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零九章 扣下来!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murei、qwerfdsaa、上帝的宠児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小鱼儿62、笑傲天地、云之彩水中月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黑胖jǐng察被魏鹏程说得脸皮发烫,他没有想到,魏鹏程居然对这些相关规定,比他还要清楚!好在,他的肤sè比较黑,就是脸红也看不出来。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潼宜电视台方面居然对胡成东这样的重视,身为副台长的魏鹏程居然亲自出面拦阻他们。令他们将胡成东带走的打算彻底地落了空。他们之所以选择胡成东,而不是潼宜电视台,就是他们自己也明白,这种事情上不得台面,能够让潼宜电视台有所忌惮,撤了明天的节目,他们就已经很知足了。虽然说如今的潼宜电视台从行政级别上来说,已经是可以与奉元电视台相提并论,但是它仍然是破破烂烂的,无论是人员规模还是资产,都远远地比不上潼川电视台,令人根本就没有半点敬畏的感觉,他们这些人才有这个胆量到台里来抓人。但是说要明光酒厂起诉潼宜电视台,那就是一个纯粹的笑话了。一家民营企业起诉一个城市的电视台,这在华夏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更不要说将魏鹏程抓走了,胡成东只是电视台里的一个记者,抓走了没什么了不起的。魏鹏程可就不同了,他是潼宜电视台的副台长,行政级别可以说已经与潼川jǐng察局局长大致相当,当然了,要说起实权来那也是天差地别的。但是要是不通知潼宜的相关部门,不走相应的组织程序,那可是绝对捅娄子的大事了,甚至于可以惊动省里。

????“魏台长,我们身为jǐng察,怎么可能不懂得这个?”黑胖jǐng察沉吟了一下道。“好,看在魏台长的面子上,我们这一次就不带走胡成东了,但是你们必须要保证他在此期间不得逃逸,我们到时候会送传票来。还有,明天的采访节目。我想就不必提醒你们了?”反正只要达到目的。胡成东也不是必须要带走的。

????“是不需要你来提醒我们,我倒是想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潼宜电视台要播放什么节目,需要得到你们潼川jǐng察批准了?”从楼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接着冷如冰霜的于蕊出现在了门口。

????黑胖jǐng察等人立时眼睛就为之一亮,虽然因为在地上的翻滚使得她的头发有些散乱,衣服上也有些灰渍,但是这一切都无法掩盖于蕊美丽的容颜。

????“台长,您回来了!”魏鹏程怔了一下。喜不自禁道。他没想到,于蕊居然这么快地就赶了回来。原本站在魏鹏程身后的史明志、乐恢等人也纷纷叫道,只是当他们看到跟着于蕊走进来,吊着胳膊的方明远时,这声音不由自主地就低了八度。

????台长?黑胖jǐng察等人都不禁怔了一下,依照华夏官场里的规则,一般情况下。不加姓名地直接称呼职位,那都是一把手。难道说,眼前的这个娇滴滴的,肌肤看着捏一把都能够出水的漂亮妞就是潼宜电视台的台长?这也太扯淡了!

????不过没等他们想清楚于蕊的身份,从外面接着又走进来了两个jǐng察装束的人,尤其是为首的那个中年jǐng察,居然是三级jǐng监的jǐng衔!这也就是说。这一位如果说有实职的话,至少也是个正处级别的。

????朱大军站在门口,目光扫过黑胖jǐng察五人,这眉头不禁就为之一皱。这五个人是站没站像、坐没坐像,虽然穿着jǐng服,却看起来与他们的气质完全地不协调,朱大军自从调到了潼宜jǐng察局来,第一件事就是整顿潼宜jǐng察系统的形象作风着手的,所以看着五个人,更觉得刺眼。

????“我是潼宜jǐng察局局长朱大军,报上你们的姓名,jǐng号和职务!”朱大军向前几步,站在了黑胖jǐng察他们的面前,沉声道。

????黑胖jǐng察五人立时就是一阵慌乱,他们说什么也没有想到,来潼宜电视台抓个人居然会撞上潼宜jǐng察局局长,这可是行政级别比潼川jǐng察局局长还要高的大领导啊!而且,最麻烦的是,他们五个人可不是来执行正常公务的啊!只是再慌乱,领导下了命令,即便不是直属上司,当作没有听见,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否则,就凭目无领导的这一条,他们今天就别想讨到好去。

????五个人乖乖地一一报上了姓名、jǐng号和职务,为首的黑胖jǐng察叫朱卫平,潼川良阳县jǐng察局交通大队副队长,其余的四名jǐng察,有交jǐng有民jǐng还有良阳县法院的庭jǐng。

????朱大军气得简直都不知道应当说什么好了,这群混账打着的幌子是胡成东涉嫌诽谤罪,但是依据华夏的法律,这种刑事案件的拘留执行人员,不可能轮到交jǐng来执行,更不要说还有法院的庭jǐng!依据法律,法院的庭jǐng属于司法jǐng察,工作职责是维护法庭纪律、押送被告人等法院授予的职权,根本无权行使治安jǐng察的权力。

????“朱卫平!你们良阳县什么时候刑事案件也归交jǐng管辖了?你们县里的刑jǐng全都殉职了吗?而且拘留证呢?拿来给我看看!”朱大军脸sè黑得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空一般,厉声地喝问道。有这些愚蠢的同行,让他都觉得在方明远的面前丢人!

????朱卫平五人此时已经完全地慌了手脚,他们所做的这事,里面破绽太多,实在是经不起行内人仔细推敲的。更何况,朱大军不仅仅是行内人,行政级别还远高于他们五人,即便不是直属领导,做为同一系统的,又是在他管辖地区里,收拾他们五人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朱局长,由于……由于事发突然,我……我们领导担心胡成东逃逸,来得匆忙,所以没有给我们拘留证。”朱大军结结巴巴地道,一脸的哀求。此时,随着一连串的刹车声,接着十几名jǐng察从楼门外快步地冲了进来。

????“你们领导?哪一位?姓名?职务?”朱大军的火气更是蹭蹭地往上蹿,“你们到潼宜来办案,通知我们潼宜jǐng方谁了?”jǐng察跨辖区不通知当地jǐng方办案,原本就是一个忌讳,尤其是在下级部门到上级部门辖区,那更是如此。从行政级别来说,就是潼川jǐng察局都低潼宜jǐng察局一头,更不要说良阳县jǐng察局了!不管在以前,两地的jǐng察之间的地位孰高孰低,但是如今执掌潼宜jǐng察局的人是他朱大军!

????原本因为方明远在辖区内险些被车撞就是满腔怒火的朱大军,看着朱卫平他们这副样子,就更是怒火中烧。

????朱卫平蠕动着嘴唇,吭吭哧哧半天地说不出话来,朱大军厌恶地一摆手对属下道:“把他们都给我扣下来,带回局里。同时通知潼川jǐng察局,给他们一天时间,要他们派人前来领人,并且说明情况!否则的话,我就上报给省jǐng察厅,让上级部门给我们潼宜jǐng察局讨要个说法!”

????“是!”十名jǐng察一涌而上,两人分夹一个,就把朱卫平五人都控制了起来。

????“朱队长,朱队长!我们可跟这事没有关系啊!”五人一看朱大军这是要玩真格的了,更是慌了神,一个个看着朱卫平,大呼小叫道。这要是让单位前来领人,他们还有脸继续在原单位呆下去吗?而且事情要是上报到了省jǐng察厅,他们的饭碗能不能保住都两说了。

????“朱局长,米局长,我们知错了!不要这样啊!”被两名jǐng察左右一架,拖着就外走的朱卫平嘶心裂肺般地高叫着,“是副局长高天河叫我们来的!”

????“高天河?”朱大军怔了一下,又一摆手道,“先带回去!”五个人就这样被拖了出去,留下了一片哀嚎。

????朱大军看着他们的身影出了电视台小楼的楼门,这才转过身来,带着几分歉疚地对于蕊道:“这些jǐng方的败类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一定对他们严加惩处,给你们一个交待!”

????不等于蕊回答,朱大军又对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那个年轻jǐng察道:“出去通知大家一声,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在妥善解决前,在外人那里听到什么不该有的风声!违反者,不要怪我rì后不留余地!”涉及到了于蕊,方明远又在场,他更清楚于蕊与苏爱军的师生关系,不管从哪一个角度,他也不可能对朱卫平他们高抬贵手了。而且,朱卫平他们挑选了一个最糟糕的时机,无论是朱大军,还是于蕊和方明远,此时的心情都不大好。

????“是!”年轻jǐng察肃容敬礼道,快步地追了出去。

????方明远会心地笑了笑,看来朱大军虽然到任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已经在潼宜的jǐng察系统里树立起了自己的权威。这样当然是最好的了,毕竟潼宜关系到了自己rì后多年的计划,它的稳定和发展,都需要一支强力而又廉洁的jǐng察队伍保驾护航。“朱叔,那个高天河是什么人?”

????“高天河这人我以前在省厅开会时有过几面之交,是良阳县jǐng察局最年轻的副局长,今年应当是二十八岁。”朱大军沉吟了一下道,“听说啊,只是听说,他和省工业厅的某位副厅长有关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