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赌一把的古宇诚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六章赌一把的古宇诚

????交通银行奉元支行里最近最知名的人物莫过于副行长古宇诚了,所有人都知道,这几个月来,古副行长是交通银行系统内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那一系列的策划,彻底改变了奉元市内各大银行原有的格局。令交通银行,这个有着悠久历史却又是国内重建的老牌银行,迅速地焕发出了青春活力。交通银行奉元支行一改自建立以来,市场上被动的局面,步步领先,引领着奉元银行界前进的步伐,而且这一系列的措施,还经总行推广到了全国各地,皆取得相当可观的经济效益。那一道道来自总行的嘉奖令交通银行奉元支行上上下下为之扬眉吐气。

????一时间,奉元支行里是传言四起,有人说古宇诚用不了多久就肯定会接任奉元支行行长一职,统领整个秦西省交通银行的建设发展。也有人说,以古宇诚副行长这些日子以来的成绩,就是上调至总行也是绰绰有余。反正,大家对于古宇诚的前程是一致看好,认为其前程远大。但是古宇诚自家人知自家事,这几个月来的这一系列策划,虽然具体的执行、完善者都是他,但是真正的策划者却是另有其人。没有方明远点破了那一层窗户纸,他自己是想不到银行原来还能够这样运做的。只是这个秘密却是不宜对外宣扬的,只能厚着脸皮将这一系列的赞誉搅到自己的头上。

????但是今天上班来的古宇诚,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眉头难展。不少人和他打招呼,他都没有注意到。令行里的人们不由得有些奇怪,这位正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副行长,有了什么为难事了?大家暗地里互相交换着眼神,揣摩着其中的奥妙。最近行里的工作顺风顺水,年初总行所下达的搅储工作,虽然只是刚刚进入下半年,但是已经完成了全年计划的将近百分之八十五,可以说已是胜利在望,难道说……古副行长的家里出了什么意外?或者说路上遇到了什么不痛快的事情了?大家不由得议论纷纷。

????其实他们都猜错了,古宇诚恰恰是在为了工作而烦恼。

????昨天晚上,苏爱军宴请古宇诚,在席间,苏爱军表达了其对物价目前的上涨势头的担忧,并且隐晦地提到,方明远很担心会引发席卷秦西全省的抢购风潮。而首当其冲的,一方面是商业系统的供给,另一方面则是银行系统的存款。苏爱军提醒古宇诚,方明远要他务必小心因为抢购风而引发的银行存款快速流出。

????这一夜,古宇诚是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睡,虽然说他觉得方明远和苏爱军有些杞人忧天,但是这几个月里的经历又告诉他,方明远绝不会无的放矢、信口开河,所以在床上一直翻腾到了两点后,古宇诚再也躺不下去了,爬起来写了一篇关于警惕因为物价上涨而造成市民挤兑银行存款的可能性报告,准备提交给行长和总行领导。只是到现在,他还难以下定决心,将这一份事关重大的报告提交上去。

????看着窗外刚刚九时,就已经变得热气扑面的城市街道,古宇诚心中却是难以决断。如果说真的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的话,那么银行目前的工作重心就必须由搅储转向保证贷款收回,准备足够的资金以应对可能而来的挤兑风潮,这对于搅储工作正进行的如火如荼的奉元支行,无异于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而一旦抢购风潮、挤兑风潮没有出现,其对交通银行工作所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他这个小小的支行副行长,恐怕是很难承受得起,也许……也许自己在交通银行之前的这些成绩,都会在领导们的心中化为乌有。

????但是古宇诚也明白,方明远这一次通过苏爱军之后这样郑重其事地提醒自己,如果说自己的对于方明远的这一次提醒置若罔闻的话,那么双方间原本算得上是融洽无间的关系势必会蒙上阴影,甚至于可能会大幅度地倒退,日后自己是否还能够得到那个少年的指点,都很难说。踏入社会这么久,古宇诚也不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他很明白很多时候,原本的盟友最终分道扬镳其实只是源于一些在他人眼中只能称之为琐碎的小事情上。没有了方明远在背后的支持,自己是否还能够继续这些日子以来的辉煌成绩,他有些没有信心。

????但是巨大的风险同样也代表着巨大的收益,如果说这一次不幸被方明远言中,奉元市乃至于秦西省境内果然是出现了抢购风潮,并因此而引起了银行的挤兑风潮的话,那么提前提交警示报告的自己,既便总行里最终没有采纳,也势必再一次成为风口浪尖的明星人物,之后的发展道路将无比的顺畅。

????两者之间如何取舍,令古宇诚伤透了脑筋。几经迟疑之后,古宇诚还是一咬牙,将自己所写的报告递给了支行行长。

????对此报告感到震惊的支行行长,不敢怠慢,连忙以最快的速度将其传向了位于京城的总行。

????走出行长办公室的古宇诚,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这一份报告自己已经递交上去了,至于最终到底是祸是福,他也只能祈祷着方明远这一次仍然判断无差了。

????时间缓缓地前行着,古宇诚一边尽可能地回笼资金,一边放缓了放贷的速度,焦虑地等待着总行的答复,而平川县里,孙照伦和方彬此时也是忙得脚打后脑勺,方明远要求他将手头所有的资金,除去最基本的开支之外,全部用于采购货物,为此,他甚至于将方家饭馆手中的流动资金也全部抽调了出来。家乐福的采购员们挥舞着大笔的现钞,一辆辆满载着货物的卡车从全省的四面八方向平川县汇聚而来。

????一九八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比方明远的前世里,提前了十九天,一则消息迅速传遍全国———中央决定对现行的物价和职工工资制度进行改革!