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一十三章 这个冤家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tsaiyun、ctssls1132 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死神是我小弟 、qwerfdsaa、笑傲天地 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苏爱军一脸郑重地放下了电话,赵绪安和朱大军就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老赵,明远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小伤,你也不必担心了,他现在在于蕊那里。”苏爱军淡淡地道,“他这两天不走,回不了平川和奉元,有空再去看他也不迟,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这两件事情处理好!”赵绪安和朱大军暗地里都是心头一紧,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和苏爱军合作的时间也不短了,两人也发现,苏爱军越是恼火的时候,表面上反倒表现得越平静,这一次,马有德和高天河恐怕是撞上铁板、触及龙之逆鳞了!

????不过两人也理解苏爱军此时心头的怒火,不说方明远那也是他眼看着一天天长大的,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两人十几年的叔侄感情,倒是却胜似人间无数有着血缘关系的叔侄亲情。仅仅以方明远对于潼宜、对于苏家的重要xìng来说,方明远遇险,也足以激怒苏爱军了。

????“嗯,大军,我同意苏书记的看法,对于马有德这种xìng质极其恶劣的行为,我们必须给予严惩,而且一定要公开审判,以威慑那些屡禁不止、屡教不改的人。”赵绪安拍了拍朱大军的肩膀道,“苏书记,依我看,要不要颁布潼宜市的公务人员中午禁酒令?”

????“禁掉!”苏爱军毫不迟疑地道,“大中午地就喝得醉熏熏的,下午的工作还怎么做?公务人员,就是为民众服务的,有哪个服务行业,可以在上班时间里喝得醉熏熏,连东南西北都分不出来的?禁酒!所有zhèng fǔ机关。包括党务人员在内,中午一律不得喝酒!食堂也不许向他们提供酒水!”

????“那么招商部门呢?”赵绪安迟疑了一下道,他倒是没有想到苏爱军居然这样的痛快,不但同意了他的提议,连党委的人员也包括了进来。

????“招商部门怎么了?那些投资商是看中了我们潼宜的未来发展潜力,又不是看中了吃吃喝喝。款待投资商。就不能放到晚上吗?”苏爱军yīn沉着脸道,“如果说,投资商们会仅仅因为中午不能够喝酒,就会取消考察不成?真要是那样的话,这样的投资商,不要也罢!”要说起投资商,方家才是潼宜的最大投资商!

????“至于高天河,我会向省委宣传部汇报这一事件的,相信省jǐng察厅的杨书记也不会轻饶了他!”苏爱军冷哼道。身为jǐng察系统里的人,却和与方家关系密切的人无理地叫板,真是不知道死活的东西!

????朱大军从书记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没有走多远,就看到潼宜市教育局代局长吴福曾在楼梯口正转圈呢,一抬头。恰好看到了朱大军,立即满面堆笑地迎了上来道:“朱局长,有时间吗?我有点小事想要劳烦一下。"

????“什么事情?吴局长。”朱大军停下了脚步道。吴福曾是潼宜的老人,原县教育局局长,潼宜升格后,由于他之前的工作业绩还算是不错,在潼宜县的干部中。算是比较出类拔萃的,所以就留用,升为了代局长,如果说一切顺利的话。再过个半年一年的,去掉这个“代”字也不是不可能的。

????吴福曾老脸涨得通红,有些吞吞吐吐地道:”朱局长,咱们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我请你吃晚饭。”

????朱大军有些奇怪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吴福曾道:“那吴局长跟我出去车里说话,晚饭就不用吃了,书记刚刚派给我任务,我得赶紧回局里布置一下。”

????“那也好!也好!”吴福曾连连点头道。

????两人出了潼宜的市委市zhèng fǔ办公楼,来到了停车场上朱大军的座驾上,关好了车门,朱大军笑道:“吴局长,什么事情,现在总可以说了?”

????吴福曾脸皮涨得通红,半晌才道:“朱局长,我听说下午民生街上发生车祸了?醉酒肇事的人叫马有德?是咱们招商办公室的科员?”

????“嗯?吴局长的消息也蛮灵通的,怎么着,这个马有德和吴局长有旧?”朱大军的脸sè有些沉了下来道。

????“没有,没有!"吴福曾连连摆手道,“我也是今天刚刚知道有这么个人。”

????“那吴局长的意思是……”朱大军也有些糊涂了,既然是今天刚刚知道这么一个人,那自然就是没有什么瓜葛了,吴福曾又提起他做什么?

????吴福曾又啃哧了半晌才说明白了来意,原来,这个马有德是和他没有什么瓜葛,但是马有德的妻姐夫,却是潼川民政局的局长龙法天,和吴福曾有过一段交情。在得知马有德醉酒肇事撞死人命之后,马有德的妻子求到了龙法天的头上,龙法天又求到了他的头上。吴福曾却不过他的面子,只好来找朱大军。

????“朱局长,我也不求你徇私,只希望在拘留所里别有人难为马有德。马有德的家人现在正在积极的筹款,赔偿受害人。”吴福曾低声地道,“我不懂这一块,你说,如果说马家积极地赔偿受害人,法院rì后宣判的时候,能不能抬抬手,在法律许可的限度里尽可能地轻判?”

????朱大军沉吟了片刻,这个吴福曾虽然说是来说情的,但是提出的要求却也算不上过份,是情理之中的。所以他倒也没有多生气。

????吴福曾看着朱大军,这心里却是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他和朱大军没多少交情,也只能说是点头之交,若不是却不过龙法天的情面,说什么也不愿意来求情的。在潼宜,谁不知道,朱大军是苏爱军的爱将,而苏爱军和赵绪安的关系又很好,这一二把手齐心协力,朱大军的地位自然是稳如泰山。而从朱大军执掌潼宜市jǐng察局以来的所做所为来看,这又是一个眼睛里不揉沙子,有着强大控制能力的强人,虽然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如今潼宜市的jǐng察系统,已经完全被他强力掌控,无人能够挑战他在本部门里的权威。

????龙法天和他打电话的时候,自然是希望能够让潼宜jǐng方抬抬手,这样的话,检察院再高高手,最后法院方面再给几分面子,一起恶xìng的醉酒驾车造成交通肇事致两死三伤的事件,也许马有德还能够挣取到缓刑呢。但是吴福曾,面对朱大军的时候,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嘴。

????朱大军笑着拍了拍吴福曾的肩膀道:“吴局长,咱们说一句交浅言深的话啊,苏书记和赵市长还是很欣赏你的,这件事情,xìng质可以说是十分地恶劣,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醉驾造成了两死三伤的惨重结果,也严重地影响到了我潼宜的对外形象。苏书记对于此事十分地重视,我劝你一句,如果说你还想在仕途上继续向前走,就不要往这事里参和,对你没有好处。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吴福曾怔了一下,下意识地摇头,下了车后,直到朱大军的座驾消失在远处,他仍然若有所思地看着。

????“潼川的这些人手伸得也未免太长了!”朱大军一边开车,一边恨恨地道。朱大军那是什么人,在jǐng察系统里混了这么多年,又当了多年的领导,听话听音,还不明白这个龙法天的用意?这心里不由得就有些恼火。

????虽然说,潼宜原先是潼川的一部分,县里的这些干部们与潼川的官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潼川的这些官员们也早习惯了对潼宜事务的指手划脚。但是,那是在以前,如今的潼宜,从行政区划来说,还要高潼川一筹,双方间再也没有互相统属的关系。潼川的这些官员们却似乎仍然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依然想要插手潼宜的事务!

????入夜后,突如其来的一场雷雨,令潼宜的原本有些闷热的天气多了几分凉爽,方明远坐在阳台上,左手拿着笔不时地在纸上写上几笔。

????于蕊和林蓉没有形象地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不时地发出了几声低低的嘻笑声。

????“蓉蓉,你这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也没个男朋友?”于蕊搂住了林蓉的腰道,“你姐姐就一直没音讯,你也这样,林伯他们老两口,平时可没少cāo心?”

????林蓉反手在于蕊的腰侧捏了一把,低笑道:“蕊姐,你就别为他人cāo心了,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于伯父他们可是没少明里暗里地催明远呢。”身为方明远的贴身助理,林蓉自然对于蕊父母目前的状态了解地一清二楚。

????于蕊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阳台上的方明远,不由得暗叹了一口气,强笑道:“蕊姐那是没有合适的人,难道像妹妹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也没有追求者吗?”

????林蓉脸颊生晕地道:“蕊姐,不和你说了!我去看看明远需不需要喝水!”说着,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拿起了暖壶,向方明远走去。

????看着林蓉的背影,于蕊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林蓉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她却直觉地认为,这个丫头恐怕也是将一颗芳心系在了方明远的身上。

????这个冤家啊……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