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零八章 跨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潼宜电视台的采访人员也匆匆赶来,看到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的他们,马有德不禁一声哀嚎,连忙抬起了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既然这样,你们也到jǐng局里来做个笔录!”jǐng官对方明远和陈忠道。

????“不行!我们必须要先去医院做个检查!”陈忠道。从刚才他就注意到,方明远时不时地会皱皱眉头,而且动作中,右手似乎有些不得力。虽然说,方明远说没有什么大事,但是他们可不敢有半点马虎大意。jǐng官倒也通情达理,叫来了一个属下,叮嘱着他陪着方明远他们一起前去医院。

????到了医院的外科,方明远脱下了满是灰尘的外衣,将肩膀和脊背亮了出来,陈忠和于蕊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方明远的右肩膀处,已经是红肿一片,明显地肿胀了起来,而且在他的脊背的右侧,也是一片淤青和擦伤。大夫用手轻轻地触摸,方明远就不禁为之一皱眉头。于蕊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捏了又捏、揉了又揉,痛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缘故,以方明远的身手,也不至这样狼狈不堪。

????在经过了拍片等一系列的检查后,结果令陈忠和于蕊算是放下心来,方明远并没有什么大碍,骨头完好无损,只需要安安生生地静养一段时间,等皮下的淤血散去,就可以正常活动了。

????“大夫,是不是给他开一些外敷的药物?”于蕊的话音还未落,屋门就被人“咣当”一声猛地推了开来。

????正在给方明远诊治的大夫的眉毛立时就竖了起来,脸sè也随之yīn沉了下来,扭头刚要训斥,就见从屋外大步流星地走进来一个身着jǐng服的中年男子,跟着方明远他们的年轻jǐng察立即敬礼道:“朱局长好!”

????朱局长?一听是位jǐng察局的局长,不管是正职还是副职,那个大夫的脸sè都立即缓和了下来。

????“明远!”满头大汗的朱大军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大夫面前的方明远,急声道。“大夫,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大碍?”当他听到方明远因为车祸去了医院时,就是久经风雨的他,这心脏也暂时地停跳了片刻!接着,朱大军就开着jǐng车,一路开着jǐng灯。狂飙到了医院。

????不说他朱大军与方家人的交情。若不是有与方家的这一层关系,他朱大军前些年里,做梦也不过是让自己能够在平川县jǐng察局里当个中层干部而已。这些年来,随着方家的发展壮大,他朱大军也是一路顺风顺水地连跳数级,如今更是成为了一座副省级城市的jǐng察局局长!

????而这其中,最重要的人就是方明远,方明远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不仅仅是影响到方家。不知道要波及多少人!

????“他的骨头没有事,只是皮下软组织受到挫伤,而且皮下淤血严重,看起来有些吓人,但是整体来说没有大碍。”大夫连忙道。

????“呼……”朱大军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一颗心算是暂时放了下来。

????“朱叔。你怎么赶过来了?”方明远穿上了衣服,笑问道,“打个电话就好了."

????“是我通知的朱叔叔。”于蕊轻声地道。

????“出这么大的事,不亲自来看一眼,我怎么放得下心!”朱大军抹了一把额头的汗道。一旁的年轻jǐng察看着方明远和于蕊的眼神可就非同一般了,心里暗自庆幸,自己跟着过来的这一路上。态度似乎比较端正。心里同时也在嘀咕,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够让朱大军这样风风火火地赶过来,这可是潼宜jǐng察系统的一把手啊。

????“让朱叔担心了!没什么事。就是需要养一段时间,用不了什么力气而已。”打人的时候,方明远还不觉得怎么样,到了现在,却是右臂一动就钻心的痛。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会遇上车祸?”朱大军到了这个时候,才有心思询问详情。

????于蕊将事情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朱大军也是一肚子的火气,两人死亡,三人受伤,这还没有算上方明远,事情要是让上面知道了,肯定是一场地震!

????“那个混账东西叫什么?”朱大军咬牙切齿地道,“看来,醉酒驾车必须要下大力气狠狠地抓一段时间了,必须要把这股歪风斜气给制止住!”

????“更可恨的是,他还是上班时间饮酒!而且他的那辆车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潼宜招商办,却用得是潼川牌照的车?”于蕊道。

????“用的是潼川牌照的车?”朱大军扭头看了一眼一旁的jǐng察,jǐng察连忙点头称是。

????“回头我去查查!”朱大军沉吟了片刻道,“招商办的马有德,好像是听说过。”几人正说话间,从门外风风火火地林蓉又冲了进来,跑得也是香汗淋漓,呼哧带喘的。

????“明远,你怎么样?”林蓉顾不得喘息片刻,一脸焦急地问道。方明远少不得又复述了一遍大夫的诊断。

????“咱们走,现在就回奉元,我立即联系最好的医院,咱们做一次全面的检查!”林蓉急声道。一旁的大夫,这脸sè立即就黑了半截。这要是换了普通人,恐怕他早就拍案而起了,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就是不相信自己的诊断,也没有这样当面打脸的!可是看看坐在一旁的朱大军,这一位只好当作没有听到。

????“没事,刚才的检查已经挺全面的了。除了一些皮肉伤之外,没有什么大事!”方明远摆摆手笑道,“哎,你们谁也不许把这事再向外传,尤其是不能让我妈和爷爷他们知道!”这事情要是让老妈和爷爷他们知道了,恐怕连夜就会从平川和奉元赶来的。

????“真的没有关系?”林蓉仍然不放弃地道。

????“没有事的,陈哥方才也帮我看过了,没有大事!就是一段时间不能用右手了,而且洗澡有些麻烦。”方明远拍了拍林蓉的手道,“放心好了,我可是很惜命的。”

????“肇事者呢?没有把他抓起来吗?”林蓉稍稍地放点心,又立即追问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林蓉觉得简直就像天塌了一般,对那个肇事者,她可是恨得牙根都痒痒。

????“咳!”朱大军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林蓉自从进了屋之后,这眼里除了方明远之外,简直就是再无他人。

????“朱局长?你也来了!”林蓉这才注意到了屋内的其他人,又和于蕊打了个招呼。

????“肇事者我们已经刑事拘留,带回局里了。这件交通肇事案xìng质十分地恶劣,我们一定会尽快地给公众一个交待!即便他是zhèng fǔ的公务人员,也绝对不会手软!”朱大军道。

????于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于蕊拿出来,扫了一眼,是魏鹏程。“喂,鹏程,是我!”

????“于台长,潼川的jǐng察来了,要把胡成东带走!”手机里传来了魏鹏程焦急的声音,声音很大,就连一边的方明远和朱大军也听到了。

????“什么?要把胡成东带走?”于蕊的声音立时又提高了八度,“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蕊,胡成东是谁?”方明远问道。他的心里隐隐约约地有一种预感,恐怕是他前世里常见的一种恶心事要重演了。

????“你等一下,鹏程。”于蕊扭头对方明远道,“就是那个跟着工商部门一起查获假酒案的记者!他作的节目,明天晚上播放。魏鹏程说,现在台里来了几个潼川的jǐng察,要把胡成东从台里带走!”

????“胡叔,你先让人去拦着他们,咱们现在就过去!”方明远立即站起身来道。果然不出他所料!

????此时,潼宜电视台的一楼大堂里,五名jǐng察正在和魏鹏程等人对峙着,在魏鹏程的身后,则是一个年纪在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手上已经被戴上了手铐。

????“魏台长,你们的行为是在妨碍我们执行公务!”为首的一个黑胖jǐng官一脸怒sè,用如同萝卜粗细的手指头点指着魏鹏程道,“依据法律,妨碍我们执行公务,我们是可以将你们也当场逮捕,一并带走的!”

????“执行公务?好,我问问潼宜市jǐng察局,你们跨辖区办案,通知本地jǐng方了吗?”魏鹏程针锋相对地道,“还有,你有传唤证或拘留证吗?”

????黑胖jǐng官一脸不屑地道:“依据法律,在特殊情况下,jǐng方可以对嫌疑人可以口头传唤,而不需要书面的手续,事后只需要补办相关的手续就可以了。胡成东涉嫌诽谤我市明光酒厂,为了防止胡成东逃跑,jǐng方这样做也是符合法律规定的!魏台长,劝你一句,帮人也要有个分寸,不要最终把自己也送到监狱里去。”

????“诽谤罪?我记得依据法律,诽谤属于自诉案件,如果明光酒厂认为自己的名誉受到损害,大可以去法院状告我们潼宜电视台,用不着你们出来抓人。”魏鹏程冷笑道,“而且按照我国的刑法规定,只有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诽谤行为才可以适用公诉程序!不要告诉我,你们身为jǐng察,却不懂得法律,执法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