声,虽然满脸的不甘,但是最终还是闭了嘴,没有再多说什么。

????“内阁希望我们能够尽快地想办法弥合我国zhèng fǔ与方君之间,因为前一阵的不愉快而留下的隔阂,原本我三菱重工业公司是打算低价向方君转让超级油轮的建造技术,同时低价地承造一批油轮,从而尽可能地平息方君心中的不满。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拒绝了我当天的提议。”小松平盛捏了捏眉心,虽然说这件事情,不能够怨他,他得到国内的指令时,已经太晚了。但是,他仍然被三菱重工业公司的岩崎小次郎骂了个狗血淋头。昭田玉郎几人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们也接到了国内的指令,要求他们尽可能地配合小松平盛,完成这一任务。

????“这两天里,我一直都在想,方君他到底想要些什么,到底怎么样,才可能让他回心转意?”小松平盛叹了一口气道,“我尽可能地了解过方君的生平,我发现,在最初,方君对于我国的态度还是相当正面友好的,他最初的发展,没有选在香港,却是放在了rì本。他很熟悉我国的文化,能够说一口流利的rì语,他在神户大地震爆发前,他冒着极大的风险jǐng告我国……”

????“小松君,你说得不错,方君在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很友好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扶持宇田光璃到好莱坞去发展,更不会让麻生香月做他的代一理人,你说,我们可不可以联系她们,请她们从中调解一下?”看到小松平盛似乎有一直说下去的倾向,昭田玉郎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道。

????虽然说言语被打断,小松平盛倒也没有生气,而是苦笑道:”昭田君,你说的这个想法我也试过了!很可惜,宇田光璃女士现在在新西兰参加电影拍摄,根本无暇回国,麻生香月女士则是在俄罗斯,同样也没有时间!“

????昭田玉郎几人都沉默了,以如今发达的交通条件,无论是从新西兰还是俄罗斯,到香港又能够花费多少的时间?两女虽然名义上是以工作繁重拒绝,其实质上,却是根本就不想插足此事。其实,要是换做他们,他们也不会插足此事,因为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受到方明远的迁怒。

????“不过,这两天我倒是听说了一个消息,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没有?”小松平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